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星韵阳光 http://xingyun.org.cn/?2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1王爱民地理学思想史第一篇第一章第一节1-1-1

已有 43 次阅读2019-2-7 20:03 |系统分类:地理学科

本书共有4篇16章,第一篇什么是地理学,分为5章,目录如下:
第一篇 什么是地理学
 第一章 地理学的对象与性质
       第一节 地理学的对象及其基本特性
       第二节 地理学的性质
       第三节 地理学在学科分类体系中的定位
       第四节 地理学的科学性解读
    本章小结
 第二章 地理学的概念与思想争论聚集
       第一节 地理学的概念
       第二节 地理学的主题、核心与地理性问题
       第三节 地理学思想争论聚焦
    本章小结
 第三章 地理学的构架与关联
       第一节 地理学的学科体系(https://wenku.baidu.com/view/836a4079852458fb770b56f3.html
       第二节 地理学的学科关联
     本章小结
 第四章 地理学的方法论与研究方法
       第一节 地理学的哲学方法论
       第二节 地理学的数学和现代系统科学方法
       第三节 地理学的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方法
       第四节 地理学的研究方法
    本章小结
 第五章 地理学思想的特质
       第一节 地理学的基本视角
       第二节   地理学的基本特点
       第三节 地理学的思维特质
       第四节 地理学的基本原则
    本章小结

下面是第一篇第一章第一节地理学的对象及其基本特性,虽然这是最基本的问题,但是至今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吴传钧院士提出“地理学的研究核心一一人地关系地域系统”为我国地理学广泛接受,也是以“人地协调观”为核心的地理四大核心素养的理论基础。
读完本节作者的梳理,你认为地理学的对象和性质是什么呢?

第一篇什么是地理学

   讲授或研习一门科学,往往要开宗明义,首先遇到的问题是科学对象、性质、定义与主题这些基本问题。然而,何为地理学?什么是地理学的对象与性质?何为地理学的核心或主题?当地理学专业本科生或研究生带着这些问题去求教老师时,老师能从逐多地理学定义中抽取一条或多条来回答,结果往往使学生更加茫然。记得在上大学时,一位化学系的同学问我:“全也界就那么几座山脉或几条河流,为什么你们还要学四年?”这是社会公众对地理理就是“地理知识”的解读。当大量读地理学基础、地理学史、地理学前沿进展、地理学思想史等书籍后,会发现在学科之内不同专业背景、不同学术观点的地理学者有不同的诠释,有关地理学的对象、范围、性质、概念、主题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要理解地理学是一门什么样的科学,需要秉持复杂性、整体性、多元化、层次性、动态性和非完备性的观点,对地理学的对象、范围、性质、概念、主题、结构、功能、视角、方法、发展进行全景扫描。
第一章地理学的对象与性质

    地理学的对象与性质是地理学思想的主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地理学思想形成、发展的原点,从多个方面对地理学思想产生持续的重要影响。
第一节地理学的对象及其基本特性

   从本体论角度来看,地理学的对象是关于“在认知水平上地理学研究的本源是什么,即地理学探究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以及这种存在表观出来的本质特性”。巴斯卡尔(Bhaskar1979)认为“任何科学论述都是以本体论为先决条件”。研究或讲授任何一门学科,首先遇到的必定是学科对象问题,每门学科之所以能独立存在并得到发展,最基本的原因是它具有一个特定的研究对象或领城。学科的研究对象及其属性对学科性质、地位、价值、发展、研究内容和方法手段的影响是如此巨大,以致对学科对象及其属性的认识不清,可能导致学科发展方向上的错误。有关地理学一系列基本问题的争论,都可溯源到学科对象上。然而,在对地理学对象的认识上,往往存在忽视对象的丰富内涵和发展变化的倾向。
