星韵地理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星韵地理网 首页 地理新闻 查看内容

人口问题成为日本老大难

2018-3-9 05:12| 发布者: 天空之城| 查看: 373| 评论: 0|原作者: 光明日报|来自: 中国社会科学网

【特别关注】

  在日本,少子老龄化社会的景象到处都是:大街上步履蹒跚的年迈老人随处可见,开旅游大巴的老年人司机不在少数,关于少子老龄化的书籍摆放在书店最显眼位置,大部分店铺里都能看到正在辛勤工作的老年人,针对老年人的商品和服务的广告随处可见……

  日本厚生劳动省去年12月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数据估算值显示,2017年日本新出生人口数仅为94.1万人,创下1899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而死亡人数估算值为134.4万人,比上年增加3.6万人。这意味着日本人口将自然减少40.3万人。此外,据日本总务省的人口推算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1日,日本20岁新成人与上年持平,为123万人,在总人口1.266亿人中占比0.97%,连续8年不到1%。这一系列的数据,让日本社会不得不再次聚焦少子老龄化问题。

  1.育儿成本太高拉低出生率

  总和生育率是衡量人口生育率高低的基本指标,指的是每名妇女在其生育年龄(15至49岁)生育的子女数。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之前,日本的总和生育率一直超过维持世代更替水平的2.1,此后开始下降,1989年已降至1.57。虽然日本政府从1994年开始出台各种应对政策,然而,2016年日本的总和出生率也仅为1.44,继续下降。

  有分析认为,导致日本出生率创新低的最主要原因,还是育儿成本太高。儿童的抚养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支撑,这已经成为日本年轻人的负担。此外,影响生育的日本社会结构性因素也在变化,比如婚姻观、就业压力、理想家庭模式发生变化等,多元化的价值观导致婚姻成为一种个人的行为选择。这样一来,各种为防止人口减少而实施的社会政策基本无效。

  2.靠老人和女性补充劳动力不足

  随着老龄人口的增加,日本劳动力总量相对下降,推动了劳动力成本的上升,降低了企业的竞争力。与此同时,由于对未来的担忧,日本的储蓄率一直都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影响日本的消费市场也是在所难免。目前,日本15至64岁的适龄劳动人口约有7600万人。伴随少子老龄化的加剧,今后20年间,适龄劳动人口将减少约1成。

  即便如此,有日本媒体称,日本实际参加工作的就业人数却在持续增加。自1953年有可比数据以来,日本就业人数的最高纪录为1997年的6557万人。从截至2017年11月的数据来看,日本的就业人数达到6528万人,同比增长约1%,已超过历史纪录第2高的1998年的6514万人。2018年的就业人数增长率如果与过去5年持平,则很可能创出就业人数的新纪录。

  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在总人口减少的背景下,女性和老年人的劳动参与率正在上升,女性和老年人成为日本社会拉动劳动力提升的关键。在15至64岁的女性中,参加工作者的比率在2017年11月达到68.2%,比5年前提升了6.7个百分点,处于历史最高水平。而在适龄劳动人口中,日本女性的就业率早在2013年就超越美国。另一方面,日本65岁以上仍工作的老年人比率达到1998年以来的高点。就连需要体力,且主要面向年轻人的一线护理岗位,老年员工数量也在增加。有日媒称,日本目前处在完全就业状态,几乎所有想上班的人都能找到工作。

  日方预计今后的就业人数将持续增加。但是,这一趋势迟早将迎来临界点。越来越多的预测称,最早到2020年前半期,日本就业人数的增长曲线将会触顶。如果假设失业率和各年龄层的劳动参与率基本不变,以此为前提进行推算可以得出,到2025年日本的就业人数将不足6000万人。

