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星韵阳光 http://xingyun.org.cn/?2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7王爱民 地理学思想史 第三篇 第十章第五节法国现代地理学

已有 80 次阅读2019-4-13 06:18 |系统分类:地理学科

p199第五节法国现代地理学
     几个世纪以来,欧洲一直是世界的中心。然而,经过两次世界大战,欧洲列强在400年间征服全世界的政治、经济与科技的优势逐渐丧失,尽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的增长给欧洲带来了一定的繁荣,这个世界是现代的,但他们的现代世界已经远去。正是从欧洲人独特的经验中,后现代性获得了强烈的幻灭、失望甚至是绝望的内涵,这股帝国失落的惆怅席卷了社会、经济、政治、学术等方方面面。关于地理学地位的争论仍延续着,一种潜在的危机感始终萦绕在地理学家的心头,它的前景也一度是那么渺茫。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在法国,这个学科仍然在蓬勃地发展

一、20世纪50~60年代的法国地理学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受世界大战和越战影响,法国地理学发展较缓,一种不满的情绪蔓延在法国地理学界。受新实证主义、结构主义、新马克思主义等哲学思潮影响,地理学展现出一套社会科学的观点,聚焦在人类的互动上,从而放弃了人与环境关系的范式。20世纪40~50年代为马克思主义盛行时期,乔治(P.George)等学者意识到达尔文进化论的基本弱点,从事社会评判、生活方式、投资环境、现代都市化和工业社会研究。地理学者仍有种感觉,认为他们的学科无法解释现有世界观的转变。由于法国学术界受共产主义的影响,很多地理学家都属于左翼并加入共产党,但事实上他们对马克思主义并不感兴趣,他们承担的义务是政治的,而不是哲学的。他们对美国地理学和地理学家的态度发生了改变,这种状况持续了二十多年,直到20世纪60年代,许多法国地理学者对美国地理学还是持批判的态度。这种反美情绪使得大多数学者没有注意到美国地理学从50年代初开始进行的迅速转型,似乎菲·潘什梅尔(P.Pinchemel)所指的辉煌的孤立状态仍在延续着。1968年以后,马克思主义追随者减少,一些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地理学只导致有限的结果,只有一小部分人坚持马克思主义,从事于第三世界低度开发等问题研究。当新一代英美学者对马克思主义表示激情时,法国基本上已经放弃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保罗·克拉瓦尔2007)。
专栏10.5乔治的地理思想
    乔治认为;地理学以了解环境所具有的动态和惯性及保持均衡的各种关系为目的,地理学是对某空间内生活的人类所占有的空间整体进行评价,故必须从构成该空间及动态关系的一切要素开始分析。但是这种分析乃是一种手段并非结论,这就是与自然科学不同之点。地理学也使用自然科学的方法,但并不如自然科学那样关心现象本身,而是关心现象的结果。地现学与其他空间科学的另一不同点乃是它有综合。只有综合各种自然和人文要素,才能对整体景观了解。地理学者的任务是在特定的区位范图内,显示人类的适应状态和行动,以期能显示人类集团生活中的有关事象。人类集团是有动态性的,而地理环境也随时在变化。地理学要研究现实空间状态的变化,除对其历史基础加以认识外,更需要去测定空间各要素所表现的力量。同的在于预测人类活动空间短期内的发展趋势,评估发展趋势的作用力及强度。以显示出评价或约束行动及其阻碍力量。
    20世纪50~60年代,法国昔日扬名世界的区域地理呈现衰落时期。法国地理学派所用的区域研究方法,适宜于那些简单活动直接表现于景观上的区域。但1945年以后,法国社会经济发展快速,尤其是乡村地区现代化,使得区域地理学已经不适于用历史方法去解释它的变化,而面对的是一个必须以它目前的功能来说明的世界,法国区域地理面临严重危机。随着经济理论在指导国民经济运营上的作用增强,地理学者渴望得到与经济学一样的发展,经济地理学者加强了空间经济、空间经济理论、区域规划的研究
    地理学的专门化对区域地理学的发展造成了一定的损害,不过区域地理学所失去的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多。对于百科全书式的、注意研究地区范围内存在的一切现象的这种传统区域地理学概念来说,现代区域地理学更关心的是描述和解释空间组织的复杂性,已经比较少地采用描述和描述分析的方法,更多地用发生学的观点来做解释。区域地理学为达到这一目标,获得两方面的助力。首先是详尽的地图,特别是航空相片的使用;其次是重视政治和经济规划。对此,菲·潘什梅尔认为:区域地理学的前景还是乐观的。法国地理学者在对系统的专题研究继续作出重要贡献的同时,不断有区域地理论著问世。
专栏10.6考来的地理学思想
   考来(A.Cholley1886-1968)是法国杰出的地理思想方面的学者。提出地理学是研究复合体(complex or combination)的观念。凡客观性科学,必须尽量将其所观察到的某一事象要素加以分开,使其能单独研究该事象。而地理学则从事事象的复合性研究,即使是最单纯的地理事象,也常是多种因素的复合体,复合体愈复杂,地理事象内容愈充实,这就是地理事象的本质。复合体经由形成、发展、消灭等变化而再形成一个新的复合体,研究复合体的发展、途径、配置状态为系统地理学的本质②“地表空间观念地表各部分维持着相互联系、相互接触的事实以及地理事象的结构而显示其为地表空间要素组成的复合体的事实。人类尽力去工作,从事地表空间的克服,而促进地表空间的结构化,故用地表空间的尺度去研究,是排除偶然、例外事象的唯一方法,是使其研究走向科学化的唯一途径。地理的人类观念。人类是环境的主要营力,因此人类可利用各种复合体做媒介而出新的环境地理学的人类哲学、历史学的人类概念完全不同,被看成地表生物的一部分,为地表主要的居住者,而非个人的人类的概念,其本质为社会群体,具有思考、理想、建立计划、创造组织的性能。人类所创造的环境及其所利用的复合体,在某种程度上是意识形态的反映,而且都以长期努力及研究所产生的技术为基础
    1960年以后,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分别发展,自然地理较战前为盛,受到法国国家科学院的支持。此阶段地理学的专业化发展很快,并逐渐向各个领域护张,其后果是削弱了自然地理学与人文地理学之间的相互联系。随着专门化程度的加强,地理学家也就越来越向两个截然不同的领域分道扬镜;自然地理学家走向自然科学及物理、化学的领域;人文地理学家则走向人口学、经济学和社会学的范畴(罗伯特·迪金森,1980)。
    自然地理学内部专门化的趋势仍很明显,并趋向于应用研究,地形学、气候学、水文学、海洋学、生物地理学等,所有这些研究工作及其先进的技术。都涉及高度专门化的问题。由于自然地理学自身的特殊性质,它的发展也促进了一系列实验室和研究中心的建立,同时,研究方法和手段的改善又大大促进了各个分支学科的发展,从而加剧了专门化,使得地理学各分支都逐渐成为独立的学科。特里卡特(J.I.F.Tricart)提出了自然地理学一些清晰的观念和理论贝尔特(P.Birot)对世界景观进行了有成效的研究。然而这时期的研究却由于偏向于自然地理发展,对法国地理学整体发展反而产生一些负面影响。自然地理学的专门化与区域地理分开,导致区域地理学的没落,同时也吸引了那些想做自然地理而非地理学者的学生,阻碍了对人文现象的研究兴趣;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失去关联,因而也导致人文地理衰落,生态方法和环境分析因而被忽视。因此,自然地理学的单方面的发展并未能对地理学的重建起重大作用。人文地理学的研究重点放在生产和消费的经济因素、经济系统及法则、影响范围、经济区划和对货流的分析等方面,并对社会因素感兴趣,而对它们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则注意较少,避免强调环境对人类群体的约束和限制,它们强调的是人类群体的征服力量。马克思主义地理学者则关注于城乡对立关系、工人职员及劳动阶级的居住条件等研究领域。战争期间,一些法国人流亡到美国,戈特曼(J.Gottman)提出著名的大都市带理论,认为大都市带是城镇群体发展、人类社会居住形式的最高阶段,必然会成为21世纪人类文明的标志。同时,他也向英语国家的读者展示了欧洲大陆地理学家的研究方法。