一、地理学的研究对象
    地理学作为一门古老的知识门类,早在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和古希腊时代,就有关于地球形状大小、海陆分布、气候带的推测和山川、民族、物产等方面的记述。然而。19世纪中叶以前,地理学的研究对象并无严格限定,空间范围从宇宙天体到地球,研究内容常与哲学、历史,文学和天文学等混杂在一起。这时的地理学,处于学科内未分化的“宇宙学”时期。
   随着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和产业革命的到来,近代科学取得突飞猛进的进步,并在还原论思想指导下处于急剧分化之中。伴随整个科学迅速发展和分化的浪潮,从宇宙论-自然哲学的大一统的母体中,一系列学科-天文学、地质学、气象学、生物学、地球物理学、土壤学、水文学等逐步分化而独立,形成了对具有圈层结构的地球进行圈层研究的地球科学体系。地理学自身两大支柱学科-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及其分支学科也得到发展,科学分化产生的强大压力和学科之间的竞争压力迫使地理学家对地理学的研究对象重新定位。面对各地理要素纷纷成为地球科学或社会科学独立的分支科学的挑战,地理学家不得不一再思考“什么是地理学的对象、内核、主题、独特的视角和研究方法手段”。对地理学的研究对象,不同学者有不同的表述。①地球表层。李特尔认为,地球外壳的充满空间为地理学的研究对象。而后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明确提出“地理学的特殊目的是集中研究地球表面相互联系的各种现象”。将地理学的研究对象确定为“地球表层”,认为地表的范围是“具有相当厚度的一个层或带,包括大气的下层和地壳的表层,就是陆、水、气三界的交界面”,地球表层这一概念为自然地理学所偏爱,它实际上与自然地理学家长期使用的自然综合体的概念基本一致。②地理学的研究对象是地壳earth shell),特罗尔和卡罗尔特使用“地壳”这一术语来限定地理学的研究范围,它由岩石圈、水圈、大气圈、生物圈和人类圈五大圈层统一组成,称之为地圈”。地理环境(人类生存环境)。尽管这一来自人类学和社会学的概念很容易造成“不包括人类社会自身的地理环境”的误解,地理学的“地理环境”与社会科学的“地理环境”内涵并不一致,前者包含人类社会自身、人工环境、自然环境,但这一概念已约定俗成。且比较适用,为人文地理学者所偏爱。阿努钦(1994)坚持认为:“所有地理学科共同的客体不是整个景观壳,而是它的一部分,即地理环境,地理环境是我们认识地理学是统一学科的关键,”人类世界,地理学关注于人类生存的客观世界,地理世界由物理世界、化学世界、生物世界和人类世界构建。哈特向“地表”或“地壳”作为地理学的对象颇有微词,认为阐述地理学研究范围最简捷的提法是单纯“世界”一词。⑥地理学只是一种方法论。也有学者认为,地表自然要素与社会人文事象均被其他学科独立研究,地理学只研究地理的空间结构与秩序。
https://baike.so.com/doc/807871-854522.html还原论或还原主义(英语:Reductionism,又译化约论),是一种哲学思想,认为复杂的系统、事物、现象可以将其化解为各部分之组合来加以理解和描述。还原论(Reductionism)的思想可追溯久远,但"还原论"(Reductionism)却来自1951年美国逻辑哲学学家蒯因在《经验论的两个教条》一文。此后,还原论这一概念的内涵与外延都得到扩张。最新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把还原论定义为:"在哲学上,还原论是一种观念,它认为某一给定实体是由更为简单或更为基础的实体所构成的集合或组合;或认为这些实体的表述可依据更为基础的实体的表述来定义。" 还原论方法是经典科学方法的内核,将高层的、复杂的对象分解为较低层的、简单的对象来处理;世界的本质在于简单性。---GeoNet自注
专栏1.1地球表层的空间维度
