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星韵阳光 http://xingyun.org.cn/?2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悦读2022:怀特海《教育的目的》1

已有 45 次阅读2022-7-21 15:08 |系统分类:其他分类

Aims of Education教育目的

Alfred North Whitehead,The Aims ofEducation and Other Essays (Macmillan,1929)阿尔弗雷德·北怀特黑德,《教育的目标》和其他论文》(麦克米伦出版社,1929年)

CHAPTER I第一章

The Aims of Education教育的目标

Culture is activity of thought,and receptiveness to beauty and humane feeling.Scraps of information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it.

教育的目的,三联2002版,下同文化是思想活动,是对美和高尚情感的接受。支离破碎的信息或知识与文化毫不相干。

教育的本质2019文,下同)文化素养指的是思想活动,是对美和人类情感的融会贯通。零碎的信息与文化素养无关。

(机器翻译,下同)文化是思想的活动,是对美的接受和人文情感的接受。零星的信息与此事无关。

 

A merely well-informed man is the most useless bore on God's earth.What we should aim at producing is men who possess both culture and expert knowledge in some special direction.

一个人仅仅见多识广,他不过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用而令人讨厌的人。我们要造就的是既有文化又掌握专门知识的人才。

一个人如果只拥有广博的知识,那他就是世上最无用、最无聊的存在了。我们的目标,应该是让人们既拥有文化素养,也拥有某方面的专业知识。

一个仅仅是消息灵通的人是上帝的地球上最无用的钻孔。我们应该培养的目标是培养那些在某种特殊方向上同时拥有文化和专家知识的人。

Their expert knowledge will give them the ground to start from,and their culture will lead them as deep as philosophy and as high as art.

专业知识为他们奠定起步的基础,而文化则像哲学和艺术一样将他们引向深奥高远之境。

如此一来,他们便能以专业知识作为自我发展的基础,在文化素养的引领下,达到哲学的深度与艺术的高度。

他们的专业知识将给他们一个起点,他们的文化将引领他们的哲学和艺术。

We have to remember that the valuable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is self development, and that it mostly takes place between the ages of sixteen and thirty.

我们必须记住,自我发展才是有价值的智力发展,而这种发展往往发生在16岁到30岁之间。

我们要记住,自我发展才是有价值的智力开发,而这一过程主要发生在16岁到30岁之间。

我们必须记住,有价值的智力发展是自我发展,它主要发生在16岁到30岁之间。

As to training,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is given by mothers before the age of twelve.A saying due to Archbishop Temple illustrates my meaning.

至于说到人的培养,人们所受到的最重要的培养是他们12岁以前从母亲那里接受的教养。大主教坦普尔①的一句名言可以说明我的意思。

要实现自我发展,最重要的是母亲在孩子12岁之前对其进行的教导。坦普尔大主教[1]的话便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至于训练,最重要的部分是由12岁之前的母亲提供的。对寺庙大主教的一句话说明了我的意思。

Surprise was expressed at the success in after- life of a man,who as a boy at Rugby had been somewhat undistinguished.

一个曾经在拉格比公学②读书时成绩平平的男孩,长大后取得了成就,这不禁使人感到惊讶。

有一个就读于拉格比公学[2]的男孩,小时候平凡无奇,长大后却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就。

人们对一个男人晚年的成功表示惊讶,他在橄榄球的时候有些平庸。

He answered,"It is not what they are at eighteen,it is what they become afterwards that matters."

坦普尔大主教的回答是:“人们18岁时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后来会如何发展。”

对此,大主教表示:“重要的不是人们18岁时的样子,而是他们之后的成长。”

他回答说:“重要的不是他们十八岁时的样子,而是他们后来变成的样子。”

①弗雷德里克·坦普尔(Frederick Temple,1821—1902年),英国教育改革家,曾任牛津大学讲师和拉格比公学校长,在拉格比公学增设历史、科学、音乐等课程;1896年任坎特伯雷大主教,成为英国圣公会的精神领袖。

②拉格比公学(Rugby),英国建于1567年的男童学校,后成为英国著名的公立学校。该校也是英式橄榄球的发源地。

 

In training a child to activity of thought,above all things we must beware of what I will call "inert ideas"-- that is to say,ideas that are merely received into the mind without being utilised, or tested,or thrown into fresh combinations.

培养一个儿童如何思维,最重要的是必须注意我所说的那种“呆滞的思想”——这种思想仅为大脑所接受却不加以利用,或不进行检验,或没有与其他新颖的思想有机地融为一体。

要训练孩童的思想活动,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弄清楚何为“惰性观点”——不经过运用、验证或与其他知识进行新的结合便接受的知识。

在训练孩子进行思维活动时,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小心我所说的“惰性的想法”——也就是说,这些想法仅仅被接受到头脑中,而没有被利用、测试,或被扔到新的组合中。

 

In the history of education,the most striking phenomenon is that schools of learning,which at one epoch are alive with a ferment of genius,in a succeeding generation exhibit merely pedantry and routine.

在教育发展史上,最引人注意的现象是,一些学校在某个时期充满天才创造的活力,后来却迂腐而墨守成规。

纵观教育史,最令人震惊的现象就是,有些学校曾因为栽培出天才而风光无限,但在之后的岁月里,却只培养出一些卖弄学问、墨守成规之辈。

在教育史上,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是,在一个时代充满了天才的发酵,在下一代中仅仅表现出迂腐和常规。

The reason is,that they are overladen with inert ideas.

其原因就在于,这些学校深受这种呆滞思想的束缚和影响。

究其原因,是这些学校教授了过多的惰性观点。

原因是,他们充满了惰性的想法。

Education with inert ideas is not only useless: it is,above all things,harmful-- Corruptio optimi,  pessima.Except at rare intervals of intellectual ferment,education in the past has been radically infected with inertideas.

囿于这种思想的教育不仅毫无价值,还极其有害。除了在知识蓬勃发展的少数时期外,过去的教育完全受这种呆滞思想的影响。

教授惰性观点的教育不但无用,而且有害。世界上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将最美好的事物染上瑕疵。除了一些思想碰撞活跃的罕见历史时期,大部分的时间里,教育都充斥着惰性观点。

具有惰性思想的教育不仅是无用的:最重要的是,它是有害的——腐败是最优的,悲观的。除了在罕见的智力发酵期间,过去的教育已经从根本上感染了惯性。

That is the reason why uneducated clever women,who have seen much of the world,are in middle life so much the most cultured part of the community.They have been saved from this horrible burden ofinertideas.

这也说明为什么那些聪慧的妇女,虽然她们未受教育,但阅历丰富,当她们步入中年时,便成为社会中最有文化修养的群体。她们免受了这种呆滞思想的可怕束缚。

因此,那些未受过教育却聪慧过人、见多识广的女性,在步入中年之后会成为社会中最具文化素养之人——原因在于她们没有受到惰性观点的桎梏。

这就是为什么没受过教育的聪明女人,放眼世界去,在中年时期是社区中最有教养的部分。他们已经从这个可怕的负担中被拯救了出来。

Every intellectual revolution which has ever stirred humanity into greatness has been a passionate protest against inertideas.Then,alas,with pathetic ignorance of human psychology,it has proceeded by some educational scheme to bind humanity afresh with inert ideas of its own fashioning.

使人类走向伟大崇高的每一次知识革命无不是对这种呆滞思想的激烈反抗。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对人类的心理特点茫然无知,于是某种教育体制自身形成的僵化思想重又束缚了人类。

每一次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知识革命,其实都是对惰性观点的强力反抗。悲哀的是,革命之后,教育者无视人类的心理特点,用新的惰性观点重新限制人们的思维。

每一次推动人类走向伟大的知识分子革命,都是对惯性的强烈抗议。然后,唉,由于对人类心理学的可怜无知,它开始了一种教育计划,把人类与它自己形成的惰性的思想重新联系在一起。

 

 

Let us now ask how in our system of education we are to guard against this mental dryrot. We enunciate two educational commandments,"Do not teach too many subjects," and again,"What you teach, teach thoroughly."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在我们的教育制度中应如何防止这种精神和思想上的僵化陈腐。我们先来说明教育上的两条戒律,其一,“不可教太多的科目”其次,“所教科目务须透彻”。

那么,如今的教育体系该如何防范这类禁锢思想的现象呢?我们提出了两点教育原则:一是“不要教授太多学科”;二是“将教学内容讲透”。

现在让我们问,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我们如何防范这种精神折磨。我们阐明了两条教育诫命,“不要教太多科目”,以及“你教的,彻底教导。”

 

 

The result of teaching small parts of a large number of subjects is the passive reception of disconnected ideas,not illumined with any spark of vitality.Let the main ideas which are introduced into a child's education be few and important,and let them be thrown into every combination possible.

在众多的科目中选择一小部分进行教授,其结果是,学生被动地接受不连贯的思想概念,没有任何生命的火花闪烁。在儿童教育中引进的主要思想概念要少而精,这些思想概念能形成各种可能的组合,儿童应该使这些思想概念变成自己的概念,应该理解如何将它们应用于现实生活中。

如果每门学科的老师都只教一些皮毛,那么学生就只会被动接受一些零碎的知识,无法产生思想的火花。我们应该挑选少数重要的内容教给学生,让他们能够发散思维,举一反三。

教授大量学科的一小部分的结果是被动地接受不相连的思想,没有任何活力的火花。让引入孩子教育的主要思想少而重要,让它们融入到各种可能的组合中。

The child should make them his own,and should understand their application here and now in the circumstances of his actual life.From the very beginning of his education,the child should experience the joy of discovery. The discovery which he has to make,is that general ideas give an understanding of that stream of events which pours through his life,which is his life.

儿童从一开始接受教育起,就应该体验发现的乐趣。他必须发现,一般的概念能使他理解他一生中遇到的、构成他生活的种种事件。

学生们要将这些知识完全吸收,明白如何将它们运用到实际生活中。从接受教育开始,学生们就应该体会到探索的奥妙,并且通过探索,理解生活中发生的种种事件。

孩子应该把它们变成自己的,应该理解它们在他的实际生活中的应用。从他一开始受教育,孩子就应该体验到被发现的乐趣。他必须做出的发现是,一般的思想使他能够理解在他的生活中不断发生的事件,那就是他的生活。

By understanding I mean more than a mere logical analysis,though that is included.I mean "understanding' in the sense in which it is used in the French proverb,"To understand all,is to forgive all."我用“理解”这个词,意思不仅限于一种逻辑分析,虽然它包含了逻辑分析。我用这个词是取它在法国谚语“理解一切即宽恕一切”中的含义。

这里的“理解”不仅仅指的是逻辑分析,还包括一句法国谚语所表达的含义:“理解即包容。”

我所说的理解不仅仅是指逻辑分析,尽管这也包括在内。我的意思是“理解”,即法国谚语,“理解一切,就是原谅一切。”

Pedants sneerat an education which is useful. But if education is not useful,what is it? Is it a talent, to be hidden away in a napkin? Of course,education should be useful,whatever your aim in life.It was useful to Saint Augustine and it was useful to Napoleon.It is useful,because understanding is useful.

卖弄学问的人会讥笑那种实用的教育。但教育若无用,它又何成其为教育?难道教育是一种不加以利用的才智?教育当然应该有用,不管你的生活目的是什么。教育对圣奥古斯丁①有用,对拿破仑②有用。教育有用,因为理解生活是有用的。

迂腐者对于这类实用性的教育嗤之以鼻,但教育如果无用,它又如何能称之为教育?难道我们应该看着人们的才华被埋没吗?无论你的人生目标为何,你受到的教育都应该是实用的。对圣·奥古斯丁[3]来说是如此,对拿破仑[4]来说也是如此。教育是实用的,因为理解是实用的。

小贩们嘲笑一种有用的教育。但如果教育没有用处,那它又是什么呢?被藏在餐巾纸里是一种天赋吗?当然,无论你的生活目标如何,教育都应该是有用的。它对圣奥古斯丁很有用,对拿破仑也很有用。它很有用,因为理解是有用的。

①圣奥古斯丁(Saint Augustine of Canterbury.?—604年),可能出身于罗马贵族,曾任罗马本笃会圣安德烈隐修院院长。他奉教皇格列高利一世派遣,于公元597年率40名修士组成的传教团到达英格兰,使英格兰人皈依基督教,同年任坎特伯雷首任基督教大主教。

②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1769—1821年),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1804—1814;1815),曾颁布《拿破仑法典〉,率军出征欧洲,对法国和欧洲的政治和历史产生过重要影响。

 

 

I pass lightly over that understanding which should be given by the literary side of  education.Nor do I wish to be supposed to pronounce on the relative merits of a classical or a modern curriculum.

