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潇湘如是闲的个人空间 http://xingyun.org.cn/?3768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们今天可以怎样读段义孚?

热度 6已有 491 次阅读2018-8-10 09:35 |个人分类:段义孚读书会|系统分类:地理学科

      星韵2018年会结束后大家组了一个“(美)段义孚读书会微信群”,现在入群人数到达了30人,这下我惶恐了,段义孚这毒药是我放的,我也没有解药啊?!结合我半年多阅读段义孚的感悟谈谈我们今天可以怎样读段义孚。

      先说一段孔子学琴的故事:

    孔子学鼓琴师襄子,十日不进。师襄子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间,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间,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有间,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辟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史记·孔子世家》

      孔子如何学琴?一首曲子弹奏了那么多遍之后,他还想“得其数”,“数”就是规律,从全文递进关系判断这里应指演奏的技巧;进一步他还想得其“志”,“志”应指乐曲蕴含的志趣、意旨;更进一步,他还想得其“人”,作曲的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孔子三得之后把作为老师的师襄子搞得“辟席再拜”。我认为,孔子学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人文学习的范例,一个可以让我们超越一技一艺的成才路径。

      纵览段义孚主要著作(下图)最难得的是得其“数”,你看不出他写作的套路,他都不是

在写一本指南书、导论,也没有方法论的明确线索,更没有任何对策建议,但他很智慧地调动读者自己自信地和他一起探究,他把自己和主题、和读者把控在一个很舒服的位置上怡然而起,这可能就是段义孚著作的志趣所在吧。《回家记》之所以是我认为最好的入门读物,主要是因为2007年才写成,他主要的精华在之前已经练就,《回家记》实际上是段义孚用自己的理论剖析自己的人生,对于我们“得其志”、“得其人”帮助非常大。

      不过,中国知识分子的功利性表现在对待科学的发现或者科学的智慧上总是在想我是不是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段义孚之所以没有流传,恐怕与没有人能读懂、没有人能安心读懂有关,真为中国知识分子的良心汗颜。列维·施特劳斯在《忧郁的热带》中对巴西知识分子的解读切中中国知识分子的肯綮。

    我们(圣保罗大学)的学生想要学习所有的知识,但是不论他们学的是什么,都觉得只有最近最新的理论才值得熟记。他们对知识史上过去的伟大成就毫无兴趣,对那些成就他们所知道的也仅止于道听途说,因为他们不读原始著作,永远对新出炉的东西感到兴致勃勃……他们对观念和理论本身并没有什么兴趣;观念和理论只是他们取得声望的工具,最重要的是哪个人第一个听说到那些观念和理论……比赛看谁能够最早拥有知识领域的最新说法的垄断权。

      段义孚不是一个布道者,他是一个领路人。就像识途老马,北大唐晓峰2002年读了他的英文版《恋地情结》这样说:

      段义孚所讨论过的人与环境的问题很多,且饶有趣味,因为他就从你的身边说起。当然他的趣味来自于他的智慧,许多许多是你见到却没有想到的。他的人本主义就是这样与人切近,不尚高远,但求深省。Humanistic(人本主义的)一词在地理学界,与Yi—FuTuan一名密切联系在了一起。

      我们今天来读段义孚其实是从地理的角度体悟人文的情怀,这可以让我们的地理课有温度、有厚度,他的主题围绕着情感、态度、价值观、世界观,前三个我们太熟悉了吧!后一个这么多年课标解读者就没有往这个方向上去想,三观不正流行了好久,其中有一个不是就是我们饭碗里的事儿“世界观”吗?段义孚说“儿童生活在环境中,但他们刚刚拥有世界,还没有形成世界观”,我想,我们今天读段义孚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孩子们的识途老马,帮助他们建立“人”和“地”之间那种“恋地情结”,让孩子们三观正一点可否?