    现代地理学一般认为:地球表层上界在大气圈对流层顶部,下界为沉积岩石圈底部,厚度30~35km。其主要根据是:对流层顶部是大气圈的物质成分和物理性质明显分异的界面之一;沉积岩石圈底部基本上是外营力——太阳能作用的最大深度;在这个厚度内,太阳能是最根本的能源,发生多次转换和传递而使地球表层各部分与各要素发生紧密联系。牛文元(1981)在《自然地理新论》一书中,将“自然地理面”的空间范围上限定为从地表起到其上50~100m高度的“地面边界底”,其下限为外营力多年平均影响深度(陆地上深为25~30m、海洋深约100m)。认为“自然地理面”存在四大属性:独特的固-气-液三相交界面、内外力作用的叠加区、有机界与无机界互相转化的中心场所、人类集中活动的空间,原苏联学者C.B.卡列新尼克认为地理层即地球表层,应限于表生作用环境,主要受太阳辐射能的直接作用,其厚度只有几十来至几百米,美国地理学家斯特拉勒认为,地理学研究的空间主要是人类生存的地理环境,其范围应限于人类生产、生活活动直接相关的空间范围,这种观点反映了一种讲求实际的地理学见解。一些学者认为,随着现代航天技术的发展、各种太空实验及太空资源的开发利用,近太空也应纳入人类生存空间,地理环境亦应包括这一新的空间范围。尼尔·史密斯(N.Smith)于1990年对此指出:“20世纪引导人们发现了外层空间,或者至少是它的社会结构,并且直到这个世纪这种基本发现才变得明显。外层空间是精粹的社会空间,它是与社会意识交融的物理范围。
②牛文元(1937年11月-2016年9月28日),河南焦作人,中国科学院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组组长、首席科学家 。
   今天,大多数地理学者已形成共识:地理学研究的对象是地球表层系统。这一限定为地理学在地球科学体系中争取到了“具有物质实体的圈层空间”,避免了地理学陷入“分布”和“关系”纯方法论的困境,为“全球地理学”和“地球表层学”的建立与发展提供了宏伟的科学发展目标。同时,只有基于“地球表层系统”这一构架,地理学才能在“全球变化与全球环境问题、全球变化与区域响应、区域变化与区域独特性在全球层面的诠释、全球变化中的人类活动因素”这些当代重大的科学问题上作出贡献。


二、地球表层系统的基本特性
       地理学研究对象的属性特征对地理学的性质、特征、研究方法具有持续而深刻的影响。
(一)复杂性与不确定性
    地球表层是由地球诸多圈层——大气圈、岩石圈、水圈、土壤圈、生物圈和人类圈相互作用所形成的开放的复杂巨系统,这一系统同时深受地球内部环境和地球宇宙环境的影响。复杂性作为地理学对象的基本特性,已被相当多的地理学家认同。理查德·哈特向1996)指出:“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是一个复杂的世界,这种复杂性存在于统一性之中,并通过不同尺度要素、过程和相互关联的组合,构成因地而异的复杂景象,研究不同尺度要素和过程的学科分别可以为这一地区统一体提供部分解释,该统一体的综合描述和解释对地理学提出了召唤。”地理学对象的复杂性决定了地理学是一门研究复杂系统的复杂性科学。
    复杂性使得作为“科学的地理学”显得年轻而不成熟。复杂性是地理学不同研究领域、不同研究视角、不同思想观点存在和争论的原因。理查德·皮特(2007)在《现代地理学思想》一书中指出:“地理学有一个永久的不变的危机,因为地理学家研究的太复杂了。这种复杂性本来就存在于学科观点之中,但是因为实用主义地理学的不同转向又把这种复杂性加强了。”然而,也正是复杂性使地理学成为一门充满活力、生机,具有无穷内涵、富有发展空间和潜力的成长型科学。
    地球表层系统是迄今为止人类所认识的最复杂的巨系统,要在全球尺度对“地球表层”进行系统研究,显然需要集成人类的知识和智慧。刘盛佳1990)对此认为:“人类迄今的科学总的研究领域恰恰集中在这个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表面,地理学如果不是凌驾于一切科学之上,这个领域便不可能是自己独有的研究范围。”近年来钱学森先生倡导的“地球表层学”需要自然科学、地球科学、社会科学长期合作研究才可能有所突破。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的那样,“我们的整个公认的物理学、化学、生物学都是绝对的以地球为中心的,只是为地球而建的”。这里,我们看到地理学的困境,以“地球表层”为研究对象的地理学,在对“地球表层”整体的研究上,只能发挥出有限的重要作用,另外,在“地球表层”这一复合有机体框架下,地理学对地点、地方,区域的综合研究是其他科学所不能替代的,这或许是区域地理学是地理学的“顶峰”、“核心”观点的原因所在。
