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星韵阳光 http://xingyun.org.cn/?2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8王爱民 地理学思想史 第三篇 第十章第六节苏俄现代地理学

已有 58 次阅读2019-4-15 19:52 |系统分类:地理学科

第六节苏俄现代地理学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对于地理学范畴和性质的不同观点在官方决议的压制下沉寂很久后终于公开化,苏联地理学界展开了对地理学的性质、经济地理学理论的争论。一再有人致力于把自然地理与经济地理分裂开来,理由是统治物质世界的“规律”与统治人类经济活动的规律是完全不相同的,因此这两门学科无论在逻辑上还是实践上都不能合成一门学科。1954年在苏官方思想刊物《哲学问题》上发表了《关于自然和经济地理学问题讲座的总结》,指出:①自然地理学是自然科学,经济地理是社会科学,因而不存在伪科学的统一地理学:②地理学并非一个独立的学科体系,而是一个科学的综合;③自然地理学研究对象是自然地理环境或地理壳,经济地理学的对象是生产配置;④两门地理学有共同的研究方法,但并不能说明它们具有相同的对象和性质,这个总结加深了苏联地理学自然与经济的二元分裂,削弱了地理学的综合研究和区域研究。B.A.阿努饮的《地理学的理论问题》(1994)宣称地理学的统一性,犹如一重型炸弹在苏联意识形态浓厚、沉闷的学术界炸开。K.马尔科夫认为地理学者应当努力开展地理学的理论基础研究,把地理学这一概念在一般理论的形式上看作一个整体,他说道:“普通地理学的任务是研究地理环境。”B.索恰瓦常用“整个环境”一词,通过加强自然与社会经济要素关联研究来强调地理学的统一倾向。萨乌式金则试图给地理学一个全面的定义:“研究影响区域的自然和经济系统的发展规律的科学。这些系统在自然与社会的相互作用下及其自身的调节过程中汇总形成于地球表面。”

一、苏俄现代地理学的发展倾向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直到1991年底苏联解体前,为美苏对峙的冷战时期,地理学仍具有很强的意识形态特征,以服务于计划经济需要为目的,这一时期,地理学的分支学科如气候学、水文学、地貌学、地质学、土壤学、生物地理学等研究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些专门学科的成就为自然地理学的现代理论提供了主要内容(格拉西莫夫,1990)。
经济地理学、建设地理学和城市研究发展强盛,
1地理学从分化开始走向统一。由于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经济地理学获得了很大的发展,经济地理学取代了人文地理学,这导致了自然地理学和经济地理学二者之间的分裂。这一过程加速了地理科学系统各个组成部门的分化。自然地理学和经济地理学的各部门经常仅仅在系室和研究机构中合在一起,而不是在思想上和工作上相互接触与协作。20世纪60年代以后,统一地理学受到尊重。统一性趋势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在地理科学系统的内部;另一方面则是在相关科学(社会学、经济学)之间的边缘的重叠领域。
2)强调地理学的“经济化”,“社会化”与“应用化”。萨乌式金提出地理学各部门的“经济化”,如出现了经济气候学、经济土壤学等边缘学科。格拉西莫夫(1990)指出,传统的描述性、认识性方向已不能适应需要,地理学的主要方向应是建设方向,即应用方向。试图从全新的理论高度,采用先进的科学方法,研究自然和社会相互作用的变化,确立地理学中的建设-改造-预报方向,以期有效地改造与管理自然环境。在《苏联建设地理学的任务、方法和结果》1976)一书,他对建设地理学再次作了全面阐述。建设地理学的出现是苏联地理学发展向实用性靠近的一个标志,其意义在于将地理学的研究应用与社会经济建设结合起来。学者们将气候、地形、土壤、动植物、水循环等当作地理系统中的一部分加以研究,把国土按土壤、气候、水文和自然资源等地理要素进行分区分类,从而找出适合建设的区域,为国家计划经济条件下的国土开发建设提供基础资料。城市地理学的出现是地理学从理论转向实用科学的另一种体现20世纪50年代以后,苏维埃政权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建设如火如茶。在这一的背景下,城市规划更加紧迫。城市地理学是以城市为研究对象,运用地理学中统计、描述和区域的研究方法,为城市的规划提供自然和人文等背景资料,这也是城市地理学研究的主要目的所在。城市地理的发展不但在苏联本国的城市建设中起到了积极作用,也为后来中国、东欧等以苏联为榜样的其他新兴社会主义国家或地区提供了样板
3地理学的“生态化”成为苏联地理学的重要趋势之一,在20世纪60年代,生态学的许多问题成为极其复杂的综合体,它们极大地扩宽了地理学生态研究的范围。为了处理地理学生态研究中的地位问题,必然需要去说明“扩大”了的生态学的性质和结构。现代科学最重要的社会任务无疑是参与国家生态政策的制定。显然它不仅适用于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同样也适用于努力寻求解决社会经济发展问题的任何其他国家与社会。生态政策的意义与目的已订立在苏联的宪法之中,在改善一些重要地区(如伏尔加河流域、贝加尔湖区等)的生态情况和解决其他紧迫任务方面已取得了重大成就。
4地理学从描述走向规划设计、工程应用和地理预报。20世纪50年代以来,地理学从描述自然转到规划自然的道路上。格拉西莫夫等认为:建设性的见解和方向是不能合适地安排到“割裂”的地理学和“死板”的分化的老框框中去;地理预测和地理任务不能从传统的地理科学各自分离的情况下和相互分裂的办法中找到解决的出路;它们只有借助于大规模的研究工作,把地理科学拓展到广大系统中才能解决。工程景观研究成为地理学的一个新方向。伊萨钦科说:“景观主要是指一个特定的工程地理区域,它是建设这个区域的有利与不利条件的一个特殊复合体。”这类研究工作在西伯利亚新区(贝加尔湖和阿穆尔河铁路沿线)得以开展。索恰瓦院士强调,地理预报应成为地理学所面临的最紧迫的任务之一,将来地理科学工作的注意力将以预报为主要目的,它可能是专业性的气侯、流量等变化的预报,也可能是有关整个广大地区内的自然条件的全面变化的研究。这对地理系统、大区域(如苔原地带)及整个地理圈(如因技术引起的热平衡变化)都是重要的课题。
5地理学的视角开始具有宇宙化倾向。费多罗夫强调有关太空发展问题甚为重要,“地球化学家从事于研究地球上物质的循环,必然会使他自己进入现时研究太阳系行星间的物质循环的一般规律,而这些规律在各种状况下已经在几世纪内逐渐形成。对气象学者来说,研究的对象已不再限于地球上的大气,而是要包括其他星球上的大气。对其他星球上的大气的可能组成成分与性质的评价,现在已能予以计算,在其他星球上登陆观察的可能性也已具有重要的实用意义。此外,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如从外层空间来研究地球”。这里,我们看到了现代科学包括地理科学的一种宇宙化倾向。
6新的环境背景下新的主题。苏联解体给俄国地理学家们带来截然不同的环境——市场经济与全球化、远东地区的边缘化、社会分化与低层贫困化、军事强国的衰落与新的地缘政治格局、政治经济的重振复兴、中高纬度环境问题与全球环境问题。这些新的环境和社会问题成为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罗斯地理学的关注重点。