我只是简单地提到应由文学教育传授的那种理解,我也不希望人们以为我要对古典或现代课程的价值发表评论。

在此,我暂且不提书面教育应赋予学生怎样的理解能力,我也不想对古典或现代课程的相对优势发表评价。

我稍微忽略了教育中文学方面应该给予的理解。我也不希望别人对古典课程或现代课程的相对优点发表意见。

I would only remark that the understanding which we want is an understanding of an insistent present.The only use of a knowledge of the past is to equip us for the present.No more deadly harm can be done to young minds than by depreciation of the present.

我只想说,我们需要的理解是一种对现在的理解。过去的知识惟其有价值,就在于它武装我们的头脑,使我们面对现在。

我只想说,我们想实现的理解,应该是对当下事物的理解。那些来自过去的知识,唯一的用途就是帮助我们理解当下。

我只想说,我们想要的理解是对一个坚持不懈的存在的理解。了解过去的唯一用途就是为我们装备好现在。对年轻人的伤害没有比现在贬值更致命的了。

The present contains all that there is. It is holy ground;for it is the past,and it is the future.At the same time it must be observed that an age is no less past ifit existed two hundred years ago than if it existed two thousand years ago.

再没有比轻视现在给青年人带来更严重的危害了。现在包含一切。现在是神圣的境界,因为它包含过去,又孕育着未来。

对于年轻人而言,无视当下会对他们的思想带来致命的伤害。当下才是全部,才是圣土,因为它连接过去,导向未来。

现在包含了一切。这是圣地;因为它是过去,它也是未来。与此同时,必须注意到,两百年前存在的时代并不比两千年前存在的时代少。

Do not be deceived by the pedantry of dates. The ages of Shakespeare and of Moliere are no less past than are the ages of Sophocles and of Virgil.

同时我们必须注意,一个200年前的时代与一个2000年前的时代同样古老。不要被形式上的年代所蒙蔽。

同时我们应该明白,一个时代,不论它存在于两百年前还是两千年前,它都已是过去。

不要被日期的迂腐行为所欺骗。莎士比亚和莫里埃的时代并不比索福克勒斯和维吉尔的时代少。

The communion of saints is a great and inspiring assemblage,but it has only one possible hall of meeting,and that is,the present,and the mere lapse of time through which any particular group of saints must travel to reach that meeting-place,makes very little difference.

莎士比亚①和莫里哀②的时代与索福克勒斯③和维吉尔④的时代一样古老。先贤们的思想交流是启发灵智的盛会,但聚会只可能有一个殿堂,这就是现在;任何先贤来到这个殿堂所经历的时间没有什么不同的意义。

不要拘泥于日期的细枝末节。莎士比亚[5]和莫里哀[6]的时代,与索福克勒斯[7]和维吉尔[8]的时代一样,都属于过去。正如“圣徒相通”[9],这场伟大而启迪人心的会面只发生在一处,那就是“现在”,圣徒们要跨越多长的时间才能参与这场会面并不重要。

圣徒的交流是一个伟大而又鼓舞人心的集会,但它只有一个可能的集会大厅,那就是现在,以及任何一群圣徒必须经过的时间的流逝,都没有什么区别。

①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年),英国伟大的诗人和剧作家,传世作品有37部戏剧、154首十四行诗、两首长诗和其他诗歌.在世界文学中占有独特的地位。

②莫里哀(Molierc,1622—1673年),法国古典主义时期著名剧作家,成功地创造了法国现实主义喜剧和新的喜剧风格,主要作品有《愤世嫉俗〉、《吝啬鬼〉、《贵人迷》等。

③索福克勒斯(Sophocles,公元前496—前406年),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之一,受过良好教育,一生写作一百二十多部剧本,使悲剧艺术达到完美的境界o传世作品有《埃阿斯)、《安提戈涅〉、《俄底浦斯王)等。

④维吉尔(VWL公元前70—前19年).古罗马伟大诗人,在修辞学和哲学方面受过良好训练,他的诗句富于音乐美,传世作品有史诗《埃涅阿斯纪》、《农事诗〉4卷和《牧歌》等.对欧洲文艺复兴和古典主义文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Passing now to the scientific and logical side of education,we remember that here also ideas which are not utilised are positively harmful.

By utilising an idea,I mean relating it to that stream,compounded of sense perceptions,feelings,hopes,desires,and of mental activities adjusting thought to thought,which forms our life.

当我们转而考察科学和逻辑的教育时,我们应记住,在这里不加利用的思想概念同样是十分有害的。我所说的利用一个思想概念,是指将它与一连串复杂的感性知觉、情感、希望、欲望以及调节思维的精神活动联系在一起,这构成了我们的生活。

现在让我们来分析教育的科学性与逻辑性。前面我们曾提到,学而不用很可能是十分有害的。这里的运用指的是将知识用于生活之中,用于日常的感观、感觉、愿望、欲望和能调节思想的精神活动。

现在转到教育的科学和逻辑方面,我们记住,这里没有被利用的想法也是积极有害的。 通过使用一个想法,我的意思是把它与那个流联系起来,包括感觉、感觉、希望、欲望和调整思想到思想的心理活动,这形成了我们的生活。

I can imagine a set of beings which might fortify their souls by passively reviewing disconnected ideas.Humanity is not built that way except perhaps some editors of newspapers.

我可以想像那些通过被动地考察不连贯的思想来加强自己灵魂的人,但人类不是这样发展而来的一也许某些报纸的编辑是这样。

我知道有些人想要通过被动地回顾一些零散的信息,为自己的灵魂提供能量。但人性并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形成的——当然,除了某些报社的编辑需要这样。

我可以想象一组生物可以通过被动地回顾不相连的思想来强化他们的灵魂。人类并不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也许除了一些报纸的编辑。

 

 

In scientific training, the first thing to do with an idea is to prove it.But allow me for one moment to extend the meaning of prove";I mean-- to proveits worth.

在科学训练中,对一个概念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证明它。但请允许我先扩展“证明”这个词的含义:我的意思是---证明其价值。

在科学的教学训练中,当我们遇到一种观点,首先要做的就是对其进行论证。我想先阐释一下“论证”的含义,即证明该观点的价值。

在科学训练中,第一个想法要做的就是证明它。但请允许我扩展一下证明的意义”;我的意思是,证明价值。

Nowanidea is not worth much unless the propositions in which it is embodied are true.Accordingly an  essential part of the proof of an idea is the proof,either by experiment or by logic,of the truth of the propositions.

如果体现某一思想概念的主题不真实,那么这个思想概念就没有多少价值。因此,对某一思想概念的证明,最重要的是通过实验证明或在逻辑上证明其主题的真实性。

如果包含该观点的命题是假的,那么该观点也就毫无价值。因此,要证明一个观点,最重要的就是通过实验检测或逻辑分析,证明其所属命题的真伪。

现在的思想没有多大价值,除非它所包含的命题是正确的。因此,证明一个概念的一个重要部分是通过实验或逻辑来证明命题的真实性。

But it is not essential that this proof of the truth should constitute the first introduction to the idea.After all,its assertion by the authority of respectable teachers is sufficient evidence to begin with.In our first contact with a set of propositions, we commence by appreciating their importance.

但证明主题的真实性并不构成最初采用这一概念的必要条件。毕竟,可尊敬的教师们的权威意见坚持这一点,这是开始讨论这个问题的充分根据。在我们最初接触一系列命题时,我们从评价它们的重要性入手。

不过在介绍某个观点时,对真伪的证明并不是首要之事。毕竟如果有权威教师支持该观点,该观点便值得我们介绍。第一次接触某些命题时,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评估其重要性。

但是,这一对真理的证明并不必须构成对这一观点的第一次介绍。毕竟,它的权威的断言是充分的证据。在我们第一次接触一组命题时,我们首先认识到它们的重要性。

That is what we all do in after-life.We do not attempt,in the strict sense,to prove or to disprove anything,unless its importance makes it worthy of that honour.

这是我们所有的人在后半生所做的事。从严格的意义上说,我们并不试图证明或反驳任何事物,除非其重要性值得我们这样做。

长大后我们便是如此处事的——不会对某件事情进行严格意义上的论证,除非这件事很重要,值得这么做。

这就是我们在以后的生活中所做的事情。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我们并不试图证明或反驳任何东西,除非它的重要性使它值得获得那种荣誉。

These two processes of proof,in the narrow sense,and of appreciation,do not require a rigid separation in time.Both can be proceeded with nearly concurrently.But in so far as either process must have the priority,it should be that of appreciation by use.

证明(从狭义上说)和评价,这两个过程并不要求在时间上严格地分开,两者几乎可能同时进行。但因为任何一个过程必须有优先性,因此应该优先考虑评价过程。

狭义上的证明和价值的评估几乎可以同时进行。但如果要分一个优先次序,还是要将价值评估放在首位。

这两种证明过程,即狭义和欣赏,不需要在时间上严格分离。两者都可以几乎同时进行。但只要任何一个过程都必须优先考虑,它就应该是对使用的赞赏。

 

 

Furthermore,we should not endeavour to use propositions in isolation.Emphatically I do not mean,a neat little set of experiments to illustrate PropositionI and then the proof of Proposition I,a neat little set of experiments to illustrate PropositionII and then the proof of PropositionI,and soon to theend of the book.Nothing could be more boring.

此外,我们不应该试图孤立地利用各种主题。我的意思决不是用一组简单的实验说明主题I,然后证明主题I;接着用一组简单的实验说明主题II,然后证明主题II,依次进行直到书的末尾。再没有比这更枯燥的了。

此外,我们也不应对命题孤立运用。在此我想强调,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用少数巧妙的实验来阐释并证明命题1、然后用另一些巧妙的实验阐释证明命题2、接着以此类推直到这本书的末尾。这样一来便毫无趣味可言了。

此外,我们不应努力孤立地使用各种主张。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一组整洁的实验来说明命题I,然后是命题I的证明,一组整洁的实验来说明命题二,然后是命题I的证明,很快到书的结尾。没有什么比这更无聊的了。

 Interrelated truths are utilised en bloc,and the various propositions are employed in any order,and with any reiteration.Choose some important applications of your theoretical subject;and study them concurrently with the systematic theoretical exposition.

互相联系的原理作为整体一起加以利用,各种不同的主题按任何顺序反复使用。从理论科目中选择一些重要的用途,通过系统的理论阐述对这些用途同时进行研究。

我们应该将互相关联的真理进行整体运用,将多种命题以多样的顺序重复使用。对于某个理论课题,你应该先从该理论的运用中挑选一些重要的案例,然后将其与系统性的理论阐释一起研究。

相互关联的真理被整体使用,各种命题以任何顺序使用,有任何重复。选择你的理论学科的一些重要应用;并与系统的理论阐述同时研究它们。

Keep the theoretical exposition short and simple,but let it be strict and rigid so far as it goes.It should not be too long for it to be easily known with thoroughness and accuracy.

理论阐述须简短,但应严谨精确。它不能太长,否则人们不易透彻准确地理解。

一定要确保你所采用的理论阐释是精辟且严谨的。如果阐释太过冗长,你就无法轻松、透彻、准确地掌握该理论了。

保持理论阐述的简短和简单,但要保持严格和严格。它不应该太长,很容易知道它的彻底和准确。

The consequences of a plethora of half-digested theoretical knowledge are deplorable.Also the theory should not be muddled up with the practice.The child should have no doubt when it is proving and when it is utilising.

头脑里装满大量一知半解的理论知识,其后果令人悲叹。理论也不应该与实际相混淆。儿童在证明和利用时,他不应该有疑虑。

对很多理论知识都一知半解并不是一件好事。此外,不要将理论与实践混淆。孩子们在学习时,应该明白自己何时在证明理论,何时在运用理论

大量的半消化的理论知识的后果是可悲的。而且,这个理论也不应该与实践相混淆。在证明和使用时,孩子应该毫无疑问。

 My point is that what is proved should be utilised,and that what is utilised should --so far,as is practicable--be proved.I am far from asserting that proof and utilisation are the same thing.

我的观点是,被证明的应该加以利用,被利用的应该——只要可行---加以证明。我决不坚持认为证明和利用是同一件事。

我的意思是,得到证明的理论应该加以运用,而得到运用的理论——只要可行——就都应该得到证明。证明与运用是两回事。

我的观点是,所证明的东西应该被利用,而所利用的东西——只要可行——应该被证明。我远没有断言证明和利用是一回事。

 

 

At this point of my discourse,I can most directly carry forward my argument in the  outward form ofa digression.Weareonlyjust realising that theartand science of  education require a genius and a study of their own;and that this genius and this science are more than a bare knowledgeof some branch ofscienceorofliterature.