刘盛佳,1938年10月28日生于湖北省团凤县,1951~1957年就读于湖北省黄冈中学,1957~1961年在广州中山大学地质地理系经济地理专业学习。华中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中师范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和投资环境研究中心主任。2010年10月3日因病逝世,享年72岁。《地理学思想史》(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0年),1992年获国家教育委员会全国首届高校出版社学术专著优秀奖(部委级二等奖),1998年获湖北省人民政府首届杰出科技著作奖,颁发湖北省人民政府科技进步二等奖证书;部编高校教科书《中国地理》,1994年通过国家教委主持的专家委员会评审鉴定,1996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1997年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出版公司出版繁体汉字本,被大陆和台、港、澳共同作为高校教科书,新加坡、日、美、澳、韩等国也作为高校教学参考书
专栏1.2作为复杂巨系统的地球表层
地球表层是一个典型的复杂巨系统。①空间范围。包括岩石圈的上部,生物圈、土壤圈、水圈和人类圈的全部,大气层的下部。②物质实体:由高度发展演化的六大圈层的主体物质实体一—大气、水体、岩石、土壤、生物有机体、人体-人类社会和人工环境共同组成。③运动形式,与六大圈层对应,地表存在六大基本运动形式-大气运行、水体运行、地壳运动、土壤运动、生命运动、人类社会运动。同时,地表环境深受宇宙天体运动的影响。④对象的发展演变。地球发展演变的总体趋势是由最初的混沌状态逐步向有序的复杂的分层结构发展:地球固体圈层分化-大气圈-水圈-生物圈-人类社会与人类居住环境(图1.1)。人类是自然界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人类生活的地表环境也是自然界长期演变的结果,⑤复杂性表现。作为开放复杂的巨系统,地理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具有多重表征;复杂的组成要素及其要素组成合——无机的、有机的、经济的、社会的;复杂的联系途径——物质流、能量流、信息流;复杂的关联方式一一同时的-滞后的、同区的-异地的、因果的-统计的、单通道的-多通道的、线性的-非线性的;复杂的时空尺度关联结构——大尺度、中尺度、小尺度;不确定性和多变性;复杂的整体行为和演化。
(二)整体性与关联性
   在中国传统哲学中,有着“天人互动”与“万物同一”的朴素整体观。在西方,古希腊人形成了“世界是一个结构有序的完美整体”的观念。德国古典哲学提出了“自然界是一个有机整体”的理念。近代地理学奠基人洪堡、李特尔在其研究基础上,进一步将“整体性”转为地理学的核心话语。世界上的任何要素、过程、现象必须相互关联才能成为地理学的研究对象。地理学是一门研究地表事象“整体性”与复杂“关联性”的科学。用哈特向的话说,研究复杂现象的统一是地理学的特点
    在李特尔的探讨中,不但接受了现象的复杂性,而且强调了这是地理学的主要特点。现象的多样性及其相互关联性,决定了地区的特点;通过地区特点的研究,地理学作为一个知识领域,获得了统一性和独立性。洪堡阐述了研究现象相似性的系统科学和研究巨大复杂现象的地理学之间的显著差异,“在复杂性中理解统一性”,洪堡曾在许多文句中发表过这个观点(理查德·哈特向,1981)。
专栏1.3整体性、关联性的基本解读
    整体性与综合性常被混淆,两者意义各有不同。综合性是针对地理学科的性质、特点和方法论而言的。整体性则是针对地理学对象的性质而言的,指的是地表自然和人文诸种地理要素的关联互动作用。洪堡曾说“自然界的因果关系非常错综复杂,没有一个因子没有一种活动可以被单独分离的”。地表某一地区或某一现象,同属于地表整体的一部分,如果把任何地理区域或地理事象作单独处理,必将忽略整体而出现“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缺陷。关联性是与整体性互补共存的一个特性。纵向垂直关联与横向水平关联及其复杂的耦合作用增加了地理学研究对象的复杂性,同时也成为地理学家研究地理事象的独特视角。地理关联性包括地理要素的相互关联、地理过程的叠加与耦合、不同区域综合体的相互作用。地表任何要素、过程、现象必须相互关联并具有空间差异才能成为地理学的研究对象。