二、苏俄现代地理学发展评述
  苏联流派与德国流派、法国流派、英国流派、美国流派等各种学派相对应,它的建立有其特殊的国际和历史背景,其中政治因素是流派形成的一个主导因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达到了高峰,东欧、亚非、拉美等一些新独立的国家纷纷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这些社会主义国家不但在政治上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分庭抗礼,学术上也深受苏联影响。20世纪50年代以后,苏联的地理科学体系已逐步成熟并在国家经济建设中显现出力量,各新兴社会主义国家也纷纷效仿。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当数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中国,随着20世纪80年代末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剧变及苏联的解体,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世界地理科学体系中以苏联为首的“苏联流派”也逐渐消弱。世界各国的地理学者在进行本学科研究的过程中,经常被一个问题困扰,“地理学作为一门综合性如此之强的学科,它是如何将自然、人文、历史等各相关学科整合在一起的”?俄国早期地理学统一的传统在20世纪60年代之后得到了原苏联学者们的继承,并且趋势更加明显,其主要原因在于地理学研究中实用性的突显,包括自然地理学、经济地理学、建设地理学、城市地理学、环境生态地理学等在内的相关研究。其主要目的是为国家经济建设和城市规划体系服务,站在区域的、历史的背景下考虑,一个城市、一个地区它的发展离不开自然和人文两大因素,其相关性如此之大,以至于自然地理学者与其他社会、经济、历史地理学者在空间上找到了交点,这是苏俄地理学科体系整合较好的一个主要原因。俄国地理学有良好的学术根基和地理学综合传统,一向具有学院派气质传统,系统严谨、条理分明、界限严格。但原苏联地理学同时存在过于机械和教条、政治与学术相混淆等问题,与意识形态关联性很强的人文地理学未能系统发展。冷战结束以后,俄国地理学逐渐接受西方地理学的观点和方法,一扫过去长期存在的沉闷气氛,如同经济、政治在经历阵痛后调整转型一样,原苏联的解体使俄国地理学也经历了对地理学的重新审视和重构过程。然而,作为“金砖四国”之一的俄罗斯,拥有面积广阔的国土、丰富的资源、深厚的文化蕴藏以及优秀的地理学传统。可以预期,未来俄罗斯地理学的国际地位将再度提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19-6-18 12:4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