叙述到此,我可以用一种表面看似离题的方式更直接地阐明我的论点。我们刚刚开始认识到,教育的艺术和科学需要一种天才,需要对这种艺术及科学进行研究;我们认识到,这种天才和科学不仅仅是某种科学的或文学的知识。

接下来我要讨论的内容可能有些跑题。我们已经意识到,教育的艺术与科学需要教育者具备一定的天赋,也需要有属于自己的研究。这方面的天赋和科学研究所涵盖的并不只是科学或文学方面的细枝末节的知识。

在我的演讲中,我可以最直接地以离题的外在形式来推进我的论点。我们只是意识到教育的艺术和科学需要天才和自己的研究;这种天才和这门科学不仅仅是文学某个分支的知识。

This truth was partially perceived in the past generation;and headmasters,somewhat crudely,were apt to supersede learning in their colleagues by requiring left-hand bowling and a taste for football. But culture is more than cricket,and more than football,and more than extent of knowledge.

上一代人只是部分地认识这个道理;中学和小学里那些多少有点粗俗的校长们,往往要求同事们左手投保龄球,要求他们对足球感兴趣,以此来取代学术。然而,文化比板球丰富,比足球丰富,文化也比广博的知识更为丰富。

过去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因此一些独断的校长不去强调让教师加强文化知识的学习,反而要求他们通过用左手打保龄球或者学习踢足球的方式来提升自己。但文化不只是保龄球和足球,也不只是单纯的知识。

这一事实在上一代中被部分理解;校长,有点粗糙,倾向于通过要求左手保龄球和热爱足球来取代同事的学习。但文化不仅仅是板球,也不仅仅是足球,也不仅仅是知识的范围。

 

 

Education is the acquisition of the art of the utilisation of knowledge.This is an art very difficult to impart. Whenever a textbook is written of real educational worth,you may be  quite certain that some reviewer will say that it will be difficult to teach from it.Of course it will be difficult to teach from it.

教育是教人们掌握如何运用知识的艺术。这是一种很难传授的艺术。你可以肯定,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人写出一本具有真正教育价值的教科书,就会有某位评论家说这本教材很难用。这种教材当然不容易教。

教育是教学生如何运用知识的艺术,这是一项非常难以传授的艺术。不论何时,只要教科书中包含真正值得教授的知识,就会有评论者表示这本书难以运用到教学之中。书本难教是必然之事。

教育是指获得利用知识的艺术。这是一门很难传授的艺术。每当一本教科书写了真正的教育价值,你可能很肯定,一些评论家会说,它将很难教它。当然,这是很难教的。

If it were easy,the book ought to be burned;for it cannot be educational.In education,as elsewhere,the broad primrose path leads to a nasty place.This evil path is represented by a book or a set of lectures which will practically enable the student to learn by heart all the questions likely to be asked at the next external examination.

倘若容易,就应该将它付之一炬,因为它不可能有教育的价值。在教育中就像在其他领域中一样,那条宽广却又危险的路通往一个糟糕的地方。这条有害的路由一本书或一系列讲座来体现,书和讲座几乎能使学生记住下一次校外考试①中可能出现的所有问题。

如果一本书教起来很容易,那它就该被丢进火盆,因为它不具备教学价值。教育与其他领域相同,所谓的捷径只会将你引入死胡同。教学中,书本或讲稿是这类捷径的体现,它们只能让学生将纸上的知识熟记于心,应对校外人士主持的考试。

如果很容易,这本书应该被烧掉;因为它不能具有教育意义。在教育领域,就像在其他地方一样,宽阔的樱草花之路通向一个肮脏的地方。这条邪恶的道路是由一本书或一系列的讲座来代表的,这实际上将使学生能够用心学习到在下次外部考试中可能被问到的所有问题。

And I may say in passing that no educational system is possible unless every question directly asked of a pupil at any examination is either framed or modified by the actual teacher of that pupil in that subject. The external assessor may report on the curriculum or on the performance of the pupils,but never should be allowed to ask the pupil a question which has not been strictly supervised by the actual teacher,or at least inspired by a long conference with him. There are a few exceptions to this rule,but they are exceptions,and could easily be allowed for under the general rule.

我可以顺便说一句,一个学生在任何考试中要直接回答的每一个问题如果不由他的老师设计或修改,这种教育制度是没有发展前途的。校外评定员可以报告课程的情况或学生的表现,但决不能问未经学生自己的教师严格审阅的问题,或者这个问题至少是经过与学生长时间的讨论而引发出来的。这条规则有少数例外,但因为它们是例外,在总的规则下是容易允许的。

顺便我想提一下,如果学生在考试中要回答的问题既不是其授课老师提出的,也没经过授课老师的审核,那么这样的教育体系是不太可能成功的。校外评审员或许能对学校课程或学生的表现进行评判,但他们向学生提出的任何问题,都必须得到授课老师的严格指导,至少他们应该事先与授课老师详谈一番再设计问题。当然,这一法则也存在例外,但只能是例外,在总体规则不受影响的情况下是可以存在的。

顺便说一句,我可以说,任何教育体系都是不可能的,除非在任何考试中直接问到的学生的每一个问题都是由该学科的实际老师制定或修改的。外部评估员可以报告课程或学生的表现,但不应该允许向学生问一个没有被实际老师严格监督,或者至少被与他的长期会议启发的问题。这一规则有一些例外,但它们是例外,在一般规则下很容易被允许。

①校外考试(external examination)指由一个专门机构.而不是由组织学生准备考试的机构出题或评卷的考试。

 

We now return to my previous point,that theoretical ideas should always find important applications within the pupil's curriculum. This is not an easy doctrine to apply,but a very hard one.It contains within itself the problem of keeping knowledge alive,of preventing it from becoming inert,which is the central problem of all education.

现在回到我前面提到的论点,即各种理论概念在学生的课程中应该永远具有重要的应用性。这并不是一个容易付诸实践的原理,相反,很难实行。它本身便涉及这样的问题:要使知识充满活力,不能使知识僵化,而这是一切教育的核心问题。

现在让我们回到之前的话题——理论知识应该在学生的课程中得到重要的应用。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反,它的难度极高。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保证知识的活性,防止变成一潭死水,这也是任何教育形式都面临的核心问题。

现在我们回到我以前的观点,理论思想应该总是在学生的课程中找到重要的应用。这不是一个很容易应用的原则,但却是一个非常难应用的原则。它本身就包含着保持知识活力的问题,防止知识变得惰性,而这是所有教育的中心问题。

 

 

The best procedure will depend on several factors,none of which can be neglected,namely, the genius of the teacher,the intellectual type of the pupils,their prospects in life,the  opportunities offered by the immediate surroundings of the school and allied factors of this sort.It is for this reason that the uniform external examination is so deadly.

最好的做法取决于以下诸项不可忽视的因素,即教师的天赋,学生的智力类型,他们生活的前景,学校周围环境提供的机会,以及与此相关的各种因素。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统一的校外考试是极其有害的。

最佳的解决方法包含数个因素,任何一个都不可忽视,它们包括:教育者的天赋、学生的智力类型、学生的人生规划、学校环境能提供的机会,以及与其类似的其他因素。正是因此,统一的校外考试是非常有害的。

最好的程序将取决于几个因素,其中任何一个都不容忽视,即老师的天才、学生的智力类型、他们的生活前景、学校周围环境提供的机会以及这类相关因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统一的外部检查是如此致命。

We do not denounce it because we are cranks,and like denouncing established things.We are not so childish.Also,of course,such examinations have their use in testing slackness. Our reason of dislike is very definite and very practical.It kills the best part of culture.

我们指责这种考试并非因为我们是怪人,也不是因为我们热衷于指责已经确定的事物。我们并不这样幼稚。当然,这类考试在检査学生的懈怠方面也有用处。我们讨厌这种考试的理由是十分明确而又具有实际意义的,因为它扼杀了文化的精髓。

我们谴责这类考试,不是因为我们喜欢与众不同,看不惯被社会所认可的事物。我们还没有那么幼稚。确实,这类统一的考试能帮助检验学生是否懒惰。我们之所以厌恶这类考试,是出于一个非常明确、实用的原因,那就是——它毁掉了文化中最优质的部分。

我们谴责它并不是因为我们是怪人,而是喜欢谴责既定的东西。我们并没有那么幼稚。当然,这种考试也可以用于测试松弛度。我们不喜欢的原因是非常明确和非常实际的。它扼杀了文化中最好的部分。

When you  analyse in the light of experience the central task of education,you find that its successful accomplishment depends on a delicate adjustment of many variable factors. The reason is that we are dealing with human minds,and not with dead matter.The evocation of curiosity,of judgment,of the power of mastering a complicated tangle of circumstances, the use of theory in giving foresight in special cases all these powers are not to be imparted by a set rule embodied in one schedule of examination subjects.

当你凭据经验来分析教育的中心任务时,你会发现,圆满完成这一任务取决于对多种可变因素做精妙的调整。这是因为,我们是在与人的大脑而不是与僵死的物质打交道。唤起学生的求知欲和判断力,以及控制复杂情况的能力,使他们在特殊情况下应用理论知识对前景作出展望----所有这些能力不是靠一条体现在各科目考试中的固定规则所能传授的。

如果你凭借经验来分析教育的核心任务,会发现教育的成功取决于对许多可变因素的精妙调整,这是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人类的思想,那不是死物。学生的好奇心、判断力、对复杂环境的掌控力、在特殊情况下运用理论来洞察事态发展的能力——所有这些能力,是统一的教学规则所传授不了的,而考试科目安排表就是这类规则的体现。

当你根据经验来分析教育的中心任务时,你会发现它的成功成就取决于对许多可变因素的微妙调整。原因是,我们面对的是人类的思想,而不是那些已经死亡的物质。唤起好奇心,判断,掌握复杂的环境的力量,在特殊情况下运用理论给予远见,所有这些力量都不是由在一个考试科目时间表中体现的既定规则所赋予的。

 

 

I appeal to you,as practical teachers.With good discipline,it is always possible to pump into the minds of a class a certain quantity of inert knowledge.You take a text-book and make them learn it.So far,so good. The child then knows how to solve a quadratic  equation.But what is the point of teaching a child to solve a quadratic equation?

我请你们这些注重实际的教师们注意。如果一个班级的课堂纪律良好,那么就有可能向学生们灌输一定量的死板的知识。你采用一种教材,让他们学习。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一切顺利。学生们然后知道了如何解二次方程。但教会学生解二次方程的意义是什么呢?

所以,在此我想告诉务实的教师们,哪怕拥有良好的教学方法,你们还是可能将相当多的僵化知识灌输进学生的思想里。你或许能教会学生解二次方程,但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作为一名务实的教师,我呼吁你。有了良好的纪律性,它总是有可能向一个班级的头脑中注入一定数量的惰性知识。你拿起一本教科书,让他们去学习它。到目前为止,非常好。然后孩子就知道如何解一个二次方程。但是教孩子解二次方程有什么意义呢?

There is a traditional answer to this question.It runs thus: The mind is an instrument,you first  sharpen it,and then use it;the acquisition of the power of solving a quadratic equation is part of the process of sharpening the mind.Now there is just enough truth in this answer to have made it live through the ages.

对这个问题有一种传统的回答,即人的大脑是一种工具,你首先要使它锋利,然后再使用它;掌握解二次方程的本领便是一种磨砺大脑的过程。这个回答具有一定的真实性,因此几代教育家都接受了它。

对于这个问题,人们通常回答:“思想就如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学习解二次方程就是锻炼思维的一种方式。”这种说法并非全错,否则也不会流传如此之久。

对这个问题有一个传统的答案。它是这样运行的:心灵是一种工具,你先锐化它,然后使用它;获得解二次方程的能力是思维过程的一部分。现在这个答案中有足够的真理让它活了多年。

But for all its half-truth,it embodies a radical error which bids fair to stifle the genius of the modern world.I do not know who was first responsible for this analogy of the mind to a dead instrument.For aught I know,it may have been one of the seven wise men of Greece,or a committee of the whole lot of them.

但尽管如此,它包含一种根本性的错误,可能扼杀我们这个世界的天才。我不知道是谁最先把人的大脑比作一种无生命的工具。据我所知,这也许是希腊七个智者中的一位提出的,或者是他们全体的看法。

但这种真假参半的说法犯了一个根本性的错误,这个错误可能会扼杀当代世界的天才。我不清楚第一个将思想比作毫无生气的工具的人是谁,但我知道他应该是古希腊七贤[10]之一,或者是他们一起提出的。

尽管它是半真半假的,但它体现了一个激进的错误,试图公平地扼杀现代世界的天才。我不知道是谁首先对这种将思维类比为一种死亡的乐器负责。据我所知,它可能是希腊的七个智者中的一个,或者是他们所有人中的一个委员会。

 Whoever was the originator,there can be no doubt of the authority which it has acquired by the continuous approval bestowed upon it by eminent persons.But whatever its weight of authority,whatever the high approval which it can quote,I have no hesitation in denouncing it as one of the most fatal,erroneous,and dangerous conceptions ever introduced into the theory of education.