    作为地理学核心概念的整体性和关联性,蕴涵了多重价值与意义。强调了地理事象的关联互动性。某一地理要素的变化使关联要素产生协同性适应变化,从而导致地理环境重构成新的结构与秩序。②整体性是对要素关联作用下的地理环境的结构有秩化的表达。表现出极其复杂的作用机制与关系:协同、互补、合作、竞争、对立、额颜等。空间关联作用机制是地理学结构、模型研究的基础,而地理学的重要意义就在于揭示规律性。因此,整体性和关联性是地理学理论存在、产生、发展的“源泉”所在。整体性揭示了要素关联作用下地理环境的均衡化、有序化、协同化、和谐化状态,是和谐地理学与美学地理学的“本源”所在。彭加勒将美定义为“我论及的是内在美,它来自于各部分的和谐有序,是纯智力有能力理解的美。海森堡把美界定为“各部分彼此和谐一致并且与宇宙万物和谐一致”。哈特向在地理学的性质中对地理学的结构、秩序、和谐进行了如下阐述:
   对洪堡来说,研究地理学,其本身并非目的,而是作为理解“活的整体”的“宇宙和谐统一”、“一个复杂的统一体”的手段。“洞察宇宙有机体创造了精神的愉快和内在的自由,即使在命运的残酷打击下,这也是不能被外力摧毁的”。
   近代德国地理学家通常把布伦奇利关于亚马孙河泛滥平原的描写说成是“一个和谐的有机体”。许多反对有机体类比的人却接受了和谐的概念。但对这个概念每个学者有自己的解释。对有的人说来,它的含义也许正如对洪堡一样,只不过是区域中所有现象的一系列联系。在这一意义上,地球表面上每一部分都是存在着和谐的;任何一类现象起了变化,也将在别类现象中产生影响;新的总形势只是另一个和谐。但沃格尔却发现,即使在这种“动的”意义上一—这与“审美的”意义判然有别,“和谐”也只可用于真正存在着“力量彼此互相调节、一种完美的相互关系”的场合(理查德·哈特向,1996)
专栏1.4地理景观的形态美、内在美与衰落景观
    至今仍记得艾博尔教授带我们西南师范大学地理系78级峨眉山实习时说的话:“自然是美的,欣赏自然美是人生不可缺少的部分,而最能欣赏自然美的是地理学家。”当时对艾老师的话缺乏深度的理解,只当是他对峨眉山的美景随感而发。我想艾老师表达的是,地理学工作者更能够从自然的整体性、协同性去理解自然秩序结构的完美近代地理学对自然和谐的理解基于自然系统的秩序结构上。从马什(Marsh)1864年发表《人与自然》以来,人类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影响已受到系统的关注。全球环境问题和区域环境问题成为现代地理学的重要议题。今天,我们既能欣赏到自然生态环境保护良好地区的自然美,也能看到人类数万年来承传下来的人地关系协调状态下的人地和谐美。然而,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对自然环境和自然美的破坏与摧残。在伽缪(Albert Camus,1913~1960)看来,世界是荒谬的,荒谬是由于人对自然的期望或人以自己的目的、价值、意义将自然“人化”,而自然(世界)本身不按这种方式存在之间的对立而产生的。显然,地理学需要一种新的马克思主义观点或社会批判理论,即从对社会不公平、不公正的批判转向对“人与自然关系”中人的“荒谬”部分的批判
(三)地域性与差异性
    地球表层是一个上限面和下限面均不齐一的圈层构造系统。在地表空间的连续延展性中,地表空间最大的特点是它的非均质性和差异性以及在“地点”上表现出来的唯一性和在“区域”上表现出来的独特性、多样性与差异性。如前所述,对地球表层的整体系统研究,非地理学一门学科所能及,对地表空间及其差异性研究就成为现实中地理学研究的主要领域,这就是李特尔、赫特纳、哈特向等倡导的地理学“区域地理”、“空间差异研究”的观点。地理学对象与学科研究中的地域性特征,决定了地理学是一门研究地域综合体及其空间差异性、独特性的科学。赫特纳在地理学一一它的历史、性质和方法中特别强调地理学的区域研究:
    假如在地球上不同地方之间不存在因果联系,假如在地球上同一地方不同现象是互不相干的,那就不需要区域(方志学)的特别概念了;然而既然这种关系确实是存在的,而靠着系统科学和历史科学又只能偶然地理解,或甚至于完全不能理解这种关系,那么也就需要一门研究地球或地球表层的特殊的区域的科学。