二、20世纪70年代的法国地理学
      20世纪70年代以后,法国地理学走向自我调整的新方向并迈向现代化。人文地理、区域地理、区域整治再度受到重视,加强了人地互动中的距离研究、社会互动与组织研究、地域互动的系统分析,1968年的学生运动高潮是法国地理学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人们重新燃起对美国地理学的兴趣,并通过一些在美洲游历和工作的年轻学者的影响,数量革命新地理学也在法国出现了。它从盎格鲁-撤克逊新地理学中借鉴了许多有特色的东西,但在某些观点上又有所区别。由于两国间社会状况和研究条件的差别,年轻的地理学者发现很难完全明白美国地理学的进展,而克拉瓦尔等的工作则为法国地理学和美国地理学之间构架了沟通的桥梁。计量运动随后在法国逐渐盛行,大多数人热衷于相关分析法和因子分析图解法,而并不热衷于主成分分析法。信息化技术的迅速发展为地理学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支撑,航空照片和卫星照片被大量应用于地理学中,地理信息系统也在些国家机构、大学、科研中心和企业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
    地理学的社会化导向使社会地理学得到重视,地理学不仅被构想为社会科学,而且被构想为这样一门社会科学:它既研究地方性的社会群体与环境的相互关系,同时也研究地域范围扩展到远距离的社会群体与环境的相互关系。此外,学者们越来越感兴趣的是研究人对其生存空间的感知、适应和改造的方式,并重视利用宏观经济研究分析,从中吸取较系统化的成果,并着重致力于空间布局的研究。此后,法国地理学家则力图引进生态学、社会学和人类学、政治科学以及城市网络中应用的通信联系理论等其他学科来丰富自己的理论基础。然而,并不是每个人对新地理学都持赞成态度。20世纪70年代初,正当新地理学蓬勃发展时,由一批热衷于方法论研究的大学青年教师形成闻名的杜邦派,由于意识形态上的左派,他们把新地理学指责为社会保守主义,并进行强烈的批判(安得烈·梅尼埃,1999)。
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对生态危机和传统国家关系的反思中,一种关于环境和国际政治的整体性范式(holistic thinking)占据了政治学和国际政治学文献的主流,其核心是把地球作为一个整体日益关注,人们日益认识到地球这一人类家园的整体性和脆弱性及政治决策在其中的重要性。于是地缘政治学又回归和复兴了,法国和美国是地缘政治学复兴的先锋。在法国,拉科斯特(Y.Lacoste)发起了希罗多德计划,这把地理学从边缘拉回了争论的中心:当代世界在社会、政治和国际领域应该如何前进?他为地缘政治学这一术语恢复了声誉,并认为政治地理学的方向应是一种感知分析,即作者对于政治形势及其发展战略理解认识的分析。

