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韵地理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0|回复: 8

[读书推荐] 转帖 唐驳虎博文 附帖专访张文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28 18: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eonet 于 2020-3-1 10:21 编辑

https://news.ifeng.com/c/7uOAmIsmATo
说到零号病人,专家为何如此不屑?

2020年02月26日 23:29:39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先提一个网友的补充,GLong说到,“黄白色人走出非洲那段有些问题,当时走出非洲扩散出来的都是黑人,而肤色变浅则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

是的,根据英国科学家的研究,1万年前进入到英国的先民,皮肤还很黑。肤色总体上还是比较容易被环境所改变的表面性状。

但在一般的人类迁徙描述中,为了行文方便和便于区分,往往仍使用今天的黄白黑棕等肤色人群区分。就像描述地理用英国、中国这些当时并不存在的名词一样。

▎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与伦敦大学学院根据DNA数据复原的1万年前的英国人

前两篇除了人类起源问题,还分别讲述了所谓“零号病人”的来源、流行病学家的真正术语、艾滋病病毒溯源的漫长过程、现代生物学天翻地覆的巨大进步,有人抱怨离题太远了。

是有点远,但是这些知识以前在公众里有多少人知道?是不是大部分都是第一次听说?那张在多个领域都极其著名的黑白线图,有几个人认识?

专家们为何如此暴躁不耐烦?

其实,关于所谓“零号病人”,一位先后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现北大医学部)和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现中国疾控中心)研究生院,在世界著名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工作过的专家,就这样极不耐烦也很无奈的回应。

还有近来的“网红专家”张文宏,直言不讳、直指人心的特点也大致如此:

▎“说了你也不懂”“我看过的书你没看过,没办法给你解释”“中文字你认识,连一起你就不懂了”

之所以专家没法回应你,因为他的知识积累、认知视野与普通公众是不同的,很多在行业人士看来纯属最基本常识的事情——基因测序溯源、分子病毒学乃至真正的流行病学调查,你却闻所未闻。

相反,许多被流行影视、畅销书籍所创造出来的似是而非的概念,比如“0号病人”,却被大众乃至媒体疯狂追捧。

古代就有谚语:1个傻子问的问题,100个聪明人也答不上来。

也正如同郭德纲所说,“比如我和火箭科学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煤,煤最好选精煤,水洗煤不好。如果那个科学家拿正眼看我一眼,那他就输了。”

当然,现代社会术业有专攻,公众也有权了解真相。

而现代科学与普通人知识水平之间的差距,就得要有人去铺设沟通的基本桥梁,让公众了解一些科学界的基本常识,而不是听任自媒体包装炒作之后,哗众取宠、混淆视听的所谓概念灌输。

尽管只是入门级认知,但繁杂又互相联系的内容,30年来的科技进步,信息量之大,也不是所谓“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

你在其他媒体见到有人解释过吗?一两句话就能说清,专家早就回答给你了!可惜说了你也不信!

即使只是用讲故事的最通俗易懂形式,还是有很多人听不懂或者假装听不懂,这就实在没有办法了。

最后一段科普:改变世界的一张地图

现在,终于可以回答上一篇末提出的那个问题了:这张关于病毒溯源问题,背景的黑白线图是什么?

(不出所料,近年来高中英语教材收入了这个故事,所以还是有一些非学术非科研的网友知道,但大部分人还是不知道的)

这是1854年约翰-斯诺(John Snow)绘制的伦敦苏荷(Soho)区霍乱死亡及疫情原因调查图。

这是世界上第一张传染病调查地图,更是流行病学与现代公共卫生的起点。

前面说过,霍乱原是一种局限于印度恒河流域的疾病,19世纪初,随着全球化的展开,开始向世界各地传播。

1831年,霍乱通过贸易航线传到了英国伦敦。首次爆发就造成了7000人死亡。

1848年,令人上吐下泻的霍乱再次肆虐伦敦,又造成了14000人死亡。

当时医学依然处于蒙昧的前现代时代,西方和东方都认为,瘟疫是通过空气中的“瘴气”进行传播的。

当时,人口涌入的伦敦的确脏、乱、差尤为突出。尤其是贫民区,粪便、脏水四溢,臭气熏天。和所有中世纪的城市没啥区别。

但煤矿工人的儿子、年轻的医生斯诺(1813~1858)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霍乱应该是通过被污染的水进行传染的。

