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星韵阳光 http://xingyun.org.cn/?2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小王子》三部曲-《风沙星辰》(人的大地)

已有 125 次阅读2020-8-22 18:18 |系统分类:其他分类

(法语?)https://max.book118.com/html/2016/0322/38378609.shtm

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1900年6月29日—1944年7月31日),法国作家。他是法国最早的一代飞行员之一。1940年流亡美国,侨居纽约,埋头文学创作。1943年参加盟军在北非的抗战。1944年他在执行第八次飞行侦察任务时失踪。其作品主要描述飞行员生活,代表作有小说《夜航》,散文集《人的大地》《空军飞行员》,童话《小王子》等。
《人的大地》初版于1939年,出版当年即获得法兰西学院小说大奖;同时,美国以《风沙星辰》为名出版英文版,成为畅销书,并获美国国家图书奖。小说中的那些风、沙、星辰、黑夜、大海等雄奇壮丽的情景,使读者感到耳目一新、惊心动魄。
这部被萨特称为“存在主义小说的滥觞”的作品,充分体现了圣埃克苏佩里从自己的身体力行出发来探讨生命的终极意义的追求。就像小说中所描述的,作为开拓者,作为探险家,人处在极端的环境下要坚持不断战胜困难,勇于直面死亡。作为一部文学经典,它能够穿越时空,散发出永恒的魅力。
序幕
大地比所有书籍更能让我们深入认识自己。。。。当人类与各种障碍互相较量,他才慢慢发现了自己。
在汪洋般的一片黑暗中,每盏灯火都指示着某一份人类意识的奇迹。
航线
关于暴风雨的描述,无不为我们刻画出一个充满陷阱和危险的奇幻世界。峭壁骤然出现,狂暴的气流足以将参天雪松连根拔起。
飞机毁了终究还是可以换一架新的,重要的是绝不可以在没有视线的状况下试图在岩山中降落。为了防止遭受最惨重的惩罚,我们都禁止自己飞越山区的云海。飞机故障时,如果飞行员飞进白色棉堆般厚厚的云层,他可能什么也没看到就撞上山壁。
只有一片更绝对的寂静,一种更确定的祥和。对我而言,那片白茫茫的黏稠物质成为真实与虚幻、已知与不可知之间的边界。
他激发别人的信心就仿佛灯光散放明亮光芒。几年之后,这位伙伴将陆续刷新横越安第斯山脉及南大西洋的邮政飞航纪录。但在那天晚上,身穿衬衫的他只是站在灯光下,双臂交叉在胸前,带着令人感觉无比温暖的微笑对我说:“暴风雨、浓雾、下雪,有时候这些东西会带来麻烦。这时你只要想着所有在你之前面对过这一切的人,然后告诉自己——其他人都办到了,我一定也办得到。”
可我上的是多么奇特的一堂地理课!吉约梅教给我的不是关于西班牙的知识,他是让西班牙变成了我的朋友。他既不跟我谈水文,也没有述及那里的人口分布或畜牧业现况。他不是直接谈论瓜迪克斯[6],而是向我描述了瓜迪克斯附近一处田边的三棵柳橙树:“要小心那些树,把它们在地图上标示下来……”于是那三棵树就变得比内华达山脉[7]更有分量了。他没直接跟我谈罗卡,而是跟我提到罗卡附近的一座农场。那农场生气蓬勃。他聊到农场主人,也谈起了女主人。然后,这对距离我们一千五百公里外的辽阔大地上的夫妇就有了难以言喻的重要性。他们生活在家乡的一座山边,在他们头顶的星星守护下,他们宛如忠实的灯塔守护人,一旦发现有人落难,他们会立刻出发救援。
于是一些世界上所有地理学家都忽略了的细节,纷纷从遗忘与难以想象的遥远边界中被我们挖掘出来了。因为,地理学家感兴趣的是慷慨浇灌一座座大城的埃布罗河[8],而不是藏身在莫特里尔[9]西方某处草地中那条安静地滋养三十多朵野花的无名小溪。
我把大衣领口拉高,然后在漠然的路人之间怀抱年轻热切的激情行进。我带着心中那个美妙的秘密,与那些陌生人摩肩接踵,不由自主地感到豪情万丈。
我也会不经意地听到一些低声诉说出来的个人隐私,内容不外乎病痛、金钱、家中的烦恼和忧伤。那些人把自己关进苦闷的监狱,而那些话语只是披露出监狱四周的高墙多么高耸。猛然间,命运的脸孔在我眼前浮现。
