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韵地理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8|回复: 3

[读书推荐] 李秀彬 脑海中的地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10: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eonet 于 2019-8-20 08:27 编辑

李秀彬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http://www.dili360.com/author/12823.htm
个人博客
http://lixiubin.blog.hexun.com/
李秀彬 男,1962年11月生,研究员。先后就读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香港大学,获博士学位。1986年开始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从事科研、管理及教学工作。曾培养博士研究生9名、硕士研究生2名。现任中国地理学会副理事长,国际地圈生物圈计划中国国家委员会土地变化科学工作组组长,英国《土地利用政策》等学术杂志的编委。

http://people.ucas.edu.cn/~lixb

李秀彬 男 回族 博导 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 (副所长1999-2008)、国际地圈生物圈计划中国国家委员会土地变化科学工作组组长
电子邮件:lixb@igsnrr.ac.cn


李秀彬 人文地理随笔
家园·旅途·远方(地理学人随笔系列)
目录
地理学家的哲思
家园
家居天地间
脑海中的地图
说“地儿”
诗意时空
基因寻根
无形的家园
漂族代表未来?
远方
何处安顿心灵?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想象的空间才有深度
没有海船的文明中梦是干涸的
富饶的边缘
不务正业成就才子
到节奏快的地方找寻世界中心的感觉
当下不在场
旅途
把烦恼·在路上
旅游的两种态度
读书的两种态度
悟空的真正搭档
互联网时代的地理差异
化简世界
善恶地理观
天做的圈套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直面复杂性
暧昧的地理学
地理本能
跋:《家园·旅途·远方》
——心灵地理学的框架


美好的心灵地理学)

“地理学”最初由古希腊学者创建,意为“关于大地的记述”。推开自然之门,昭示人文精华,地理也即生活,它并不枯燥无趣,也有“诗和远方”。

手头这本《家园·旅途·远方》(商务印书馆出版)是国内知名地理学者李秀彬的最新地理随笔集。他以地理学专业积淀和感悟,用简明流畅、情趣盎然的笔法,为读者呈现身边的“地理”,有青山绿水,有穿越时空,有群落演替,有宇宙解密……让读者感受地理学的妙趣横生,一起领略心灵地理学的美好世界。

地理是我们认识人、认识世界的一个重要背景,地理可以说也是我们的生活。学术并不总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家园·旅途·远方》作为“地理学人随笔”系列,收入了李秀彬十几年来陆续写就的随笔,从身边的家园到未知的远方,从懵懂无知到淡然沉静。全书分为三个部分,希望从人本主义地理学的角度,对我们所在的地方、我们要去的方向以及生命的过程进行思考和审读,即“家园、旅途和远方”。家园和旅途,时间和空间,此地和远方,都是很有地理味道而又维系情感的概念。

在本书的“跋”中,作者认为书名中的三个概念构成了心灵地理学的框架。因为作为个体和团体的人的独特性是无比丰富的,人们对此地、他方的感受和观念,带有强烈的情感色彩。在这个变化剧烈的大迁徙时代,我们的心灵无时无刻不在家乡与世界间撕扯。正如作者说的:家与远方、家与世界成为有张力的两极。我把家看作是自我的一部分,家与远方和世界之间的张力,就是自我与远方和世界之间的张力。文章短小,却蕴含了丰富的人生洞见和意趣。

李秀彬文字功底深厚,博览群书,于平凡处见精神。在这本书中,读者随时可能读到一些著名地理学家的精彩观点。如美国地理学家协会前主席莫里尔教授对家和城市,还有全球连锁的酒店、超市出现原因的解释——是两种梦想的结果:一种梦想是希望得到的东西都聚在同一个地方,于是有了家和城;另一种梦想是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得到所有想要的东西,于是就有了星级酒店和超市。

徜徉《家园·旅途·远方》书香间,地理知识帮助我们认清真实的世界,我们的内心越来越强烈地呼唤诗和远方,旅途又让我们重塑着心灵中家园与远方的意象……总之,我与远方,家与世界是人生永恒的主题。


星韵地理百科,一部由全国地理教育工作者协作共创的地理百科全书!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0:24:3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dili360.com/cng/article/p5350c3d6a9ae815.htm
脑海中的地图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2年第09期 作者: 李秀彬

标签: 观点地理   

地理学是研究什么的?作为地理学者,这个问题经常被朋友们问起。在这里,笔者姑且断言,每个答案都肯定“一言难尽”。著名地理学家段义孚(Yi-Fu Tuan)先生的回答最为幽默。他没有直接解释,而是谈为什么选择地理研究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他说:那是从小就害怕迷路的缘故。迷路的感觉如同进入一个漆黑的未知世界,而无知是恐惧之源。只有地理学家永远不会迷路,因为他们总有一张地图,不是装在衣袋中,就是刻在大脑里。

无疑,我们随时都要知道自己在哪儿。脑袋里不问这个问题时,肯定是在睡眠中;对这个问题回答不清时,肯定是迷路了。迷路不只是恐怖的,向前走的每一步,都是没有意义的,那不是正常的生活状态。生活失去方向感,便失去了目的。同样,当我们到了一个新的地儿,肯定要了解这个地儿有什么、没什么,还想知道周围有什么,没什么。否则,我们心里不安。当与别人交流这些知识的时候,我们谈论的其实就是地理。