不管发明者是谁,历代杰岀人物赞同此说而使它具有的权威性不容怀疑。然而,不管这种说法多么权威,不管什么样的名人对此表示过赞同,我都毫不犹豫地抨击这种说法,视其为迄今存在于教育理论中的最致命、最错误因而也是最危险的一种观点。

不管第一个提出的人是谁,在接下来的年岁中,不断有杰出人士支持这一说法,使得该说法具备了不容置疑的权威性。但无论该说法有多权威,受到多高的评价,我依旧想毫不犹豫地站出来谴责它——它是教育理论中最致命、最严重、最危险的观点。

无论谁是发起者,毫无疑问,它是通过权威人士的不断认可所获得的权威。但是,无论它的权威分量如何,无论它能引用的高度认可程度,我都毫不犹豫地谴责它是教育理论中引入的最致命、最错误、最危险的概念之一。

The mind is never passive;it is a perpetual activity,delicate, receptive,responsive to stimulus.You cannot postpone its life until you have sharpened it. Whatever interest attaches to your subject-matter must be evoked here and now; whatever powers you are strengthening in the pupil,must be exercised here and now;whatever possibilities of mental life your teaching should impart,must be exhibited here and now. That is the golden rule of education,and a very difficult rule to follow.

人的大脑从来不是消极被动的;它处于一种永恒的活动中,精细而敏锐,接受外界的刺激,对刺激作出反应。你不能延迟大脑的生命,像工具一样先把它磨好然后再使用它。不管学生对你的主题有什么兴趣,必须此刻就唤起它;不管你要加强学生什么样的能力,必须即刻就进行;不管你的教学给予精神生活什么潜在价值,你必须现在就展现它。这是教育的金科玉律,也是一条很难遵守的规律。

人的大脑从来都不是被动的,它总是永不停歇地活动着,些微的刺激都能引起大脑的反应。你不可能先把思想明确化,再去解决问题。不论你想激发学生怎样的兴趣,都必须在此时此刻激发;不论你想强化学生怎样的能力,都必须在此时此刻强化;不论你想为学生塑造怎样的精神世界,都必须在此时此刻将其展现出来。这是教育的黄金法则,而且是一条很难遵循的法则。

心灵绝不是被动的;它是一种永恒的活动,微妙的,可接受的,对刺激有反应的。你不能推迟它的生命,直到你磨砺了它。无论你的主题有什么兴趣,都必须不时唤起;你在学生身上增强的任何力量,必须随时行使;你的教学应该传授的精神生活的任何可能性,都必须在这里加以展示。这是教育的黄金法则,也是一条很难遵循的规则。

 

 

The difficulty is just this: the apprehension of general ideas,intellectual habits of mind,  and pleasurable interest in mental achievement can be evoked by no form of words,  however accurately adjusted. All practical teachers know that education is a patient  process of the mastery of details, minute by minute,hour by hour,day by day.

这种困难在于:对于一般概念的理解,以及大脑智力活动的习惯,还有对智力成就的令人快乐的关注,这些都无法用任何形式的言语唤起,不管你怎样正确地调整。凡有实际经验的教师都知一分钟,一小时,日复一日的循环。

该法则的难点在于,无论你如何揣度字句,学生对一般概念的理解、他们的思维习惯以及从思考中收获的乐趣都是任何文字也描述不了的。务实的教师都明白,教育是一个需要耐心的过程,必须通过一点一滴、长年累月的积累来把握好细节。

困难就在于:对一般思想的理解、思维的智力习惯和对精神成就的愉快的兴趣,都不能通过任何形式的词语来唤起,无论调整多么准确。所有的实践教师都知道,教育是一个耐心的过程,掌握细节,每分钟,每小时,每天。

There is no royal road to learning through an airy path of brilliant generalisations. There is a proverb about the difficulty of seeing the wood because of the trees. That difficulty is exactly the point whichI am enforcing. The problem of education is to make the pupil see the wood by means of the trees.

企图通过一种虚幻的方法做出高明的概括,学习上绝无此种捷径。我们知道有一句谚语“见树不见林”,这正是我要强调的一点。教育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使学生通过树木看见森林。

你不可能找到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理来充当学习上的捷径。所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教育的难点就在于如何让学生通过树木了解森林。

没有皇家的道路来学习的道路。有句谚语说,由于树木的原因,很难看到树林。这个困难正是我正在执行的重点。教育的问题是要让学生通过树木来看木头。

 

 

The solution which I am urging, is to eradicate the fatal disconnection of subjects which kills the vitality of our modern curriculum. There is only one subject-matter for education, and that is Life in all its manifestations.

我极力主张的解决方法是,要根除各科目之间那种致命的分离状况,因为它扼杀了现代课程的生命力。教育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五彩缤纷的生活。

因此,我所提倡的解决办法是消除学科之间泾渭分明的分界线,以维持现代课程体系的活力。教育只有一个宗旨,那就是向学生展现生活的所有层面。

我所敦促的解决办法是,消除那些扼杀了我们现代课程活力的学科之间的致命脱节。教育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生活的所有表现形式。

Instead of this single unity,we offer children -- Algebra,from which nothing follows; Geometry,from which nothing follows; Science, from which nothing follows;History,from which nothing follows;a Couple of Languages,never mastered;and lastly,most dreary of all, Literature,represented by plays of  Shakespeare,with philological notes and short analyses of plot and character to be in substance committed to memory.

但我们没有向学生展现生活这个独特的统一体,而是教他们代数、几何、科学、历史,却毫无结果;我们让孩子们学两三种语言,但他们却从来没有真正掌握;最后,是最令人乏味的文学,常常是莎士比亚的一些戏剧作品,配有实际上是为让学生背诵的语言方面的注释和简短的剧情人物分析。

但我们却将生活拆得零散。我们教授代数、几何、科学、历史,但也仅限于书本知识而已;我们还教给学生多门语言,但他们却从未掌握;最无聊的是,我们教授文学,却只讲莎士比亚的戏剧,再附带一些文献注释和对剧情和人物的短评,然后让学生死记硬背。

我们提供的不是单一的统一,而是孩子——代数,代数是什么也没有;几何,没有什么;科学;历史,没有什么;几种从来没有掌握过的语言;最后,最沉闷的是,以莎士比亚戏剧为代表的文学,用语言学笔记和对情节和人物的简短分析,以载入记忆。

Can such a list be said to represent Life,as it is knownin the midst of the living ofit? The best that can be said ofit is,that it is a rapid table of contents which a deity might run over in his mind while he was thinking of creating a world,and has not yet determined how to put it together.

以上这些能说代表了生活吗?充其量只能说,那不过是一个神在考虑创造世界时他脑海中飞快浏览的一个目录表,那时他还没有决定如何将它们合为一体。

这样的课程表算得上是生活吗?算得上我们亲身经历的日常吗?充其量这不过是神明在创造世界时,在脑内快速浏览的造物清单而已,而那时的神明尚未决定如何将这些事物融合成一个世界。

这样的名单能说代表生命,因为它在生活的中间?最好的说法是,这是一个快速的目录,一个神在考虑创造一个世界时,可能会在他的脑海中掠过,而他还没有决定如何把它放在一起。

 

 

Let us now return to quadratic equations.We still have on hand the unanswered question. Why should children be taught their solution? Unless quadratic equations fit into a connected curriculum, of course there is no reason to teach anything about them. Furthermore,extensive as should be the place of mathematics in a complete culture,I am a little doubtful whether for many types of boys algebraic solutions of quadratic equations do not lie on the specialist side of mathematics.

现在让我们回到二次方程上来,我们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要教儿童二次方程的解法?如果二次方程不适合一套连贯的课程,当然没有理由去教与它有关的任何知识。此外,因为数学在整个文化中的位置应该涉及很广的范围,我有点儿怀疑对许多类型的儿童来说,二次方程的代数解法是否不取决于数学的专业化的一面。

现在我们再回看二次方程式的那个例子。前面提到的一个问题还没有得到解答,那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教孩子解二次方程?除非在融合之后的课程体系中,仍存在二次方程的一席之地,否则我们就不需要教孩子解二次方程。而且,虽然数学在整个文化中应用广泛,但我认为,对许多孩子们来说,二次方程的解法属于数学中的专业知识范畴。

现在让我们回到二次方程上来。我们手头还有一个未回答的问题。为什么要教孩子们他们的解决方案?除非二次方程适合于关联课程,否则当然没有理由教授任何关于它们的东西。此外,在一个完整的文化中,数学应该很广泛,我有点怀疑对于许多类型的男孩,二次方程的代数解是否不在数学的专业方面。

 I may here remind you that as yet I have not said anything of the psychology or the content of the specialism,which is so necessary a part of an ideal education.But all that is an evasion ofour real question,andI merely state it in order to avoid being misunderstood in my answer.

在此我可以提醒你们,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对心理学或专门化内容作任何评论,而它是理想教育的必要组成部分。不过,以上所说是回避我们前面提到的问题,我说这些只是为了使我下面的回答不致引起误解。

在此我想提醒大家,我还未阐释这类专业知识涉及的心理学理论和教学内容。对于理想的教育来说,专业知识也是必不可少的。不过那都是题外话了,我只是想先声明一下,以免大家对我的回答产生误解。

我在这里可以提醒你,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提到心理学或专业的内容,这是理想教育的一部分。但所有这一切都是在逃避我们真正的问题,我只是为了避免在我的回答中被误解。

 

 

Quadratic equations are part of algebra,and algebra is the intellectual instrument which has been created for rendering clear the quantitative aspects of the world.There is no  getting out ofit.Through and through the world is infected with quantity.To talk sense,is to talk in quantities.

二次方程是代数学的一部分,而代数学是人们创造出来用以清晰描绘量化世界的智力工具。我们无法回避数量,世界自始至终都受到数量的影响,说话有道理就是作量化描述。

二次方程是代数的一部分,而代数是我们测算数量的知识工具。世界上充满了数量关系,这是我们摆脱不了的。要让我们说的话有理有据,就要拿出具体的数字。

二次方程是代数的一部分,而代数是为阐明世界的定量方面而创造的智力工具。没有摆脱出去。整个世界都被数量感染了。谈论意义,就是谈论数量。

It is no use saying that the nation is large,-- How large? It is no use saying that radium is scarce,-- How scarce? You cannot evade quantity.You may fly to poetry and to music,and quantity and number will face you in your rhythms and your  octaves. Elegant intellects which despise the theory of quantity,are but half developed. They are more to be pitied than blamed,The scraps of gibberish,which in their school- days were taught to them in the name of algebra,deserve some contempt.

说这个国家大毫无意义——有多大?说缺乏镭也无意义---缺多少?你不能回避量的概念。也许你可以转向诗歌和音乐的王国,但在节奏和音阶方面你仍会遇到量和数。那些蔑视数量理论的优雅的学者是不健全的。与其指责他们,不如怜悯他们。他们在学校中学到的那些零星的莫名其妙的代数知识应该受到轻视。

你说这个国家很大——有多大?镭很稀有——有多稀有?所以人们不可能避开数量这一概念。你或许可以逃到诗歌和音乐中去,但之后你会发现,节奏和八度音阶都离不开数字。那些蔑视数量理论的知识分子自以为文雅,其实他们受的教育还不够。比起指责,我们更应该同情他们。因为在他们尚在学校读书之时,名义上学的是代数,实际上学的都是一些让人不知所云的东西。

说这个国家很大是没有用的,说这个国家有多大呢?说镭的稀缺是没有用的,说镭有多稀缺呢?你不能逃避数量。你可以飞向诗歌和音乐,数量和数字将以你的节奏和八度面对你。轻视数量理论的优雅的智力,只发展了一半。他们更值得同情而非指责,那些在上学时代以代数的名义教导他们的胡言乱语,值得一些蔑视。

 

 

This question of the degeneration of algebra into gibberish,both in word and in fact,affords a pathetic instance of the uselessness of reforming educational schedules without a clear conception of the attributes which you wish to evoke in the living minds of the children.