  物在何处。正如物在何时,即根据物的分布和扩展,正如时间的出现,乃是一种标志,是事物或事件的一种特性,即根据物的关系而形成的统一体的一种特性,并且必然要被从事研究基于物的关系形成的统一体的系统科学纳入其研究和论述的范围……只有当时间或空间处于突出的地位并且构成科学考察工作的联结纽带时,历史的和地理的观点才会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正如历史学是要考察各种不同时代的特征一样,地理学则要考察各种不同的空间和地点的特征,用李特尔的话说,就是“地上事物对地球空间的填充”,亦即考察大陆、地区、地方和地点(阿尔弗雷德·赫特纳,1983)
    地球表层系统存在多维的等级层次的尺度。英国的J.S.卡德诺《自然地理学》一书中,把地理学的研究分为三种尺度:全球尺度、区域尺度和地方尺度。原苏联学者索恰瓦1991)在《地理系统学说导论》中把地理系统分成三个等级:行星级序、区域级序和局地级序。E.纳夫曾根据量纲提出地团(行星)公理、景观(区域)公理和方域公理。G.哈泽引用他的观点,分出四种景观相地理空间:局部空间、方域空间、区域空间和地团空间。
   然而,正如连续的地表空间存在无穷多的经纬线一样,从地点、地方、不同尺度“区域”到全球尺度存在不同的“区域”嵌套层次。这些不同的空间尺度可以看成是“地点”在不同比例尺下缩放的结果。由于“区域”是依据特定目的任务对地表进行的划分,理论上存在无穷多的“概念区域”。空间尺度的等级层次性、连续延展性和区域类型的多样性,成为地理学复杂性的又一表现。一方面,空间关联性为地理学所高度关注,但另一方面,不同等级尺度的空间关联作用机制又是当代科学和复杂性科学的难点。一方面,区域和空间差异观念成为地理学的基本观念,另一方面,区域类型的多样性、区域划分的主观性、区域边界的难于确定性、区域之间过渡带的存在,又使得“区域地理学”作为一门科学受到批评。
   在传统区域地理研究的基础上,现代地理学沿多个方向拓展,其中有四个方向的成果最为丰硕:是对地表区域“外观”的刻画与研究,形成地理学的景观研究方向;是对地表区域的理论抽象,形成地理学的“空间分析”方向;是地理学与历史学的深度交融,形成区域历史地理学研究方向;四是区域尺度上从传统地理学注重中小空间尺度转到对“全球尺度”的系统化关注,推动了“全球地理学”的构建与发展。
(四)变动性与时空耦合性
     地球表层的环境变化是特定地域上地表过程在自然因素与人为因素作用下发生改变的结果。空间与时间是事物的本质属性,是事物存在的存在。既不存在没有空间维度和空间关系的事物,也不存在没有时间维度和时间关系的事物。地理事象存在于特定的空间尺度和空间关系中,存在于特定的时间尺度和时间关系中,存在于特定的时空共扼尺度和时空耦合关系中。地理学是一门研究地球表层地理系统的形成、发展、演变及其时空耦合性的科学。
朗曼认为地理学是一门动态的科学,提出动态地理学(dynamic geography一词并加以解释。哈特向《地理学性质的透视》一书中强调“时间性”的重要性,指出地理学在研究中必须考虑的“时间因素”:①研究移动的地理事象(如交通流、人流);②研究事象变化的轨迹、方向、变率,现存的现象乃是它形成过程中各种因素变化的结果;③考察不同时段“现象之间的相互关系”的特性与差异;④研究某一特定事物的起源和发展,过程是重要的研究途径,必须以动态的观点考察发展的时间因素。威廉·C.克拉克(1990)指出:“在地理学研究中使用发生学的方法,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对过去的考察。这并不意味着从过去寻找简单的原因来说明当前的情况,而是把任何时期观察到的情况,理解为是不断变化的复杂过程中的瞬间状态。”
(五)人地交互性与非对称性
      地球表层巨系统是由各种自然与人文现象交织在一起的复杂体系。理论上的“人圈”或“智力圈”以其特有的存在,镶嵌并渗透于地球表层中,成为改变地表面貌与功能结构的重要营力。人与其生存环境的关系,是地理学古老而又时兴的主题。对地球这一人类家园的思考与研究,一直是地理学关注的一个重点。地理学从传统的自然环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与控制的研究,进而转到人类活动对自然生态环境的影响与冲击的讨论以及人地互动关系的理论构建。全球性问题和全球变化研究的兴起、可持续发展观的提出、人类及其与环境之间复杂的关系成为当代地理学和国际学术界研究的热点和前沿,显示出其永恒的魅力和新的生命力。地理学是一门研究人地关系地域系统、人类社会与其生存环境关系的学科。