人的生存,有几个层次的需求。地理是第几层次的需求?回答这个问题,是哲学家的事儿。但可以肯定的是,地理起码是人的基本需求之一。通信发达了,世界大事一件接着一件。消息进入我们的耳朵后,我们先问:何时何地?看来,地理是前提。我们的存在,是在一个确定的地儿的存在;我们思考,离不开大脑中的一个由若干的地儿织成的网。听许多地理学者讲,他们在听到世界上发生的事情时,总是立即把它放在那张网里。其实,你我谁又不是呢?说到底,人是地理动物。换句话说,我们绝不是因为上了地理课,才有了地理知识和地理能力的。

那么,这张网有多大呢?这又是因人而异的。婴儿的网,只有他的小床和床边的父母;上了学,家、学校、超市、动物园——网上的节点在增多,世界在扩大。世界因为直接的经验而扩大;世界也因为间接的经验或知识而扩大。那经验的对象是一个个的“地儿”,那扩大的网是空间。
星韵地理百科,一部由全国地理教育工作者协作共创的地理百科全书!
 楼主| 发表于 2019-6-23 08: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离弃大地(李秀彬老师人文地理随笔)
http://www.xingyun.org.cn/thread-68994-1-1.html
    解释人地关系的历史,地理学家段义孚(Yi-Fu Tuan )用的概念是“逃避”。看看我们现代化的家:屋顶和四壁难道不是为逃避风雨吗?空调和冰箱难道不是为逃避冷暖吗?电话和电视难道不是为逃避距离吗?哪一样不是对自然的逃避呢?
    逃避之中,家正离弃着大地。对于大自然的直接胁迫和惠泽,我们在生活中的感受越来越少。胁迫或诱惑我们的,抽象为货币。日常生活中,我们不再筑造。筑造我们栖居之所的是货币。要紧的是,我们知道货币筑造的居所是如何改造自然的吗?我们还像祖先那样,知道家中的饮水、食物、木材以及能源来自何方吗?知道这些商品的生产对远方的大地造成什么影响吗?既然对自然的改变没有了直接的感受,我们又如何认清自己行为的后果,会否去负起相应的责任呢?
    家与自然的联系不再是常识,而变成学院里的理论和书本上的知识.;一切都成了间接。劳作的快乐寄托给了货币;居所的功能只剩下了空间;生活的感受失去了真实。
    海德格尔所说的“诗意地栖居”,乃是“人性地栖居于大地之上”,而人性崇尚真、善、美。家离弃了大地,善和本真去人心渐远;生活于现代都市的人们相比于以草原为家的牧人,究竟谁是在诗意地栖居呢

家与世界(李秀彬老师人文地理随笔)
http://www.xingyun.org.cn/thread-68992-1-1.html
人是风筝。出发的地儿是家,越飞越高时那越来越大的视野是世界。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说到底,那不过是皇帝的梦。世界与家总有个界限,而对蜗居于城市中的我们来讲,那界限就是窗户,也包括电视屏幕打开的那一扇。
    世界是我知道,家是我拥有。
    对拥有的东西可以支配,对知道的东西只可以欣赏。
    支配的权力常常与责任相伴而生。因而,家是责任,世界是新闻。
    家也是随着世界的拓展而长大的东西。当我们暂住他乡,本乡就成了家,家是故乡;当我们寄居异国,故国就成了家,家是祖国。
    如今流行着一个说法:地球是全人类的家。于是气候变暖、臭氧层变薄等全球性问题成了“家事”,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成了全人类对这个“家”的责任。

人地关系(李秀彬老师人文地理随笔)
http://www.xingyun.org.cn/thread-68993-1-1.html
哲学家海德格尔说,从时间角度讲,人的存在本质上是向着死亡的操劳;而在空间上,栖居于大地是人的存在方式。栖居的本质由筑造揭示。人们经由筑造与天、与地、与自然照面,而所筑造者乃是家。地理学把人与地的关系作为核心的关怀,地理学家萨克(Robert Sack)认为,家才是这门学问最要紧的概念。心中对家的认识指引着人们如何在大自然中筑造和栖居。看看不同的人们如何认识家,也许对人地关系看得更清晰。
    当我向蒙古族地理学者海山教授问起牧人心中家的概念时,他没有像惯常那样给出学院式的定义,而是描绘了一幕诗意的场景作为回答:大草原的清晨,迎面相遇的两个牧人互致问候:
“夜里歇在哪儿了?”
“家里。”
“大家还是小家?”
“……”
   “小家”当然是蒙古包。而“大家”指的是牧人的草原。我简直不敢相信:难道在牧人的语汇里,这两个地儿不特指就会混淆吗?不过,另一段发生在草原上的故事却让我对海山的这个解释深信不疑。
    朋友特木尔的儿子斯斯生长在大城市,暑假随父亲回到正蓝旗草原上的老家。玩土是每个小孩子都喜欢的游戏,然而斯斯挖掉的一小片草皮却给父亲招来了一顿训斥。“孩子不懂事,难道你这个草原的儿子也不懂吗?难道一离开草原就什么都忘了么!”爷爷真的动了气。特木尔说、为这事儿,老人竟整整一天没有答理他。在草原上动土,牧人们是十分慎重的。过去,每当转移营盘拆掉蒙古包时,地上留下的小小撅坑都会被认真地填埋好,甚至恭恭敬敬地浇灌上牛奶。企望来年被挖过的地方恢复如初。

星韵地理百科,一部由全国地理教育工作者协作共创的地理百科全书!
发表于 2019-6-29 12: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贾老师的分享。
星韵地理百科,一部由全国地理教育工作者协作共创的地理百科全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19-8-21 05:1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