代数学无论在表面上还是事实上,都退化成了无意义的所谓知识,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悲的例子,说明如果人们对自己希望在儿童生动活泼的头脑里唤起的特性缺乏清晰的概念,则改革教育的计划表是没有价值的。

代数变得让人不知所云,这个可悲的事实印证了一点——如果教育者不清楚自己想为孩子的鲜活思想赋予怎样的品质,那他进行的教育改革必然是无用的。

代数退化为胡言乱语的问题,无论是在文字上还是实际上,提供了一个可悲的例子,改革教育时间表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而你希望在孩子们的生活头脑中唤起无用的属性。

A few years ago there was an outcry that school algebra,was in need ofreform,but there was a general agreement that graphs would put everything right. So all sorts of things were extruded,and graphs were introduced.So faraslcan see,with no sort ofidea behind them,but just graphs.Now every examination paper has one or two questions on graphs.Personally I am an enthusiastic adherent of graphs. But I wonder whether as yet we have gained very much.

几年前,人们强烈要求改革学校中的代数课,但多数人都同意图表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于是,学校淘汰了所有的方法,开始推行图表法。但就我所看到的而言,仅仅是图表而已,根本没有思想或概念。现在每次考试总有一两道图解题。我个人是图解法的积极拥护者,但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很多年前,有人呼吁对学校的代数课程进行改革,但大多数人都认为加入图表就能弥补代数教学的缺陷。于是其他的教学方式被放弃了,老师们都用图表来教代数。在我看来,这种只用图表的教育方法没有任何意义。如今,每张试卷都会有一两个关于图表的问题。我个人是非常支持图表教学的,但我不禁思考,我们这么做成效有多大?

几年前,有人强烈抗议说,学校的代数需要改革,但人们普遍认为,图表会把一切都做好。所以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被挤压出来,图表被引入。法拉斯可以看到,身后没有图案,只有图表。现在每一份试卷都有一到两个关于图表的问题。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一个热爱图表的狂热信徒。我想知道,我们是否已经获得了很多收益。

 You cannot put life into any schedule of general education unless you succeed in exhibiting its relation to some essential characteristic of all intelligent or emotional perception.It is a hard saying,but it is true;andI  do not see how to make it any easier.In making these little formal alterations you are beaten by the very nature of things.You are pitted against too skilful an adversary,who will see to it that the pea is always under the other thimble.

生活与所有智力或情感认知能力的某种基本特点之间存在着关系,如果你不能展现这种关系,你就无法将生活融入任何普通教育的计划中。这是一句难理解的话,但它有道理。我不知道如何使它更容易理解。在做这种小小的正式改动时,你恰恰被事物的本质难倒。你的对手本领太高,他能使豌豆永远在另一个套筒下①。①原意为用巧妙的办法骗人,此处指胜过对方。

如果你无法表明普通教育能对人们的理性或感性认识的本质特征产生何种影响,就无法将生活融入普通教育之中。这句话很晦涩,但也是事实。我也不知怎样才能将其说得更加通俗易懂。只要对教育形式进行些微的改革,你就会发现打败自己的其实是事物的本质。你的对手太过狡猾,它总是能瞒骗过你的眼睛。

除非你成功地展示了生活与所有智能或情感感知的关系,否则你不能把生活与所有智能或情感感知的基本特征的关系。这是一句很难说的话,但这是真的;我不知道如何让它变得更容易。在做这些正式的小改变时,你会被事物的本质打败。你要与一个太熟练的对手竞争,他会确保豌豆总是在另一个顶针下。

 

 

Reformation must begin at the other end.First,you must make up your mind as to those quantitative aspects of the world which are simple enough to be introduced into general education; then a schedule of algebra should be framed which will about find its exemplification in these applications.

改革必须从另一边开始。首先,你必须接受普通教育中很容易采用的对世界的量化描述方法。其次,应该制订出代数的计划,这个计划将在这些应用中发现它的范例。

所以,我们必须从另一个角度来进行改革。首先,你要确定世界上的哪些数量概念足够简单,可以被纳入普通教育之中;然后要制订一个代数教学计划,教学内容必须涉及在现实世界得到应用的例证。

宗教改革必须从另一端开始。首先,你必须决定世界的那些定量方面,这些方面足够简单,可以引入普通教育;然后应该制定一个代数表,在这些应用中找到它的例证。

We need not fear forour pet graphs,they will be there in plenty when we once begin to treat algebra as a serious means of studying the world.Some of the simplest applications will be found in the quantities which occur in the simplest study of society.The curves of history are more vivid and more informing than the dry catalogues of names and dates which comprise the greater part of that arid school study.

我们不必担心我们特别喜欢的那些图表,当我们开始把代数学当作研究世界的重要手段时,图表会大量岀现。对社会进行最简明的研究时,可以用某些最简单的图表来进行量化描述。历史课图表中的那些曲线要比枯燥的人名、日期一览表更生动,更直观,但这种一览表却构成了我们学校枯燥的学习中的主要内容。

不要担心图表没有用武之地,只要你运用代数来认真研究世界,自然会用到很多图表。最简单的社会研究其实都会用到很多最为简单的图表。与学校教育中常见的枯燥无味的人名和时间列表相比,历史曲线显得更生动,也更高效。

我们不必担心我们的宠物图,当我们一旦开始把代数当作研究世界的一种严肃手段时,它们就会大量出现。一些最简单的应用将出现在最简单的社会研究中出现的数量中。历史的曲线比枯燥的学校研究的名字和日期目录更生动,更有信息性。

What purpose is effected by a catalogue of undistinguished kings and queens? Tom, Dick,or Harry,they are all dead.General resurrections are failures,and are better postponed. The quantitative flux of the forces of modern society is capable of very simple exhihition. Meanwhile,the idea of the variable,of the function,ofrate of change,of equations and their solution,of elimination,are being studied as an abstract science for their own sake.Not,of course,in the pompous phrases with which I am alluding to them here,but with that iteration of simple special cases proper to teaching.

不知名的国王和王后的一览表能达到什么目的?汤姆、迪克,或哈里,他们都死了。普通的起死回生是不可能的。现代社会中各种势力的量的变化可以用极简明的方法显示。同时,关于变量的概念,关于函数、变化速率、方程及其解法的概念,还有数学中消去的概念,都因其自身的原因而被作为一种纯概念的科学来进行研究。当然,不是用此刻我提到它们时所用的这些华丽的词藻,而是重复使用那些适合教学的简单而特殊的实例。

将一堆无人知晓的国王和皇后的名字列成一排有何意义?叫汤姆也好,叫迪克也行,叫哈里也罢,他们都已经不在人世了。把他们全部从历史的尘埃中挖掘出来是没有意义的,最好让学生在将来去细细研究。现代社会各种势力的量的变化能够非常简单地显示出来。同时,我们可以将变量、函数、变化速率、方程式及其解法和消元法单独拿出来作为抽象科学进行研究。当然,我现在只是将它们拿出来泛泛而谈,但在教学过程中,老师们应该通过重复简单的案例,将这些概念教给学生。

一份不起眼的国王和王后的目录所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呢?汤姆、迪克或哈利,他们都死了。一般的复活都是失败的,最好是推迟了。现代社会力量的数量流动能够进行非常简单的展示。与此同时,变量、函数、变化的速率、方程及其解的概念,正作为一门抽象科学进行研究。当然,不是在我在这里提到的那些夸张的短语中,而是用那些适合教学的简单特殊情况的重复。

 

If this course be followed.the route from Chaucer to the Black Death,from the Black Death to modern Labour troubles,will connect the tales of the mediaeval pilgrims with the abstract science of algebra, both yielding diverse aspects of that single theme,Life.I know what most of you are thinking at this point. It is that the exact course which I have  sketched out is not the particular one which you would have chosen,or even see how to work.

如果遵循这样一条路线,那么从乔叟①(①杰弗里·乔叟(GeoffreyChaucer,1342/13431400)?英国伟大的作家和诗人,享有“英国诗歌之父”的美名。著有《坎特伯雷故事集》)到黑死病①(①黑死病(theBlackDeath),14世纪蔓延于欧洲和亚洲的鼠疫传染病,导致欧洲约2500万人死亡),从黑死病到现代劳工问题,这条线索将把中世纪有关朝圣者们的传说与代数这门抽象的科学联系起来,两者都从诸多不同的方面反映了那个独一无二的主题,即:生活。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对这一点的看法。你们认为我所勾勒出的这条线索并不是你们想选择的线索,甚至也不是你们要看它如何起作用的线索。

如果以这种方法进行教学,那么我们在教授从乔叟[11]到黑死病[12]、从黑死病再到现代劳工问题的历史发展过程时,就能将中世纪的朝圣故事与抽象的科学联系在一起,这两者便能从不同的方面展现生活这一主题。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都在想,我所描述的方法并不是你们选择的,甚至你们自己也不清楚该怎么做。

如果遵循这条路线。从乔叟到黑死病,从黑死病到现代劳工问题,将把中世纪朝圣者的故事与代数的抽象科学联系起来,两者都产生了单一主题生活的不同方面。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现在在想什么。正是我所概述的确切路线并不是你所选择的路线,甚至不是看看如何工作的路线。

I quite agree.I am not claiming that I could do it myself.But your objection is the  precise reason why a common external examination system is fatal to education.The process of exhibiting the applications of knowledge must,for its success,essentially depend on the character of the pupils and the genius of the teacher.Of course I have left out the  easiest applications with which most of us are more at home.I mean the quantitative sides of sciences,such as mechanics and physics.

对此我颇为赞同。我并不是说我可以自己做这点。但你们的反对恰恰说明了为什么统一的校外考试对教育是极其有害的。展现知识应用的过程若要取得成功,必须首先取决于学生的特点和教师的天赋。当然,我忽略了我们大多数人都比较熟悉的最简单的应用。我指的是那些涉及量的科学,如力学和物理学。

我认同你们的想法。我不是说,我凭自己就能实现我所设想的教学方式,但你们的反对恰恰证明为何统一的校外考试体系对教育来说是十分有害的。知识的运用能否成功展示给学生,主要取决于学生的特征和老师的天赋。当然,我并未将大多数人最熟悉的数学运用纳入考量,即涉及数量的科学学科,例如力学和物理学。

我很同意。我并不是说我自己也能做到。但你的反对是为什么一个普通的外部考试制度对教育是致命的确切原因。为了展示知识的应用,展示知识的成功,在本质上必须取决于学生的性格和教师的天才。当然,我省略了我们大多数人更在家的最简单的应用程序。我指的是科学的定量方面,如力学和物理学。

 

Again,in the same connection we plot the statistics of social phenomena against the time. We then eliminate the time between suitable pairs.We can speculate how far we have exhibited a real causal connection, or how far a mere temporal coincidence.

而且,在同样的关系中,我们用社会现象的统计资料与时间对照,然后我们取消相关的一对事实之间的时间。我们能够推断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展现了一种真正的因果关系,或多大程度上仅仅是时间上的巧合。

然后,在同样的关系中,我们还可以按照时间顺序绘制社会现象的统计图表。对于两种相关的现象,我们可以取消它们的时间。如此我们就能推断,事件之间的因果联系有多深,或者它们只是恰巧发生在同一时间而已。

同样,在同样的联系中,我们将社会现象的统计数据与时间进行了对比。然后我们消除了合适的对之间的时间。我们可以推测,我们在多大程度上展示了真正的因果关系,或者在多大程度上只是时间上的巧合。

We notice that we might have plotted against the time one set of statistics for one country and another set for another country,and thus,with suitable choice of subjects,have obtained graphs which certainly exhibited mere coincidence.Also other graphs exhibit obvious causal connections. We wonder how to discriminate.And soare drawn on as faras we will.

我们注意到,对不同国家的事实,我们可能使用了一组不同的统计数据与时间对照,这样,通过对题目的适当选择,就可能得到肯定仅仅是展现巧合的图表。同样,其他图表可显示明显的因果关系。我们不知道如何区分两者间的不同,因此我们继续论述。

我们还可以按照时间维度,为两个不同的国家绘制统计表,之后通过选择合适的研究主题,我们就能得出显示事件之间的偶然联系的图表。当然,有的图表能显示因果关系。之后如果想要继续进行关联分析,我们可以采用这种方法持续研究下去。

我们注意到,我们可能已经绘制了一个国家的一组统计数据和另一个国家的另一组统计数据,因此,在适当的主题选择下,得到了肯定只是巧合的图表。其他的图表也显示出明显的因果关系。我们想知道如何去歧视。我们会尽可能地吸引。

 

 

But in considering this description,I must beg you to remember what I have been insisting on above.In the first place,one train of thought will not suit all groups of children.For example,I should expect that artisan children will want something more concrete and,in a sense,swifter than I have set down here.Perhaps I am wrong,but that is what I should guess.