他的这个想法最初源于一个朴素的判断——如果霍乱是通过空气进行传染的,那么发病的部位应该是肺部而不是肠道才对。

1854年8月31日,魔鬼再次降临——伦敦苏荷区爆发了霍乱。这个区大约有5000多人口,短短几天上吐下泻就死掉了500多人,死亡率达10%以上,社会秩序陷入瘫痪。

在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的情况下,约翰-斯诺却冒着风险,来到空无一人瘟疫肆虐的苏荷区,一家一家敲开可能躺满尸体的房门,详细询问他们的病情和日常活动情况。

在挨家挨户记录下死亡与患病人数之后,他找到一幅伦敦的详细街区地图,将13个公共水泵和苏荷区全部的578名死亡病例的位置标记在地图上,用黑色的小短横线代表死亡病例的数量。

然后斯诺进行了细致的分析,他发现大部分死亡病例都集中在一个较小的区域。

而这个区域的中心,Broad Street(布劳德街或意译为“宽街”)和Cambrigde Street(剑桥街)交叉口,正是一个免费的公共水泵,附近众多街道的居民都在这里取水。

而且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水泵周围死亡最多,而离水泵越远,死亡病例越少。

他再次来到这个水泵,发现距离水泵一米远,就是贫民们倾倒污水的明渠。斯诺确信自己找到了疫情的根源。

9月7日,疫情爆发仅仅8天时间,斯诺向市政当局递交了自己的调查报告。

当局采纳了他的意见,在第二天取下了水泵的把手,关闭了那个水泵。很快,肆虐苏荷区的霍乱疫情便迅速消失。

当然,在显微镜与科技还很不发达的年代,斯诺只是通过统计与逻辑,推断出了疫情的原因,是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

但斯诺的功绩依然是极其伟大的。他本业是一名麻醉科医生,公共卫生和救治病人其实并不算他的主业和职责。

但他却依然独自来到本来就臭气熏天、又死亡500多人的贫民区,通过调查统计,在病原体未明的情况下,用公共卫生手段遏止了疫情。

1859年,在斯诺调查宽街霍乱之后的第五年,伦敦终于开展了下大规模的下水道改造工程(此时中国正值太平天国运动)。

这个总规模高达2000公里的巨型地下工程历时6年,于1865年完工,它是世界上第一套现代城市下水道系统。

但斯诺没有等到这一天,1858年,他因为突发中风,与世长辞,年仅45岁,这距离他画那张著名的死亡地图仅仅过去四年。

▎这就是约翰-斯诺

在伦敦下水道工程完工的同年,1865年,法国微生物学家路易·巴斯德证实了细菌的存在,形成了第一套细菌疾病理论。

人类第一次认识了细菌这个物种,对生命的认识向前跃进了一大步。

又过了18年,1883年,德国微生物学家罗伯特·科赫终于发现并分离了霍乱弧菌,完整彻底地证明了水中的霍乱弧菌是霍乱的真实元凶。

当然,科赫的贡献不止于此,他还第一个发现了结核病菌、炭疽杆菌、伤寒杆菌;以及鼠蚤传播鼠疫的秘密。

▎德国微生物学家罗伯特·科赫

1905年,作为世界病原细菌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科赫获得了诺贝尔奖医学奖。

但斯诺的伦敦霍乱调查案例和这幅信息图,在近170年后同样依然被很多学科引为经典,医生斯诺也被当作多个学科领域的开创者:

