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星韵阳光 http://xingyun.org.cn/?2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风沙星辰(人的大地)--(小王子的三部曲) 3

已有 65 次阅读2020-10-6 09:38 |系统分类:其他分类



飞机

吉约梅,在无数个白天或夜晚,当你工作时,你不断检查那些气压表,设法用陀螺仪稳定飞行姿态,仔细聆听引擎的声音,让整个人依偎在十五吨的金属中。然而,你所面临的问题终究是人类的问题,于是你终究跟山上人家平起平坐,跟他们一样高贵。你跟诗人一样,懂得品尝天将破晓的美妙滋味。当你在夜间艰苦航行,你希望在黑暗的深渊尽头看到那抹鱼肚白,那片从东方黑色大地上方逐渐迸现的亮光。有时,当你以为死神已经降临,前方的水源却奇迹般地慢慢解冻,让甘美的清泉滋润了你。

经年累月操作复杂仪器并没有使你变成死板的技师。我认为那些极端恐惧技术进步的人可能把目的和手段混淆了。的确,那些光为求取物质财富而奋斗的人无法获取真正值得体验的事物,但机器从来就不是一个目的。飞机不是一个目的,它是一个工具,跟犁一样是个工具。

如果我们相信机械会损毁人类,那或许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历史深度,可以让我们评断我们经历的技术转变所造成的影响。相较于二十万年的人类历史,区区一百年的现代机械历史又算什么?人类才刚刚跨进这片充满矿坑和发电厂的风景中。我们才刚勉强住进这栋新居,而它根本还没盖好。我们周遭的一切——人与人的关系,工作环境,风俗习惯——都变化得如此之快。人类的心理在最私密的基础上遭受冲击。分离、不在、距离、返回等概念在字面上没有改变,但现在不再代表相同的意涵。我们是用为过去那个世界所建立的语汇去认识我们所处的新世界。而我们似乎觉得过去的生活比较能够呼应我们的本质,但追根究底,那其实是因为那种生活比较能够呼应我们使用的语言。

每一次进步都使我们进一步远离我们才刚养成的习惯,我们变成货真价实的移民,永远来不及建立自己的国度。

我们都是年轻的野蛮人,依然会为我们的各种新玩具感到惊奇。飞行比赛的唯一意义就在于此。飞机飞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快,我们已经忘记我们为什么让它飞;比赛本身暂时遮蔽了它的目的。其他事也都一样。对建立殖民帝国的军人而言,征服是生命的意义所在。然而,军人却蔑视殖民者。可是征服殖民地的目的不就在于让殖民者能在那个新地方安居乐业?于是,在狂热追求进步的过程中,我们让人类服务于铁道的建造、工厂的设立、油井的钻探。我们似乎忘了,进行那些建设的初衷是要服务人类。在整个征服历程中,我们的道德观一直维持在军人式的道德观。但现在我们真的必须殖民了。我们必须为这栋还完全不具面容的新房屋赋予生命。对前一部分的人而言,真理存在于建设,对另一部分人而言,真理却在于驻居。

可想而知,我们的房屋将越来越人性化。机器本身也一样,随着它日益精良,它也将逐渐退居幕后。人类在整个工业发展上投注的努力,他所做的所有运算,他在设计图上不眠不休的努力,从外在表征看来,无不是在追求一种简单,仿佛他必须经过世世代代的实验,才能慢慢为立柱、船体、机身找到正确的曲线,最终为其赋予有如人体的肩膀或乳房般最基本而纯粹的线条。因此,从表面上看来,工程师、绘图师、工程设计计算人员的工作似乎不外乎如何让某个连接装置变得简单、流畅,乃至消失于无形,如何使机翼的造型均衡美观,直到它不再显得刺眼,直到它不再是一只连接于机身的翅膀,而是一个如花朵般绽放的优雅造型,让它摆脱原本的机械外观,成为某种自发、即兴、蕴含神秘联结的整体,与诗歌具有相同的性质。真正的完美不在于无须加入任何其他元素,而在于不再需要削除任何细节。机器在走完演化程序之后,它将变得隐而不彰。

一旦发明达到完美,我们反而几乎不再感觉得到发明的存在。在仪器设计中,外显的机械装置会逐渐消失,最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宛如被浪涛抛光的鹅卵石般浑然天成的物体。同理,随着机器日益进步,它的形体乃至它的功能也会慢慢让人忘记,变得如同呼吸般自然。

从前我们接触到的工厂复杂无比,现在我们却可以忘记其中有一具引擎正在运转。它终于完美呼应它的功能,也就是转动,正如心脏的作用就是跳动;心脏完美地发挥功能,而我们却完全不会留意到它的存在。工具本身不再受到我们的注意。借由机器,我们在机器之外找回了古老的天性——一种属于园丁、航海家或诗人的本质。

驾着飞机起飞的飞行员与水、与空气接触。引擎发动,飞机钻越海面,浪头仿佛锣鼓般重重地敲打着机壳,然后飞行员可以透过腰身手臂的晃动,让这股动力继续维持。随着水上飞机加速、累积动力,在每一个瞬间,飞行员都可以感受到它的微妙存在。他可以感觉到在十五吨的机械材料中,蕴含了一股成熟稳健的力量,将使飞机顺利升起。他将双手置于仪器上,慢慢地,在他的手心凹处,他接收到了那个仿佛恩赐的力量。在这份恩赐的传递间,宛如金属器官般的操纵装置成为象征飞行员力量的使者。那股力量臻于圆熟之后,飞行员用比采花更轻柔的动作,将飞机从海面抽离,大鸟就此翱翔在天空中。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geonet 2020-10-6 21:49
趁假期补全这本。
回复 geonet 2020-10-6 21:51
前年重新读了海底两万里,不同的年龄自然读出不同的味道。读小王子和这篇感慨也是良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20-10-21 01:43 , Processed in 0.02097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