然而,在考虑这种描述时,我必须请你们记住我始终坚持的上述论点。首先,一种想法不会适合各种类型的所有儿童。例如,我想,手工灵巧的儿童会需要比我在此记下的更具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敏捷的东西。也许我错了,但我应该作这种推测。

但在运用这样的方法之前,希望大家能记住我一直强调的一点。首先,同一种思路并不适合所有的学生。例如,我认为心灵手巧的学生会倾向于更加具体、学习起来更加迅速的教学内容。或许这一想法是错误的,但我们应该做此考虑。

但在考虑到这个描述时,我必须请求你记住我在上面所坚持的内容。首先,一列思路并不适合所有的儿童群体。例如,我应该期望工匠的孩子们会想要一些更具体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会想要一些比我在这里设定的更快的东西。也许我错了,但这就是我应该猜到的。

In the second place,I am not contemplating one beautiful lecture stimulating,once and for all,an admiring class. That is not the way in which education proceeds.No;all the time the pupils are hard at work solving examples drawing graphs,and making experiments,until they have a thorough hold on the whole subject.I am describing the interspersed explanations,the directions which should be given to their thoughts. The pupils have got to be made to feel that they are studying something,and are not merely executing intellectual minuets.

其次,我并不认为一次岀色的讲座就能一劳永逸地引起全班的赞美。这不是教育进展的方式。不;学生们始终在努力地解题,画图表,做实验,直到他们完全掌握了整个题目。我在描述各种解释,即在思维方面应给予孩子们的指导。必须让学生们感到他们在学习某种东酉,而不仅仅是在表演智力的小步舞。

其次,我不认为老师只要把课讲好就能带出一个优秀的班级。教育并非如此。学生必须努力研究案例、绘制图表、进行试验,直到他们完全掌握整个课程。我所介绍的是综合性的教学方法,即我们应该将学生的思想导向何方。我们必须让他们感到自己是在学习知识,而不是像跳小步舞一样,亦步亦趋。

其次,我不是在考虑一个美丽的刺激讲座,一劳永逸,一个欣赏的课程。这不是教育发展的方式。没有;学生们一直在努力解决例子,画图表,做实验,直到他们彻底掌握了整个学科。我正在描述穿插的解释,应该给他们思想的方向。学生们必须感到他们在学习一些东西,而不仅仅是在演奏智力上的小步舞曲。

 

 

Finally,if you are teaching pupils for some general examination,the problem of sound teaching is greatly complicated. Have you ever noticed the zig-zag moulding round a Norman arch?

最后,如果你教的学生要参加某种统一的普通考试,那么如何实施完美的教学便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你是否注意过诺曼式拱形结构那弯曲的造型?

最后,如果你的教学是为了应对某项综合考试,那么要取得良好的教学成果就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了。你是否注意到诺曼式拱门上的锯齿形装饰?

最后,如果你要教学生一些普通考试,健全教学的问题是非常复杂的。你有没有注意到诺曼拱门周围的锯齿形造型?

The ancient work is beautiful,the modern work is hideous.The reason is,that the modern work is done to exact measure,the ancient work is varied according to the idiosyncrasy of the workman. Here it is crowded,and there it is expanded.Now the essence of getting pupils through examinations is to give equal weight to all parts of the schedule.

古代的作品精美绝伦,现代的作品则丑陋不堪。其原因就在于,现代作品按精确的尺寸设计制作,而古代的作品则随工匠的风格而变化。现代是拥挤,古代是舒展。现在,要使学生通过考试,就要对教学的各个科目都给予同等的重视。古代拱门上的这类装饰很漂亮,但现代仿制的装饰却非常丑陋。这是因为现代建筑者采用的是统一的图形模版,而古代的工匠们会融入个人风格,所以制作出的装饰有疏密的变化。同理,应试教育要求学生们不能偏科,但人类天生就各有长处。

古代作品美丽,现代作品丑陋。原因是,现代的工作是为了精确的测量而完成的,古代的工作是根据工人的特质而变化的。这里很拥挤,那里很了。现在,让学生通过考试的本质是同等重视时间表的所有部分。

But mankind is naturally specialist. One man sees a whole subject,where another can find only a few detached examples.I know that it seems contradictory to allow for specialism in a curriculum especially designed for a broad culture.Without contradictions the world would be simpler,and perhaps duller.But I am certain that in education wherever you exclude specialism you destroy life.

但人类天生是一个适应并局限于一定生存模式的专门化的物种。某个人看见的是整个题目,而另亠个人则可能只发现一些独立的例证。我知道,在专为一种广博的文化而设计的课程中为专门化留出余地似乎是矛盾的。但没有矛盾,世界会变得更简单,也许更单调。我肯定,在教育中只要你排斥专门化,你就是在破坏生活。

有的人善于从整体入手,有的人却偏向于从一两个案例入手。我明白,要以浩瀚的文化为基础设计一套课程体系,同时又要给每个孩子留下发展专长的空间,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做法。但如果事事都能毫无矛盾地展开,那这个世界未免也太简单、太无聊了。而且我相信,在教育中,如果你忽视了孩子的专长,便会毁掉他的人生。

但人类天生就是专家。一个人看到了一个完整的主题,而另一个人只能找到几个超然的例子。我知道,在专门为广泛文化设计的课程中允许专业化似乎是矛盾的。如果没有矛盾,世界就会更简单,也许也会更迟钝。但我确信,在教育中,无论你排除专业,你都会破坏生活。

 

 

We now come to theother great branch ofa general mathematical education,namely  Geometry. The same principles apply.The theoretical part should be clear-cut,rigid,short, and important. Every proposition not absolutely necessary to exhibit the main connection of ideas should be cut out,but the great fundamental ideas should be all there.No omission of concepts,such as those of Similarity and Proportion.

现在我们来看看普通数学教育中的另一个重要的分支:几何学。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这里。理论部分应该轮廓分明,严密,简洁,有重要意义。对显示各种概念之间主要联系并非必要的任何论点都应删除,但应保留所有重要的基本概念。不应删除这样的概念,如相似性和比例。

现在让我们转向数学教育中的另一大分支——几何。几何教学的原则与代数相同。在讲解几何理论时,老师应该做到清晰准确、简明扼要,省略那些无法将知识点融汇在一起的命题,留下重要的根本原理。例如相似性和比例这类概念就不能省略。

现在我们来谈谈一般数学教育的另一个伟大的分支,即几何学。同样的原则也适用。理论部分应该是清晰、僵化、简短、重要的。每一个不是绝对必要的,用来展示思想的主要联系的命题都应该被删除,但伟大的基本思想应该都在那里。不遗漏任何概念,如那些具有相似性和比例性的概念。

 

We must remember that,owing to the aid rendered by the visual presence of a figure,Geometry is a field ofunequalled excellence for the exercise of the deductive faculties of reasoning.Then,of course,there follows Geometrical Drawing,with its training for the hand and eye.

我们必须记住,由于图形的视觉效果提供的帮助,几何学是训练大脑推理演绎能力的无与伦比的学科。当然,随后就有了几何制图,它训练人的手和眼睛。

我们必须记住,几何能为我们提供图形辅助,因此在锻炼逻辑演绎能力方面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工具。而且,几何绘图也能锻炼学生的动手能力和观察能力。

我们必须记住,由于图形的视觉存在所提供的帮助,几何是一个适合行使演绎推理能力的优秀领域。当然,接下来是几何图形,以及它对手和眼睛的训练。

 

 

 

But,like Algebra,Geometry and Geometrical Drawing must be extended beyond the mere circle of geometrical ideas.In an industrial neighbourhood,machinery and workshop practice form the appropriate extension.

然而,像代数学一样,几何与几何制图必须超越几何概念的范畴。在相邻的工业领域,机械和车间操作实践形成几何学知识的适当延伸。但与代数相同,几何和几何绘图的教学不应该只拘泥于几何理论。在工业社区中,机械制造和车间实习就是很好的延伸学习领域。

但是,就像代数一样,几何和几何图形必须超越几何思想的循环。在一个工业社区,机械和车间的实践形成了适当的延伸。

For example,in the London Polytechnics this has been achieved with conspicuous success. For many secondary schools I suggest that  surveying and maps are the natural applications.In particular,plane-table surveying should lead pupils to a vivid apprehension of the immediate application of geometric truths.

例如,伦敦工艺专科学校在这方面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对许多中等学校来说,我建议使用测量和绘图法。尤其是平板仪测量可以使学生对几何原理的直接应用产生一种生动的理解。

例如,伦敦理工学院在这一方面就取得了瞩目的成功。对于中学而言,我的建议是将几何运用到土地测量和地图绘制中。尤其是平板仪测绘,它能让学生们亲身体会实际运用中的几何原理。

例如,在伦敦理工学院,这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功。对于许多中学,我建议测量和地图是自然的应用。特别是,平面表测量应该使学生对几何真理的直接应用产生生动的理解。

Simple drawing apparatus,a surveyor's chain,and a surveyor's compass,should enable the pupils to rise from the survey and mensuration of a field to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map of a small district. The best education is to be found in gaining the utmost information from the simplest apparatus.

简单的绘图工具,一条测链,一个测绘罗盘仪,这些东西可以引导学生从勘测和丈量一块场地进而绘制一个小区域的地图。最优秀的教育在于能够用最简单的工具获得最多的知识。

其他简单的绘制工具,例如测链和指南针,能让学生们从田野的测绘上升到为某个小型地区绘制地图。最好的教育是让学生从最简单的设备中得到最多的知识。

简单的制图设备、测量员的链条和测量员的罗盘,应该使学生能够从田野的测量和测量到建造一个小地区的地图。最好的教育就是从最简单的设备中获得最多的信息。

The provision of elaborate instruments is greatly to be deprecated.To have constructed the map of a small district,to have considered its roads,its contours,its geology,its climate,its relation to other districts,the effects on the status of its inhabitants,will teach more history and geography than any knowledge of Perkin Warbeck or of Behren's Straits.

提供精制的工具仪器会受到反对。绘制出一个小区域的地图,细心考虑该区的道路、轮廓、地质情况、气候、该区与其他地区的关系,以及对该区居民地位的影响,这些会比任何关于珀金·沃贝克①(①珀金?沃贝克(PerkinWarbeck,1474?—1499年),英国历史上的骗子,曾组织反对英格兰都铎王朝的力量.三次入侵英格兰,但被亨利七世的军队击败,后被俘处以绞刑。)或贝伦海峡(Behren's Straits)的知识使学生懂得更多的历史和地理。

所以,复杂仪器的价值并没有人们认为的那么重要。通过为小型地区绘制地图,了解它的道路、轮廓、地质、气候、该区与其他区的关系,和对该区居民地位的影响。学生们可以学到更多的历史与地理知识,这些比珀金·沃贝克[13]的故事以及贝伦海峡的知识更为丰富。

提供详尽的文书是非常值得反对。建造一个小地区的地图,考虑它的道路、轮廓、地质、气候、它与其他地区的关系,对其居民地位的影响,将传授比珀金·沃贝克或贝伦海峡更多的历史和地理知识。

I mean not a nebulous lecture on the subject,but a serious investigation in which the real facts are definitely ascertained by the aid of accurate theoretical knowledge.A typical mathematical problem should be:Survey such and such a field,draw a plan of it to such and such ascale,and find the area.It would be quite a good procedure to impart the necessary geometrical propositions without their proofs.Then,  concurrently in the same term,the proofs of the propositions would be learnt while the  survey was being made.

我的意思不是指就这个题目做一次含糊不清的演讲,而是进行认真的调查研究,这种调査通过正确无误的理论知识来确定真实的事实。一个典型的数学问题应该是:测量某一块场地,按某种比例尺绘制出它的平面图,并找到这样的地方。这是一种很好的程序,即提出必要的几何命题却不进行证明。然后在进行测量的同时学会证明这个命题。

我并不想就这一话题发表长篇大论,只是想展示如何在正确理论知识的帮助下进行严肃调查,探知生活中的真相。典型的数学问题应该先对一片地区进行调查,然后以某一比例绘制地图,最后让学生们找出该地区在哪儿。还有一种不错的教学方法是,先给学生提供必要的几何命题,而不告诉他们证明命题的方式。如此一来,学生们在进行测绘的同时,自然就学会证明该命题的方式。

我的意思不是一个关于这个问题的模糊的演讲,而是一个严肃的调查,通过准确的理论知识来确定真实的事实。一个典型的数学问题应该是:调查这样一个领域,画一个这样这样的计划,然后找到这个区域。在没有必要的几何命题的情况下,这将是一个很好的程序。然后,在同一术语中,在调查期间学习命题的证明。

 

 

Fortunately,the specialist side of education presents an easier problem than does the provision of a general culture.For this there are many reasons.One is that many of the principles of procedure to be observed are the same in both cases,and it is unnecessary to recapitulate.