  3.吸收外国劳动力填补空白

  随着日本国内适龄劳动人口不断减少,尤其是老年护理等领域对劳动力的潜在需求巨大,日本政府将外国人定位为重要的劳动力,希望改革和完善引进外国劳动力的相关法制,接收外国劳动力,以弥补本国劳动力不足。这正成为日本面临的一大课题。截至2016年10月,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达到108万人,在5年里增加5成多。不过,日本接受的外国劳动力仅限于研究人员和经营者等“高级专业人才”、基于“技能实习生制度”的实习生,以及依靠经济合作协定到日本工作的部分人员。其中,打工的留学生以及以国际贡献名义接收的技能实习生,占到外来劳动力的4成。

  在日本国内,对于接收外国劳动者,劳动界和自民党内的反对态度都根深蒂固。一方面,他们担心外国劳动力抢走日本本国人的就业机会。另一方面,他们担心外国人口增多将带来诸多治安隐患。为此,日本政府考虑对接受不同国家和领域的外国劳动力进行人数管理,构建随时掌握外国人工作状况的机制,运用网络管理居留资格手续。

  4.拟下调成人年龄到18岁

  每年1月8日是日本成人节,这一天日本各地都会举办成人节庆祝仪式。日本法务省的调查资料显示,在187个有成人年龄统计数据的国家和地区中,141个国家和地区的成人年龄为18岁(含16岁与17岁),像日本这样将成人年龄定为20岁的国家属于少数。

  据此,日本首先启动对《公职选举法》的修改。2015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了《公职选举法》修正案,将选举投票年龄从20岁下调到18岁,并在2016年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首次实施。据悉,日本政府决定在1月22日开始的通常国会上提交民法修正案,拟将成人年龄下调到18岁。

  但是,日本社会对此表示了不少担忧。日媒称,日本教育界担心,在高中三年级成年后,学生可能会参与赛马、赛艇等公办赌博活动,如果再允许饮酒与吸烟的话,这将妨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辅导学生也将变得困难起来。不仅如此,年轻人还需要认识到成年带来的风险及责任,其中最主要的是合约问题,因为他们无须家长同意便可办理贷款及信用卡等,如何保护18岁及19岁的年轻人免遭不良企业侵害将成为一个课题。此外,少年法的适用年龄是否要下调,也是需要讨论的问题。

  5.政界关心赢得选票甚于解决问题

  日本人口专家认为,个人、企业和政府都应该强化对日本人口减少的危机感,在少子化这一问题上,每一方都不应该只是旁观者。在国会选举中,日本政客多次把少子老龄化称为日本面临的“国难”,日本政府应该将目光从“保护劳动力”转向“提高增长力”;企业在维持良好劳动环境的情况下,更要注重提高每个人的劳动能力;劳动者应该做好持续增强自身能力的准备。日本有媒体指出,要解决日本的少子化问题,除了从政策方面进行根本改革之外,还必须改变家庭与社会、男性与女性等各种社会关系的现状。

  但日本政府在解决少子老龄化这一问题上可能有不同于专家真知灼见的考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断重申要“推进基于劳动者立场的改革”,但日本很多人认为这难以真正落实。因为只是强调改善劳动者待遇,而不提高生产效率,无助于提高日本企业的全球竞争力。日本经济的弱点在于人口减少加速,不解决好这一问题,日本经济的潜在增长力将持续低迷。日本政府抽象地讨论税制和社会保障改革,这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改革应该落到实处,例如要促进老年人和女性参与劳动,调整养老金的给付起始年龄难以避免。

  安倍政府乃至此前多届日本政府在解决少子老龄化问题上作为不大,深层次原因不难洞悉。在日本现行政治制度下,政治人物多把精力用于赢得选举,难以制定着眼长远、具有战略性意义的政策,就是制定了也难以长期执行下去。这是因为,即使一项政策明明具有深远意义,但是执政者考虑到该政策可能不受民众欢迎,执行起来会导致自己的支持率降低,宁愿选择放弃实施。但问题是,如果少子老龄化问题不能得到根本性解决,日本未来的发展不容乐观。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GMT+8, 2018-9-24 11:35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