三、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法国地理学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法国地理学界开展了全球化的系统研究。全球化下如何进行空间布局?如何进行有效的资源配置?如何促进人地关系的和谐和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在这些方面,地理学应有所作为。法国地理学对全球化的研究不同于国际上多数国家偏重于生态方面的研究,而主要研究经济、政治、文化与全球化的相互关系。生态方面,多数法国自然地理学家对全球化进程仍然停留在地貌学、气象学或者水文学上,生物地理学的发展仅初见端倪,他们对全球化进行的研究多是试图严格评价全球变化的尺度,认为造成全球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更为廉价、快速便捷的交通和通信以及由此带来的多国联盟、跨国公司数量的快速增长;政治方面着重对全球化政治和经济方面的相互作用进行研究。
    1990年,研究大多集中在全球化结果对国际政治体系的影响上。文化方面,法国地理学界认为全球化带来多元文化的发展而非文化的均一化。此外,法国地理学家也强调全球化引起了西方或非西方社会里城市整体组织结构的转化。一方面认为,全球化使得人们不再具有地区的意识,取而代之的是地点或地方的概念;另一方面认为,全球化并不是意味着空间差异的消除,而是加强了当地多样性的某些形式。全球化再次促进了法国人文地理学的发展,人地互动成了研究的焦点,区域地理学重获新生,空间布局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增强。社会地理学转向了盎格鲁-撒克逊马克思主义者倡导的“贫穷与脱离社会”等研究题目,如贝尔格(A.Berque)在日本从事社会群体的研究。景观则成为文化地理学的关键研究课题,如对宗教圣地和世俗地域间差异性的研究。采用了福柯(M.Foucault)的“景观异质性”表达形式,并通过景观历史来理解人与地理空间的各种关系。
四、法国现代地理学评述
   法国现代地理学经历了种种阵痛、震荡和重新调整过程:区域地理学经历了兴盛与辉煌、衰落与低谷到重新崛起的过程;一度是世界马克思主义的中心,尔后出现被英美新马克思主义地理学边缘化倾向;民族主义精神使法国地理学界对美国地理学的态度经历了漠不关心、批判和重新感兴趣这一过程。伴随着世界经济中心由大西洋向太平洋的转移和地理学研究中心由德法向美国的转移,这种对待美国地理学的态度对法国地理学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目前,尽管法国地理学没达到维达尔时期在世界地理学中的辉煌地位,但是,通过一代又一代地理学者的努力,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现代地理学出现从定性描述向定量分析转变,地理数量方法、遥感方法、自动化制图等新方法和技术的广广泛应用使法国地理学产生了重大的变革。在此基础上,法国地理学各分支学科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人文地理学仍占据主导地位,在城市地理、农业地理、工业地理、热带地理和区域分析研究等领域,法国地理学者做出了独特的贡献;自然地理方面,地貌学研究特别是冰川、火山和河流的地狼研究也受到重视;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勒非弗尔的“空间生产”、“空间与政治”)、后现代主义作为一种新的现代西方社会思潮也影响着法国地理学。强调经济基础或经济过程决定上层建筑,表层的现象如社会差异、区域关系、空间结构必须通过研究社会经济过程、生产关系来认识。后现代主义肯定了空间的重要性,强化个性研究,提高以地方研究为基础的新区域地理的学术地位,并积极探索地理学在社会理论中应占的地位。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19-6-18 12: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