幸运的是,教育涉及的专业化的一面所提出的问题比普通文化提出的问题更容易些。原因是多方面的。一个原因是,须要遵守的许多程序的原则在这两种情况下是相同的,因此不必重新讲述。

幸运的是,出于多方面的原因,专业知识的教育比普通教育更简单。其中一个原因是,在两种教育中,许多教育原则和步骤是通用的,这里我就不赘述了。

幸运的是,教育方面的专家方面比提供一般文化更容易出现一个问题。为此,有很多原因。一是,在这两种情况下,许多需要观察的程序原则都是相同的,没有必要加以概括。

Another reason is that specialist training takes place--or should take place -- at a more advanced stage of the pupil's course,and thus there is easier material to work upon.But undoubtedly the chief reason is that the specialist study is normally a study of peculiar interest to the student. He is studying it because,for some reason,he wants to know it.

另一个原因是,专门化的训练出现在---或者说应该出现在---学生课程的更高级的阶段,此时可以利用比较容易些的材料。但毫无疑问,主要原因是,对学生来说,专业学习通常是一种具有特殊兴趣的学习。学生之所以学习某种专门知识,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想了解这种知识。

另一个原因是,专业教育一般开始于——或者应该开始于——更高级的教育阶段,所以实行起来会更加容易。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专业教育通常基于学生们的某项兴趣。他们之所以选择该科目,是因为出于某些原因,想要学习该领域的知识。

另一个原因是,专业培训在学生课程的更高级阶段进行,因此有更容易的材料。但毫无疑问,主要的原因是,专业研究通常是学生特别感兴趣的研究。他正在研究它是因为,出于某种原因,他想知道它。

This makes all the difference.The general culture is designed to foster an activity of mind;the specialist course utilises this activity.Butit does not do to lay too much stress on these neat antitheses. As we have already seen,in the general course foci of special interest will arise;and similarly in the special study,the external connections of the subject drag thought outwards.

这就使情况大不相同了。普通文化旨在培养大脑的智力活动,而专业课程则是利用这种活动。但不应过分强调两者之间这种简单的对立。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在普通的文化课程中,学生会对特殊的问题产生兴趣;同样,在专业学习中,学科外在的联系使学生的思想驰骋于专业领域之外更广阔的空间。

这是普通教育与专业教育最大的区别:前者旨在培养学生的思维活动;后者则旨在利用这些思维活动。但我们也不能太过强调两种教育的对立。正如我们所见,通过普通课程的学习,学生们可能对某一领域产生兴趣;反过来,通过专业知识的学习,学生们也可能对与之相关的其他领域的知识产生兴趣。

这就很不同了。一般文化的目的是培养一种心理活动;专业课程利用这种活动。但是,它不会过分强调这些整洁的对手物。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在一般课程中,将会出现特别感兴趣的焦点;同样,在特殊研究中,主体的外部联系向外拖累思维。

 

Again,there is not one course of study which merely gives general cultures and another which gives special knowledge. The subjects pursued for the sake of a general education are special subjects specially studied;and,on the other hand,one of the ways of  encouraging general mental activity is to foster a special devotion.You may not divide the seamless coat of learning.

此外,在学习中不存在一种课程仅仅传授普通的文化知识,而另一种课程传授特殊的专业知识。为接受普通教育而学习的课程是为学生特别设置的专门学习的课程。另一方面,促进普通脑力活动的一种方法是培养一种特殊的专注。你不能将学习浑然一体的表面分开。教育所要传授的是对思想的力量、思想的美、思想的条理的一种深刻的认识,以及一种特殊的知识,这种知识与知识掌握者的生活有着特别的关系。

我还想再强调一遍,我们不可能通过一门课程来传授普通知识,然后通过另一门课程来传授专业知识。一方面,普通教育中的学科,是学生专门学习的专业学科;另一方面,鼓励学生进行综合思维活动的方式之一就是培养他们对某一专业的热爱。普通教育与专业教育是不可分割的。教育应该让学生深刻了解知识的力量、知识的美丽以及知识的结构,同时拥有足够的知识来了解生活的方方面面。

同样,没有一门课程仅仅提供一般的文化,而另一门课程只提供特殊的知识。为通识教育而追求的科目是专门学习的特殊科目;另一方面,鼓励一般心理活动的方法之一是培养一种特殊的奉献。你不能分割学习的无缝外衣。

 

What education has to impart is an intimate sense for the power of ideas,for the beauty ofideas,and for the structure ofideas,together with a particular body of knowledge which has peculiar reference to the life of the being possessing it.

对思想条理的领会是有文化教养的人通过专门学习才能得到的。我指的是对通盘棋的辨别力,对一组思想与另一组思想间关系的辨别力。

对知识结构的了解属于文化素养的一部分,只有通过专业学习才能获得。我所说的对知识结构的了解,指的是对整体知识和知识点之间的关系的掌握。

教育所要传授的是一种亲密的感觉,即思想的力量,思想的美,思想的结构,以及与拥有它的人的生活有特殊关系的特殊知识体系。

 

The appreciation of the structure of deas is that sideofa cultured mind which can only grow under the influence of a special study.I mean that eye for the whole chess-board,for the bearing of one set ofideason another.Nothing but a special study can give any appreciation for the exact formulation of general ideas,for their relations when formulated,for their service in the comprehension of life.A mind so disciplined should be both more abstract and more concrete.It has been trained in the comprehension of abstract thought and in the analysis of facts.

只有通过专门学习,人们才能领会一般思想的准确阐述,领会这些思想被阐述时它们相互间的关系,领会这些思想对理解生活的作用。经过这样训练的大脑应具备更抽象和更具体的思维能力。它一直在受着这样的训练:理解抽象的思维,分析具体的事实。

只有专门学习才能让学生了解一般知识点的构成,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运用它们来领悟生活。受过此类训练后,学生们应该既能进行抽象思维,也能进行具象思维;既能理解抽象概念,也能分析具体事实。

对神结构的欣赏是一种只有在特殊研究的影响下才能成长的心灵。我指的是整个棋盘的眼睛,是另一套象棋的方位。只有进行一个特殊的研究,才能欣赏一般思想的确切表述,欣赏它们之间的关系,欣赏它们对理解生活的贡献。一个如此自律的头脑应该更抽象,也更具体。它已经接受了理解抽象思维和分析事实的训练。

 

 Finally, there should grow the most austere of all mental qualities;I mean the sense for  style.It is an aesthetic sense,based on admiration for the direct attainment of a foreseen end, simply and without waste.Style in art,style in literature,style in science,style in logic, style in practical execution have fundamentally the same aesthetic qualities,namely, attainment and restraint. The love ofa subjectin itself and for itself,where it is not the sleepy pleasure of pacing a mental quarter-deck, is the love of style as manifested in that study.

最后,应该培养所有精神活动特质中最朴素简约的特质,我指的是对风格的鉴赏。这是一种审美的能力,它建立在欣赏通过简约的方式直接达到预见的目标。艺术中的风格,文学中的风格,科学中的风格,逻辑中的风格,实际做某件事的风格。从根本上说,都具有相同的审美性质,即实现和约束。爱一个科目本身以及为一个科目本身而热爱它,这种爱是体现于学习中的对风格的热爱,它不是在精神世界徜徉所带来的催人欲睡的快乐。

最后,学生们还需要具备最为难得的精神品质,那就是对风格的感受。这是一种美学感受,来自人们对以一种简单的、没有冗余的方式直接达成某种预见目标的欣赏。艺术风格、文学风格、科学风格、逻辑风格、实践风格,所有这些风格都有着相同的美学特质,那就是实现和约束。学生对于某一门学科的本质的热爱,其实也是对在学习过程中体会到的学科风格的热爱,它不是那种不温不火如闲庭信步一般的爱。

最后,这应该是所有精神品质中最严肃的一种;我指的是风格感。这是一种审美意识,基于对直接实现一个可预见的目的的钦佩,简单而没有浪费。艺术风格、文学风格、科学风格、逻辑风格、实际执行中的风格都具有基本相同的审美品质,即成就和约束。对主体本身和对自己的爱,不是在精神后甲板上踱步的昏昏欲睡的快乐,是在研究中表现出来的对风格的爱。

 

Here we are brought back to the position from which we started,the utility of education. Style,in its finest sense,is the last acquirement of the educated mind;it is also the most  useful. It pervades the whole being. The administrator with a sense for style hates waste; the engineer with a sense for style economises his material;the artisan with a sense for style prefers good work. Style is the ultimate morality of mind.

这样,我们便又回到我们开始讨论的地方,即教育的功用。按风格最完美的意义,它是受教育的文化人最后学到的东西;它也是最有用的东西。风格无处不在。欣赏风格的管理人员讨厌浪费;欣赏风格的工程师会充分利用他的材料;欣赏风格的工匠喜欢精美的作品。风格是智者的最高德性。

现在,我们又回到了起点,即教育的实用性。准确来说,风格是人们通过教育获得的最后的特质,也是最重要的特质。它能渗透人们的整个生命。具备风格感的管理者会厌恶浪费;具备风格感的工程师会节约材料;具备风格感的工匠则会青睐优秀的作品。风格是人类精神的根本道德。

在这里,我们回到了我们开始的位置,教育的效用。风格,在其最好的意义上,是受过教育的心灵的最后获得;它也是最有用的。它弥漫着整个存在。有风格感的管理者讨厌浪费;有风格感的工程师节约材料;有风格感的工匠更喜欢好的工作。风格是心灵的终极道德。

 

But above style,and above knowledge,there is something,a vague shape like fate above the Greek gods.That something is Power.Style is the fashioning of power,the restraining of power.But,after all,the power of attainment of the desired end is fundamental.The first thing is to get there.Do not bother about your style,but solve your problem,justify the  ways of God to man,administer your province,or do whatever else is set before you.

然而,在风格之上,在知识之上,还存在着某种东西,一种模糊的东西,就好像主宰希腊众神的命运一样。这个东西就是力。风格是力的塑造,是力的约束。但是,实现理想目标所需要的力毕竟是极为重要的。首先要达到目标。不要为你的风格而烦恼,去解决你的问题,去向人们证明上帝的方法是正确的,去执行你的职责,或者去完成摆在你面前的任何其他任务。

然而,在风格与知识之上,还存在一种难以阐释的、超越希腊诸神命运的存在,那就是“力量”。风格形成和约束着力量。不过,达成既定目标的力量是最重要的。首先是达到你的目标。先不要太过在意自己的风格,应该先把问题解决——“向世人证明上帝之道”,管理好掌管的省份,或者解决眼前的任何问题。但在风格之上,在知识之上,有一些东西,一个模糊的形状,就像希腊神的命运。这就是力量。风格是对权力的形成,是对权力的抑制。但是,毕竟,达到预期目标的力量是根本性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达那里。不要为你的风格而烦恼,而是解决你的问题,证明上帝对人的方式,管理你的职责,或者做任何摆在你面前的事情。

 

Where,then,does style help? In this,with style the end is attained without side issues,  without raising undesirable inflammations.With style you attain your end and nothing but your end.With style the effect of your activity is calculable,and foresight is the last gift of gods to men.With style your power is increased,for your mind is not distracted with irrelevancies,and you are more likely to attain your object.

那么风格对我们有什么帮助?风格帮助你直接达到目标,使你避开无关的问题,而不会引出令人讨厌的东西。有了风格,你可以实现你的目标。有了风格,你可以计算出行动的效果,而预见的能力也成为神赐予人类的最后的礼物。风格会増加你的力量,因为你的大脑不会因枝节问题而分心,你将更有可能实现自己的目的。

那么,风格有何作用呢?在风格的帮助下,我们可以专心实现自己的目标,而且是只实现自己的目标。在风格的帮助下,你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进行预测,而这种洞察力是上帝赐予人类的最后一件礼物。风格能提升你的力量,因为它能让你专心致志,不被不相干的事情打扰。

那么,风格在哪里有帮助呢?在这种情况下,与风格的目的是没有副作用,不引起不良的炎症。用了风格,你就达到了你的目的,只有你的目的。用风格,你的活动的效果是可以计算的,远见是神给人类的最后礼物。有了风格,你的力量就会增加,因为你的思想不会因为无关的东西而分心,而且你更有可能达到你的目标。

Now style is the exclusive  privilege of theexpert.Whoever heard of the style of an amateur painter,of the style of an amateur poet? Style is always the product of specialist study,the peculiar contribution of specialism to culture.

