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星韵阳光 http://xingyun.org.cn/?2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悦读:《忧郁的热带》1

已有 48 次阅读2019-8-11 16:00 |系统分类:其他分类

在段义孚读书会里群主汤老师多次提到这本书,曾引用其中一段,虽然现在也不是很理解,记录于下:
《忧郁的热带》p39

每一个人,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写道:身上都拖带着一个世界,由他所见过、爱过的一切所组成的世界,即使他看起来是在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旅行、生活,他仍然不停地回到他身上所拖带着的那个世界去(夏多布里昂所写的《意大利之旅》(Voyages en Italie1211日条下所记。从此以后,可能把两个不同的世界之间沟通起来。经由p40预想不到的方式,时间把生命与我自已之间的距离拉长;在我能够回顾省思我以前的经历之前,必须先经过二十年之久的遗忘期。以前我曾在世界各地到处追寻那些经验,可是当时并不了解其意义,也不能欣赏其精华本质。

作者:(百科介绍)

作者简介

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evi-Strauss,1908-2009),法兰西学院荣誉退休教授,法兰西科学院院士,著名人类学家,法国结构主义人文学术思潮的主要创始人。他的结构主义思想受到了三方面的影响,一是心理学,二是哲学,三是马克思主义。 1908年11月28日,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出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父亲是旅居比利时的法国犹太画家。后来列维—斯特劳斯随家定居巴黎,并在巴黎读完中学与大学,直至获取巴黎大学博士学位和大学教授职位。青年时代爱好哲学,并醉心于卢梭、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思想;嗣后致力于文化人类学研究达50余年之久。20世纪30年代他曾在巴西考察当地土著社会多年;40年代旅美期间钻研英美人类学与结构语言学,陆续发表了大量研究成果;自1959年起任法兰西学院教授迄今。他的学术影响波及人类学、语言学、哲学、历史学等诸多领域。 在素重人文科学理论的法国文化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两大“民族思想英雄”之代表应为: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和结构主义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

而下面一段或许对于我们理解新课标贯彻核心素养尤其是地理实践力有所借鉴

 《忧郁的热带》p56

  我和同一代的其他人都一起经历过这祥的智识成长过程,不过在我自己,这个过程含有因为从小对地质学就非常有兴趣所带来的一些特色。我认为最宝贵的回忆之一,并不是那些到巴西中部一个前所未知的区域去探险的经验,而是在朗格多克地区的石灰岩髙原上远足的经验,远足的目的是找寻两个不同的地层之间的接触线。那种经验和简单的散步或看看一些地方很不一样。那是一种追寻,对不明就里的旁观者可能毫无一点意义,但对我却是智识本身,包含其中所牵涉的一切困难和所能提供的一切快乐。

   每一处景观初看之下都只是一片混乱,一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赋予它任何自己想要的意义。但是,除了那些农业上的考虑,人文地理上的不规则,以及其他各种历史的与史前史的意外事件以外,最华丽丰富的意义,毫无疑问的要算那些比上列的各种现象更早发生过的,是上列现象必须服从的,而且在很大的程度上可以解释上列现象的那些地质的演变。一条苍白模糊的线纹,或者是岩石碎片的形状与质地上的一点几乎看不出来的差异,都是以前曾有两个海洋前后存在过的证据,同一个地方,今天我p57却只能看到一片荒废的土壤。我不顾一切障碍---悬崖的面貌、山崩、矮树丛或耕植的土地---也不顾什么道路、篱笆,一心追寻年代古老的停滞的遗痕时,看来我的行动好像毫无意义可言。但是做如此对比的惟一目的,是为重新捕捉主要意义(master-meaning),主要意义可能不明显,但是所有其他的意义都是一种局部的或扭曲的转换。

   奇迹有时候的确出现;譬如:当你忽然发现在一个隐蔽的缝隙的两边,居然并生出两种不同种属的绿色楦物,靠得非帑之近,而每一种都选择了最适合自已的土壤;或者是,可以同时在岩石上面发现两个菊石的遗痕,看到它们微妙不对称的回纹,这些回纹以它们自己的方式证明两个化石之间存在着长达几万年的时间距离,在这种时候,时间与空间合而为一:此刻仍然存活着的多样性与不同的年代相重叠,并且加以保存延续。思想和情感进入一种新的层次,在那当中,每一滴汗,每一片肌肉的移动,每一息呼吸,全都成为过去的历史的象征,其发展的历史在我身体重现,而在同时,我的思想又拥抱其中的意义。我觉得自己处在更为浓郁的智识性里面,不同的世纪,间隔遥远的地方在互相呼唤,最后终于用相同而惟一的声音说话。


第一部结束旅行

一出发3

二船上10

三西印度群岛……19

四追寻权力29

资源参见:暑假充电28楼 http://www.xingyun.org.cn/thread-68998-1-1.html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geonet 2019-8-11 21:19
作为人类学家,按照我们的学科分类应该与地理不搭界,因为与我们相邻最近的两个学科是生态学和环境科学。前者是作为特殊生物的人,后者是人类活动的消极影响。但也正如遵义星韵地理研讨会上袁教授所言,有些事情还真是没有地理学科搞不定。

再次认定,地理学科的没落,首因是地理教育的薄弱,而实用主义盛行,学科的没落更加深了地理教育的滑坡,导致更深的恶性循环。


在核心素养新课标落地落实之际,看这一本第一句是”我讨厌旅行,我恨探险家。“的书是需要勇气的。而是否呼应了孙峰老师的瓦尔登湖?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19-8-21 22: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