专栏1.5人地关系地域系统
一些学者对地理学是一门研究人地关系的学科的定义提出批评。区域论者赫特纳、哈特向和景观论者索尔等认为:一门独立的科学绝不能把因果关系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它必须把自己应用到一系列的事实中去。把地理学作为一种关系研究的概念,未能为该学科提供“足够明确的目标、具体的研究对象、独特而充分的方法”。从人类已构建的知识体系看,存在三大知识领域:研究自然界的自然科学、研究人和人类社会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人类社会与自然关系的知识领域。人地关系是哲学的中心主题,人地关系为众多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所涉猎。或许是基于以上考虑,我国地理学家吴传钧院士提出“地理学的研究核心一一人地关系地域系统”。这一概念,既避免了地理学只研究关系之嫌,又以区城为载体以示其与其他社会科学对人地关系研究的区别
    人地关系或人地关系地域系统的概念易形成以“人类社会为中心”或“人类社会系统与生存环境系统并列”的理解。然而,一些学者指出人类社会系统与地球表层环境系统存在着“非对称性”。非对称性是一个容易被忽视而又特别重要的特性,人地关系地域系统的非对称性具有多维的表现。第一,从系统的等级关系看,是子系统(人类社会)与母系统(地表环境)的关系,人类社会被包容于地表环境之中。第二,从系统的生成与演化看,人类是地球长期发展演化的产物,地球孕育了人类,而不是人类构建了地球。第三,从物质运动规律看,人类作为自然界发展的生成物,如同大气圈存在大气运动(规律)、水圈存在水运动(规律)、生物圈存在生命活动(规律)一样,人类社会有其特有的物质精神与社会活动形式(对社会历史是否存在规律,学术界有争议)。人类社会存在独特的社会性,但不管是作为个体的人还是群体的社会人,人类同时或在基本意义上又是生物属性的人、物理化学构建的人,即“自然”的人。第四,从物质循环、能量流动看,环境对人类是全域的,人类对环境是局域的。第五,从作用方式看,人类对环境的各种影响是通过自然的整体性和自然的规律而产生作用,即通常所说的自然规律不以人类社会的意志为转移;而环境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是通过自然作用、自然-社会关联作用、社会作用、社会-文化关联作用、自然-社会-文化关联作用产生多级复杂的影响。

三、地理学的本体论深度
   亚里士多德将本体论定义为“研究是者之所以为是者以及由本性所应有的性质”。国内学术界有的将本体论翻译成“存在论”或“是论”。在哲学框架内与认识论联系在一起的是本体论,即关于存在的理论或关于什么可知的理论,它与“接受什么为事实”有关,以探讨事物的“是”为核心(是什么、如何是、为何是、应该是)的一种逻辑演绎式的哲学范式。本体论是一种世界观,包含了哲学认识论与价值论。不同哲学流派从特定的认知角度对世界的本源都有自己的本体论陈述。巴斯卡尔区分了古典经验主义(认识的最终客体视为原子论世界,即认知和世界存在同态关系、直接关系、对应关系)、先验唯心主义(认识的最终客体视为强加于世界的人为构造一—模式与理想化)、先验实在论(认识的最终客体视为“产生现象的结构与机制”)三种本体论,他本人赞同先验实在论,并主张本体论深度—“现实的多级成层”的概念,对自然、社会和人文科学来说是必不可少的(Bhaskar1979)。
1.2反映了地理学本体论不同类型的层次结构:
基于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主客体关系),存在客体本体论(自然地理学的对象)、主体本体论(人文地理学的对象)和主客体本体论(地理学的对象);基于系统学的观点,把地理学的研究对象视为地球表层系统(地理系统),则地理学研究的是地理系统与地理系统之间、地理系统与子系统之间、子系统与子系统之间、系统与环境之间的关系;基于结构主义视角,地理学关注于地理事象、结构、机制;基于空间地域视角,地理学研究的是各种各样的、不同镶嵌组合的场域与空间。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19-4-21 18: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