1、首先,这自然是流行病学和现代公共卫生学的起点。

斯诺被视为现代传染病学调查的先驱。这也是统计学在医学中的最早应用之一,是现代循证医学的思想萌芽。

2、城市规划、给排水工程

疾病沿水源传播的发现,促使伦敦开展了下水道改造工程。城市规划中开始注重给排水系统和公共卫生系统的建设。

这也是人类城市发展史上的重要分水岭。没有现代公共卫生系统的支撑,就无法维系一个庞大的现代城市。

3、地图学、地图信息学(GIS)

这是空间分析的开篇,一说到GIS,都要从这张图开始。

4、数据科学

数据统计分析、数据挖掘、数据可视化等,都把这当作经典案例。

这张简单得有些简陋的地图,承载的意义如此重要,以至于全球最大的科学、科技、医学论文数据库,一度将它设为底图。

而连霍乱地图都没听说过,就在高谈阔论“0号病人”“追踪溯源”,着实太不着调了。

流行病学调查的第一步:“三间分布”

因为霍乱地图创立的流行病学调查,第一原则就是得先弄清疾病的“三间分布”——时间分布、空间分布、人间(人群)分布,也就是什么时候得病、什么地点得病,以及哪些人得病。

这是流行病学的基础,也是公共卫生的基础,即使在这个已经进入到分子生物学的时代,也是流行病学调查的第一步。

▎现代重绘的伦敦霍乱地图

1、空间分布,疾病的发生经常受一个地区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生活条件的影响,所以研究疾病地区分布,常可对研究疾病的病因、流行因素等提供重要线索;

2、时间分布,时间是研究疾病分布的重要指标之一,时间单位依病种而异;

3、人群分布,人群可按不同的特征(年龄、性别、职业、民族等)来分组,分析具有不同特征的人群某病的发病率、死亡率等。

而关于“三间分布”的头两份详细报道,早在1月底的国际论文上就已经刊出了。

之后的媒体报道,又分别详述了指示病例(Index Case)和追溯发现的最早的原发病例(Primary Case)情况。

所谓的“0号病人”究竟是谁?

指示病例(Index Case)的情况之前已经说过了。原发病例(Primary Case),则大致可以认为是被热炒的所谓的“0号病人”,或者说线索。

1月底,临床医生们在论文里追溯病情发展史的时候,最早已能追溯到1位12月1日发病的病人,而且归类显示,他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直接关联。

▎其中一份早期流行病学调查

有人于是追问,他现在状况如何?他接触了什么人,又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怎么感染的?

呵,你多仔细看一下新闻报道就知道了啊。

艾芬、李文亮医生所在武汉市中心医院,位于铁路线北边,追溯发现的最早病例,他还真不是华南海鲜市场的摊贩(直接接触者)。

但他却是另一个华南市场的摊贩老板——离海鲜市场隔着铁路,是华南果品批发市场。

两者距离也近1公里。显然,他不是“0号病人”。

而张继先医生所在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又名新华医院),位于铁路线南边。

据媒体报道,他们追溯的最早病例,却是一个常年卧瘫在家的病人。

更显然,这也更不是“0号病人”。

另一份流行病学调查,爆发初期与海鲜市场关联度高,进入1月后海鲜市场关闭,出现人传人扩散,与海鲜市场关联度就低了。

所以,早在2月1日我系列文章的第4篇第7段,就已经得出结论:

早在去年11月,围绕华南海鲜市场,就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现象,当时早已存在相当规模的感染人群。

如此简单的结论,许多媒体竟然要到2月20日之后才开始炒作,也真是令人无语了。

那么,究竟病毒最初是怎样传入人间的呢?

传统的流行病学调查大抵到此为止了,能够得出推论。

但仍然难以得出斩钉截铁,穿透前世今生的定论。

这就需要分子流行病学登场了。

1. 武汉疫情,背后有一个被忽视的重要背景

2. 如何全面完整看待武汉疫情?

3. 病毒极其狡猾,但因此存在巨大弱点!

4. 病例继续暴增过万,有点慌?恰恰相反!