      对于我们读书会来说,仿照其他成功的读书会,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约法三章?书不求多,一本本来,至少我们可以为后继者立一块路标?段义孚形散而神不散的写作模式总让人有一种想体系化的冲动,是不是先建立一个段义孚《回家记》的文库?大家用电子笔记的形式把喜欢的那一段录下来并将自己的感悟发表在星韵上,可不可以有操作性呢?三个月为期?下一个阶段,我们用主题的形式大家再换个形式理解如何?其中能让师襄子“辟席再拜”者,一时冲动给我们大家提供一个教学实录岂不是善莫大焉?


       为读书会馨香祷告!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回复 潇湘如是闲 2018-8-10 10:18
这个发文章的工具硬是有点欺生啊,格式、照片都不见了
回复 阿尔泰 2018-8-10 11:34
先复制到写字板,再粘贴。图片单独上传。
回复 潇湘如是闲 2018-8-10 11:50
他们说word,其实word是有格式的。图片单独上传插入的操作还不6
回复 June 2018-8-10 12:56
可以重新编辑的,图片先上传到个人相册,就可以直接添加了
回复 潇湘如是闲 2018-8-10 13:10
懂了,上传到个人相册!还可以重新编辑!谢谢!
回复 长江口口 2018-8-12 06:49
对传统没有敬畏,对理论不做深究,仅仅停留于一些时髦的新概念词汇的炫耀性的运用,看来是普遍的现象了。
回复 潇湘如是闲 2018-8-12 10:14
今天早上我们的读书会微信群到了57人的规模,大家的分享精神强,都是干货满满,@李斌老师鼓励大家在星韵发表文章,他有奖励。昨天恋城君分享了《雷尔夫·地方感》让我熬夜看了两遍,争取今天分享出来。我们的分类主题就叫“段义孚读书会”
回复 潇湘如是闲 2018-8-12 10:16
长江口口: 对传统没有敬畏,对理论不做深究,仅仅停留于一些时髦的新概念词汇的炫耀性的运用,看来是普遍的现象了。
我们一线教师读书就是为了增加上课的温度、增加自己的厚度,为稻粱谋的高校诸君最后的墓志铭一定是“蠢死的”或“懒死的”
回复 陈焜浮生若梦 2018-8-13 18:55
潇湘如是闲: 我们一线教师读书就是为了增加上课的温度、增加自己的厚度,为稻粱谋的高校诸君最后的墓志铭一定是“蠢死的”或“懒死的”
汤老师不要太过悲观,以我所见,国内进行相关研究的老师都是“敢为人先”,且颇有思想的,绝不是“蠢死的”或“懒死的”      前几年曾与北师大周尚意教授有过一面之缘,发言问答,颇有温度,虽然取法不同,但是确是同道众人
回复 潇湘如是闲 2018-8-13 21:10
陈焜浮生若梦: 汤老师不要太过悲观,以我所见,国内进行相关研究的老师都是“敢为人先”,且颇有思想的,绝不是“蠢死的”或“懒死的”         前几年曾与北 ...
我不是今天才悲观的,中国的高校没有底线、没有高度我已经习惯三十年了,周尚意老师2005年也无法给段义孚先生礼遇,礼遇先生的是建筑师规划师年会,地理业内无非是礼节性待遇而已,从《回家记》不是看得一清二楚吗?
回复 椰苗160 2018-8-14 11:59
在汤老师面前,我显得多么才疏学浅!说真的,段义孚我只听过其人,未读过其书!自认为有地理情怀的地理老师却没读过最具地理情怀的地理学家的书,真的太可笑了!为了能与汤老师等地理读书人一起谈天说地,说地讲理,本人准备从本月开始,从段义孚开始,一个月至少读一本地理科学方面书籍。
回复 潇湘如是闲 2018-8-14 13:02
椰苗160: 在汤老师面前,我显得多么才疏学浅!说真的,段义孚我只听过其人,未读过其书!自认为有地理情怀的地理老师却没读过最具地理情怀的地理学家的书,真的太可笑了! ...
搅和了大家暑假的清梦,还大家一个清澈澄明的课堂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Archiver|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GMT+8, 2018-10-23 02:34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