风格是专家独享的特权。谁听说过业余画家的风格?谁听说过业余诗人的风格?风格永远是专业化学习的结果,是专门化研究对文化做出的特有的贡献。

风格是专家独有的品质。业余画家或业余诗人有何风格可言?风格从来都是专业学习的产物,是专业化对文化的特殊贡献。

现在风格是专家的特权。谁听说过业余画家的风格,业余诗人的风格?风格始终是专业研究的产物,是专业研究对文化的特殊贡献。

 

 

English education in its present phase suffers from a lack of definite aim,and from an  external machinery which kills its vitality. Hitherto in this address I have been considering the aims which should govern education. In this respect England halts between two opinions.It has not decided whether to produce amateurs or experts.

英国现阶段的教育缺乏明确的目的,受到扼杀教育生命力的外部机构的损害。到目前为止,我在这次演讲中始终在考虑那些应对教育起决定作用的目的。在这方面,英国在两种意见之间徘徊不前:它还没有确定是培养业余爱好者还是造就专家。

当今的英国教育缺乏明确的目标,而教育之外的机制也在扼杀教育的活力。因此,我一直在思考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在这方面,英国在两种观点面前犹豫不决----尚未决定是培养业余人士还是专业人士。

英语教育缺乏明确的目标,外部机制扼杀了它的活力。到目前为止,在这次演讲中,我一直在考虑管理教育的目标。在这方面,英国则介于两种观点之间。它还没有决定是培养业余爱好者还是培养专家。

The profound change in the world which the nineteenth century has produced is that the growth of knowledge has given foresight. The amateur is essentially a man with appreciation and with immense versatility in mastering a given routine.But he lacks the foresight which comes from special knowledge.

19世纪世界发生的深刻变化是,知识的增长使我们能够预见未来。我们所说的业余爱好者基本上是这样一种人,他们有鉴赏力,在掌握某种固定的程序化的工作时具有多种才艺。但他们缺乏专业知识赋予一个人的预见能力。

19世纪的世界所经历的一大深远变化,就是知识的增长提升了人们的洞察力。业余人士有一定的鉴赏能力,在日常工作方面也能展现出多种多样的才华,但他们缺乏专业知识才能塑造的洞察力。

十九世纪对世界所产生的深刻变化是,知识的增长赋予了人们远见。业余爱好者本质上是一个有欣赏力的人,在掌握特定的常规方面非常多才多艺。但他缺乏来自特殊知识的远见。

The object of this address is to suggest how to produce the expert without loss of the essential virtues of the amateur. The machinery ofour secondary education is rigid where it should be yielding,and lax where it should be rigid.Every school is bound on pain of extinction to train its boys for a small set of definite examinations.

我此次讲演的目的,就是提出如何造就具有业余爱好者基本优点的专家。英国中等教育的状况是,在那些应该柔韧而富有弹性的地方僵化刻板,而在那些应该严格精确的地方却松散不严密。所有的学校都受到束缚,它们不得不训练学生去应付小范围的限制性的考试,否则学校便无法生存。

本次演讲的目的就是阐述如何在塑造专业人才的同时,保留业余人才的核心品质。我们的中等教育在本该变通的方面不知变通,在本该严格的方面毫不严格。所有的学校都在痛苦不堪地训练学生应付特定的考试。

这次演讲的目的是建议如何在不丧失业余爱好者的基本优点的情况下培养出专家。我们的中等教育机制在应该屈服的地方是刚性的,在应该是松懈的。每一所学校都面临着灭绝的痛苦,训练孩子们进行一系列明确的考试。

 No headmaster has a free hand to develop his general education or his specialist studi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opportunities of his school, which are created by its staff, its environment,its class of boys,and its endowments.I suggest that no system of external tests which aims primarily at examining individual scholars can result in anything but educational waste.

没有一个校长能够按照学校面临的机遇,自由地发展普通教育或专业学习,这些机遇是由该校的教职人员、学校环境、它的学生以及它得到的捐款所创造的。我认为,所有以考核单个学生为目的的校外考试制度不会有任何结果,只会造成教育方面的浪费。

校长无法根据学校的教职工情况、教学环境、学生专长和财政情况,自由地发展普通教育或专业教育。我认为,任何旨在考察单个学生的外部考试体系都只会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

没有一个校长可以根据学校的机会来发展他的普通教育或专业学习,这些机会是由学校的员工、环境、男孩阶层和天赋所创造的。我认为,任何一种主要旨在检查个别学者的外部测试系统都不会导致教育浪费。

 

 

Primarily it is the schools and not the scholars which should be inspected.Each school should grant its own leaving certificates,based on its own curriculum. The standards of these schools should be sampled and corrected.But the first requisite for educational reform is the school as a unit,with its approved curriculum based on its own needs,and evolved by its own staff.If we fail to secure that,we simply fall from one formalism into another,from one dung hill of inert ideas into another.

首先应该考核的不是学生而是学校。每一所学校应根据本校的课程授予自己的毕业证书。对这些学校的标准应该进行抽样评估和修正。但教育改革的首要条件是,学校作为一个独立的单位,应有经过批准的课程,而这些课程是由本校教师根据学校自身的需要而设计制定的。假如我们不能保证这点,我们不过是从一种形式主义陷入另一种形式主义,从一团陈腐呆滞的思想陷入另一团同样没有生命的思想中。

首先,接受考察的应该是学校而非学生。每一所学校都应该根据自己的课程安排,颁发专属的毕业证书。政府应该对这些学校的毕业标准进行抽样调查,对其不足之处予以纠正。对于教育改革,首要之处是以学校为单位,让学校能够根据自身需求,由自己的教职工设计课程,然后得到政府批准。做不到这一点,我们就会从一种形式主义落入另一种形式主义,从一类惰性观点落入另一类无用的惰性观点。

应该考察的主要是学校,而不是学者。每个学校都应该根据自己的课程,颁发自己的毕业证书。这些学校的标准应该被抽样和纠正。但是,教育改革的第一个必要条件是学校作为一个单位,其批准的课程基于自己的需要,并由自己的工作人员发展。如果我们不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会从一种形式主义变成另一种形式主义,从一个惰性思想的垃圾堆变成另一种形式主义。

 

In stating that the school is the true educational unit in any national system for the  safeguarding of efficiency,I have conceived the alternative system as being the external examination of the individual scholar.But every Scylla is faced by its Charybdis--or,in more homely language,there is a ditch on both sides of the road.

在说明学校是任何全国性的制度中能确保效率的真正的教育单位时,我曾设想过一种方法来代替以考核单个学生为目的的校外考试制度。但每个斯库拉女妖都面对她的卡律布狄斯①——或者换一种更通俗的说法,道路两边都有壕沟。

①斯库拉(Scylla)和卡律布狄斯(Charybdis)均为希腊神话中的女妖,斯库拉住在意大利和西西里岛之间海峡中的一个洞穴里.卡律布狄斯住在对岸距她一箭之遥处的一棵无花果树下。航海者要从这两个怪物间的海面上通过将冒极大的危险。“斯库拉和卡律布狄斯”喻双重危险。

陈述无论在何种国家体系下,学校都是确保效率的真正的教育单位时,我也设想过以考察单个学生的外部考试作为替代体系。但是,正如斯库拉总与卡律布狄斯相伴[14],教育改革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在声明学校是任何国家制度中保障效率的真正教育单位时,我认为替代制度是对个别学者的外部审查。但每一个“锡拉”都面对着它的卡里布迪斯——或者,用更通俗的语言来说,路的两边都有一条沟渠。

It will be equally fatal to education if we fall into the hands of a supervising department which is under the impression that it can divide all schools into two or three rigid categories,each type being forced to adopt a rigid curriculum.When I say that the school is the educational unit,I mean exactly whatIsay,no larger unit,no smaller unit.

如果教育受这样一种管理部门的控制,它认为可以把所有的学校分为两三种死板的类型,并强迫每一类学校采取一种刻板的课程,这对于教育来说同样是灾难性的。当我说学校是教育单位时,我的意思是指完完全全的教育单位。

如果监察机构有权根据严格的标准将学校分成两三大类,并要求每个学校根据自己的类别采用规定的课程体系,那教育所受到的打击同样会是致命的。我所说的以学校为教育单位,指的是以之为单位,不存在比它更大或更小的单位。

如果我们落入一个监督部门的手中,这对教育将同样致命,该部门认为它可以将所有学校分为两到三个严格的类别,每一种类型都被迫采用严格的课程。当我说学校是教育单位时,我的意思是,没有更大的单位,没有更小的单位。

Each school must have the claim to be considered in relation to its special circumstances. The classifying of schools for some purposes is necessary.But no absolutely rigid curriculum,not modified by its own staff, should be permissible.Exactly the same principles apply,with the proper modifications,to universities and to technical colleges.

每所学校必须有权考虑自身的特殊情况。为了某些目的将学校分类是必要的,但不容许未经学校教职人员修正的极其死板的课程。经过适当修改的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大学和技术学院。

每一所学校都必须有权考虑自己的特殊情况。出于某些原因,对学校进行分类的做法是必要的,但要给它们自主修改课程规划的权利。同理,大学院校和专业技术学院也应该有此权利。

每一所学校都必须根据其特殊情况进行索赔考虑。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对学校进行分类是必要的。但是,不允许绝对严格的课程,不由自己的员工修改。同样的原则,经过适当的修改,也适用于大学和技术学院。

 

 

When one considers in its length and in its breadth the importance of this question of the education of a nation's young,the broken lives,the defeated hopes,the national failures, which result from the frivolous inertia with which it is treated,it is difficult to restrain within oneself a savage rage.In the conditions of modern life the rule is absolute,the race which does not value trained intelligence is doomed.Not all your heroism,not all your social charm,not all your wit,not all yourvictories onlandor at sea,can move back thefinger of fate.

当你全面考虑教育国家的年轻一代这样重要的问题,考虑轻率的惰性导致绝望的生活、破灭的希望和全国性的失败时,你很难抑制心中的怒火。现代生活环境中的法则是绝对的。一个不重视培养智力的民族注定将被淘汰。并不是你所有的英雄行为、社交魅力、你的智慧以及你在陆地或海上取得的胜利可以改变你的命运。

当人们认真思考教育对国家年轻一代的重要性,意识到生活的失败、希望的破灭,乃至整个国家的败亡,都源自对教育的懈怠,试问谁不义愤填膺?现代社会有一条铁律——不重视智力教育的民族注定会走向灭亡。任何英雄主义、社会魅力、聪明才智或者军事胜利都无法阻止命运的脚步。

当一个人考虑在其长度和宽度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的教育一个国家的年轻,破碎的生活,失败的希望,国家失败,由于轻浮的惰性治疗,很难抑制自己野蛮的愤怒。在现代生活的条件下,规则是绝对的,不重视受过训练的智力的种族是注定的。不是你所有的英雄主义,不是你所有的社交魅力,不是你所有的智慧,不是你在海上的胜利,都能动摇命运的手指。

To-day we maintain ourselves.To-morrow science  will have mov ed forward yet one more step,and there will be no appeal from the judgment which will then be pronounced on the uneducated.

今天我们保持着自己的地位。明天科学又将向前迈进一步,那时,当命运之神对未受良好教育的人作出判决时,将不会有人为他们提岀上诉。

如果今天我们故步自封,那么明天随着科学的进步,那些不重视教育的民族便无法获得命运的青睐。

今天我们保持自己。明天,科学将再向前推进一步,届时将不会对未受过教育的人的判决提出上诉。

 

以下《教育的本质》2019无:

We can be content with no less than the old summary of educational ideal which has been current at any time from the dawn ofour civilisation.The essence of education is that it be religious.

我们可以对自有文明史以来人们普遍信仰的教育理想的概括感到满意。教育的本质在于它那虔诚的宗教性。

我们可以满足于早在我们文明时代以来的教育理想的旧总结。教育的本质是它是宗教性的。

Pray, what is religious education?

那么请问,什么是宗教性的教育?

请问,什么是宗教教育?

A religious education is an educatiion which inculcates duty and reverence.Duty arises from our potential control over the course of events. Where attainable knowledge could have changed the issue,ignorance has the guilt of vice.And the foundation of reverence is this perception,that the present holds within itself the complete sum of existence, backwardsand forwards,that whole amplitude oftime,which is eternity.

宗教性的教育是这样一种教育:它谆谆教导受教育者要有责任感和崇敬感。责任来自于我们对事物发展过程具有的潜在控制。当可习得的知识能够改变结局时,愚昧无知便成为罪恶。而崇敬是基于这样的认识:现在本身就包含着全部的存在,那漫长完整的时间,它属于永恒。

宗教教育是一种灌输责任和崇敬的教育。责任来自于我们对事件发生过程的潜在控制。如果可获得的知识可以改变问题,那么无知就是恶习。而崇敬的基础是这样一种感知,即现在本身拥有整个存在的总和,后退和前进,那整个时间的振幅,也就是永恒。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星韵百科|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22-8-13 12:10 , Processed in 0.04804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