5. 日本撤侨报告,透露了病毒根本秘密

6. 新型冠状病毒究竟从哪来?从这里来!

7. 疫情拐点已经出现!还有几个好消息

8. 武汉边上的城市,提供了最真实的疫情

9. 疫情进入下半场,春运返程是硬仗

10. 悲剧!新加坡要变成第二个武汉?

11. “武汉都顶不住,没人能顶得住”

12.一夜猛增一万三?这次武汉得救了

13.疫情最终如何结束?取决于3个重要参数!

14.病毒是谁制造的?谜底已经揭开

15.真是武汉病毒所出事?疫情会是这个超恐怖版本!

16.“零号病人”?这是网络贩卖的最大狗血


17.南医大命案和新冠肺炎有关系?有!



淘宝网搜索“星韵地理网店”地理教辅、学具、教具专卖。
 楼主| 发表于 2020-2-28 19: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球卫生安全指数》与各国疫情应对能力点评
文|马亮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在将新冠肺炎确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同时,不建议成员国采取旅行限制等防控措施,并呼吁成员国冷静对待,但是,美国、日本、新加坡、泰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仍然采取了紧急防控措施。从全球来看,哪些国家在应对新冠肺炎及类似传染病跨境扩散方面会更加有力?
此前发布不久的《全球卫生安全指数》(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简称GHS Index)或可为我们评估和预测新冠肺炎的全球应对与各国表现提供参考依据。
上述报告是在2019年10月,由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联合核威胁倡议(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NTI)和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发布的,对195个国家进行了全面评估。
从该报告来看,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对新冠肺炎等生物安全威胁做好了充分准备,这也意味着世界各国都不能对疫情掉以轻心。
如何评估一个国家的卫生安全水平
一个国家的卫生安全水平是指政府是否有能力去有效预防传染病爆发,并在传染病爆发时快速查明、报告和响应。这项评估从6个方面、34个指标、85个子指标和140个问题出发,通过可以公开获取的数据进行综合评估,为各国诊断卫生安全体系并发现问题和提高能力提供了指南。这项评估花费了两年半,有13个国家的国际专家组参与评估。该指数包括如下6个维度:
预防(Prevent):预防病菌的出现或泄露。
查明和报告(Detect):快速查明并报告有可能引发全球关注的传染病。
快速响应(Respond):快速响应并减缓传染病的扩散。
卫生体系(Health):建立了充沛稳健的卫生体系,收治患者和保护医护人员。
遵守国际规范(Norms):承诺提高国家能力,在卫生安全方面提供资金用于补短板,并遵守全球相关规范。
风险环境(Risk):总体风险环境和各国面对生物威胁的脆弱性。
该指数主要从各国的能力进行评估,不仅关注各国是否具备能力,而且评估这些能力是否得到定期检验。与此同时,该指数不仅评估各国自身能力,而且也评估各国能否对全球灾难性生物风险进行应对和做出贡献。
该指数认为,卫生安全的核心原则是强调集体责任,因此需要采取集体行动。在传染病防控方面,任何国家都不能置身事外,并需要在抗击传染病扩散方面加强国际协同。一方面,各国需要对本国的传染病防控能力了若指掌,才能不断补短板并全面增强卫生安全水平。另一方面,各国也需要对邻国坦诚公开,使其他国家能够在出现传染病时采取必要措施。
评估显示,满分100分,全球平均分只有40.2分。60个高收入国家的平均分也只有51.9分,可以说是不及格。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达到了应对传染病的完全就绪度,多数国家在对传染病爆发的预防、发现和响应方面都存在能力欠缺。
总体来说,大部分国家对生物安全问题重视不够,并没有将其放在优先考虑的政策领域。部分国家对卫生安全问题投资不够,相关工作停留在表面上。多数国家都建立了传染病防控体系,但是却少有国家真正实战操练。还有一些国家政治动荡,并使政府应对生物威胁的能力严重不足。该报告指出,人口少的岛国评分普遍较低,在应对传染病方面会力不从心。
如表1所示,美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在卫生安全方面表现最佳,但是这些国家也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该报告认为,泰国表现不俗,评分为73.2分,综合排名第6位,是中等收入国家中唯一跻身排行榜前列的国家。泰国的卫生体系健全,医疗服务的可及性高。在监测和追踪病毒、与否和快速响应等方面,也都表现不俗。