你像白蚁一样,用水泥封去所有通向光明的缝隙,就这样为自己建造了属于你的平静。你蜷曲在你那种布尔乔亚式的安全感中,你遵循日复一日的规律,实践小城生活中那些令人窒息的礼俗,你立起坚固的堡垒,对抗外头的狂风,对抗潮汐和星辰。你完全不想为重大议题烦心,你光是为了如何忘却自身的人类处境就已经够辛苦。你完全不是某个流浪星球的居民,你从不对自己提出没有答案的问题:你是个图卢兹的小布尔乔亚。没有人在还来得及的时候揪住你的肩膀催促你。现在,你调制的胶泥已经干燥了、硬化了,在你的内心,再没人能够唤醒那个沉沉睡去的音乐家或诗人,或者那个最初可能曾经驻居于你体内的天文学家。
所以现在的飞行是一群机组人员在飞行。他们完全没有感觉自己正在移动。他们仿佛在黑夜的大海上航行,所有方位标都极为遥远。可是引擎使灯光明亮的机舱不断颤动,改变了它的质地。可是时间在走行。
我们也都曾经历过一些奇异的飞行时刻。忽然间,在某个特殊视角带来的风景中,在距离降落地两小时的地方,我们感觉自己比置身西印度群岛时更遥远,仿佛跨越了现实世界的边界,可能永远不会再回来。
当梅莫兹第一次驾驶水上飞机横越南大西洋,他在黄昏时分接近水手习称为“黑壶区”的赤道低压带。他在正前方看到龙卷风的尾巴每一分钟都在聚拢、收紧,仿佛一道巨墙正在地平线立起,然后夜幕降临,遮蔽了自然力量威猛集结的景象。一小时后,他穿行在云层下方,进入一个不可思议的奇幻王国。
这时月亮已经落到地平线。我们失去了视角方位,耳朵好像被震聋,眼睛也仿佛逐渐变瞎。天际线的雾霭宛如一块巨大的浮冰,月亮朦胧的身影躲在它后方,然后完全消失。飞机上方的天空也开始布满黑云,我们就这样航行在下方的雾霭与上空的云层间,在一片失去了所有光线和质地的虚空中茫然前进。
在那星际间的太空,我们感到迷失,我们在一百颗遥不可及的星星之间寻觅唯一货真价实那颗星球,我们的星星,唯有它海纳了我们熟悉的风景,我们好友的家,我们的无尽温柔。
我们已经平安抵达,在笑语中回顾昨夜往事。内里和我在清晨时刻接收到这份生命礼物。乡下的老农妇也像这样,必须透过一幅宗教画、一个天真的圆章,或一串念珠,才能与她的上帝沟通:任何事物都必须用一种卑微简单的语言向我们诉说,我们才能感受到它们。于是,生命的喜悦就凝聚在那清晨的第一口温热与香醇中,在那融合了牛奶、咖啡和麦香的气息里;在那个唇齿间盈满芬芳的转瞬,我们与宁静的牧场、异国的农园、遥远的季风达成了交感,就在那一刻,我们与整个地球声息互通。在无数星辰中,唯有我们身处的这颗行星会为了与我们亲近,特地调配出这份香气四溢的破晓飨宴。
每座城市的无线电台都向当地机场发出警讯。机场主管通知了我们的飞行伙伴。慢慢地,他们仿佛聚拢在我们四周,像一群亲友联合前往探望病人。那种人情温暖没有实际用处,但无法否认那是一种温暖。那些建议徒劳无功,但听来如此温情洋溢!
一个行业加诸我们的种种必要性,改变了也丰富了我们的世界。飞行员甚至完全不需要经历像那样的夜晚,就可以在旧有景象中发现全新意义。单调的风景让乘客看得昏昏欲睡,但对机组人员而言代表另一番境界。
就算飞行过程平安快乐,当飞行员飞越一段航路,他并不只是观赏了一片风景。大地与天空的色彩,风在海面刻画的痕迹,黄昏时分的金色云彩——他不是在观赏它们,而是在思索它们。仿佛农夫在他的田地中巡视,透过千百个细微征象,预见了春天的脚步、霜冻的威胁、大雨的到来,一名专业飞行员也巨细靡遗地解读下雪的迹象、起雾的征兆,细细探看眼前的夜晚是否将顺利愉快。飞行机器原本应该让他得以远离世间的问题,事实上却更严酷地考验他挑战自然界重大课题的能耐。他独自置身在凶猛的天空施加于他的宇宙判决中,必须不断与山、海、暴风雨这三个基本神祇周旋,奋勇保护他负责载运的邮件。
风沙星辰
目录
序幕
航线
伙伴们
1
2
飞机
飞机与星球
1
2
3
4
绿洲
在沙漠
1
2
3
4
5
6
7
在沙漠的中心
1
2
3
4
5
6
7
人类
1
2
3
4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geonet 2020-8-22 18:21
资源参阅http://www.xingyun.org.cn/thread-69263-1-1.html其实认真看小王子就够了,思考每句话背后的含义。
回复 geonet 2020-8-23 10:26
真奇怪下一篇居然有敏感词,本来也想暂且放下,因为这本书适合静静的读,希望在某个冬夜灯下静静地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20-9-30 23:26 , Processed in 0.02529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