该报告认为,超过三分之二的病毒都是从动物传染到人,然后才人传人的。但是,针对人、动物和环境的卫生管理却分散在不同部门。这意味着要秉承“整体卫生”(One Health)的理念,加强人、动物和环境方面的卫生安全协作合力,通过相关部门的信息共享和人员培训。
中国的卫生安全状况如何
中国评分为48.2分,在全球195个国家排名51位,而且各个方面的分项排名差别较大。中国在东亚五国中排名第4名,在人口超过1亿人的13个大国中排名第6位,在56个中高收入国家中排名第12位。

中国在卫生体系方面表现最高,全球排名第30位;其次是快速响应,全球排名第47位;中国在预防、查明和报告、风险环境等方面的表现紧随其后;从评估来看,中国表现不太理想的是遵守国际规范的情况,排名是第141名,同其他维度的表现相差甚远,也是6个维度中唯一一项低于全球平均分的。
但是,从此次新冠肺炎的应对来看,中国政府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密切沟通,得到了国际同行的高度肯定,在遵守国际规范方面的排名不应如此之低。该指数的研究人员也承认,针对各国的评估不是一锤定音,而是需要动态观测和因应调整的。我们相信经此一“疫”,中国在国际规范履行方面的表现会得到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国际组织和更多国家的认可。具体来看,中国在如下方面的表现有待提高。
预防:在预防动物传染病、负责任的科学研究、免疫等方面,不妨参照美国、瑞典、泰国、荷兰、丹麦等几个排名靠前的国家,进一步增强这些方面的传染病预防、免疫接种和科学研究工作。
查明和报告:在人、动物和环境卫生部门之间的数据共享方面可以学习美国、澳大利亚、拉脱维亚、加拿大、韩国等国家的做法,使跨部门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能够支持传染病的快速查明和及时报告。
快速响应:在演练应急预案、公共卫生与安全部门的沟通等方面可以借鉴英国、美国、瑞士、荷兰、泰国等国家的做法,定期开展应急预案的实战演练和模拟测试,并加强相关应急管理部门之间的沟通和合作。
卫生体系:在医疗服务的可及性、发生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医护人员之间的沟通等方面可以学习美国、泰国、荷兰、加拿大等国家的经验,进一步扩大医疗服务的覆盖面,并为医护人员提供更强的支持和服务。
遵守国际规范:在遵守报告要求、国际承诺、财政投资、共享数据等方面,可以效仿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芬兰、加拿大等国家的做法,加强同国际组织和其他国家的信息共享和合作,既争取它们的支持和援助,也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
风险环境:在政治与安全风险方面可以参考列支敦士登、挪威、瑞士、卢森堡、奥地利、瑞典等国家的做法,认识到传染病防控的重要性和整体性,并从经济、社会、政治等其他方面提供支持。
从这些评估来看,整体而言,全球在防范传染病方面同最理想的状况还存在令人堪忧的巨大差距,即便是表现最好的国家也很难说能够万无一失。如果发生全球灾难性生物风险,后果不堪设想。在此次新冠肺炎的防控中,中国政府本着对全球负责的态度,采取了远超过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措施。武汉等湖北城市采取“封城”这样极端的防控措施,为全国其他地区降低疫情风险做出了贡献,也为降低新冠肺炎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肆虐做出了巨大牺牲。
当然,这个指数试图“一刀切”地使用一把尺子来衡量各个国家的卫生安全状况,这可能会存在削足适履的问题。比如,在疫苗接种方面各国会结合本国国情而采取不同标准,要求各国都按照该指数来做可能也不妥。再如,在对风险环境的评估方面,该指数仍然戴着有色眼镜,无法对中国等国家做出公允的评价。
与此同时,我们在参考该指数的同时,也要警惕和避免被国际排名“牵着鼻子走”。尽管中国专家参与了该指数的编制,但是该指数的主导权仍然掌握在发达国家的专家手中。公共卫生相对来说是中性的政策领域,不像廉政、人权、民主等带有政治意识形态色彩。但是即便如此,也应结合中国国情采取适合的措施,而不是对这些国际排名照单全收。
最后,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各地区在传染病防控方面的表现也不尽相同。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各地政府采取了不同措施,也反映出不同的应急管理能力。未来可以考虑参考该指数开发中国版的评价体系,对各地区在应对传染病方面的各项能力进行定期诊断和评估,并通过各地区之间的互学互鉴来逐步增强卫生安全水平。







淘宝网搜索“星韵地理网店”地理教辅、学具、教具专卖。
 楼主| 发表于 2020-2-29 12: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onet 于 2020-2-29 12:24 编辑

相关链接:
张文宏复盘新冠肺炎(3):全球流行,同样的输入性疫情为何结局如此不同
文|张文宏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
  一夜之间,意大利、韩国、日本都成为新冠的新暴发点。新加坡佛系抗冠成功,中国在质疑声中赢得第一阶段胜利。
  这正应了一句老话,我猜中了开始,却没猜中结尾。武汉封城之时,我说过中国抗击新冠三种结局,第一种是中国得到很好的控制,第二种是胶着,第三种是全球流行。
  现在看起来,争取到第一种可能是大概率事件,但是想不到第一种与第三种可能居然可以并存!
  回顾全球的疫情控制,我们会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中国的经验未必能被世界复制。但是世界的经验却可以让我们所用。我们会更加清楚下一步应该怎么做。这次让我们来复盘发病率最高的全球前几位的国家,比较他们的策略,再明白该病防控的核心。最后才会知道我们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做,什么时候我们可以摘下口罩,什么时候可以完全过正常生活,过上正常生活后又应该如何保持我们的胜利果实?
  在我们探索他国疫情变化之前,我们先要掌握三个名词。对于传染病的防控,有三个重要的基本环节,那就是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一个国家和地区在这三点的举措,将会最终影响抗疫的结局。
意大利:严格的开端,不妙的后续
  首先,我们来看下意大利的时间线:1月30日,意大利首次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为两名中国游客。意大利总理宣布,为了阻止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关闭所有往返中国的航班,成为欧盟中第一个采取这种预防措施的国家。1月31日,意大利总理孔特宣布,全国进入6个月的紧急状态,是第一个进入紧急状态的欧盟国家。2月6日,意大利新确诊一名从武汉回罗马的意大利男子。最初3例病例都是输入性病例,患者都和武汉有关。在之后两周内,意大利也未出现新的确诊患者。2周内未出现新的确诊病例,正当意大利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疫情却正在逐渐发酵。2月22日,意大利伦巴第大区1名38岁意大利男子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成为意大利第4例确诊患者(划重点,这名患者很重要)。该患者近期没有到过中国,1月底与1名从上海返回意大利的朋友一起吃饭,朋友的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 2月21日至2月22日,出现首例死亡病例,确诊病例增至79例,政府确认确诊的第4例病人为伦巴第疫情的”1号病人“,截至2月22日之前所有确诊病例均和他有关。

意大利1号患者。注: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在传染病防控中,这样的病人我们有个专业的名词,叫做超级传播者。而一旦一个地区出现超级传播者,则往往意味着当地疫情防控形势将变得异常严峻。在意大利的这次“1号病人”事件中,意大利的困境是至今尚未找到传染给这位1号病人的0号病人,而后续病例大量的增加,甚至提示在1号病人之前,可能也已经有了其他的感染者。这让意大利政府至今无法清晰地说明,在没有新增病例的那两周,国内疫情是如何传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