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潇湘如是闲的个人空间 http://xingyun.org.cn/?3768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群谈义孚之五十四 《中国有科学主义吗?》

热度 1已有 40 次阅读2019-2-9 18:57 |个人分类:段义孚读书会|系统分类:地理新闻| 人文主义地理学


群谈义孚之五十四  2019.2.9 《中国有科学主义吗?》

(转发)《刘慈欣vs江晓原:为什么人类还值得拯救?》
潇湘如是闲:江晓原是这方面的大咖,我上个月淘了他的一本专著。他说中国有科学权威、科学迷信,科学主义是很严重的,但是,中国人并没有科学精神。这其实已经是大刘的诡辩了。我们的科学主义对人这个尺度的关注是非常少的。
沪-周光明:科学主义,有对等的宗教力量。我们没有真正的宗教,科学力量自然也弱。
潇湘如是闲:你这是从范畴上理解,一切从概念出发就是科学主义啊
沪-周光明: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两者并行不悖。科学的归科学,迷信的归迷信,两者泰然处之。
潇湘如是闲: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你知道是谁说的吗?@沪-周光明
沪-周光明:耶稣基督啊,圣经典故。【抱拳】
潇湘如是闲:这是宗教改革要从旧约的犹太教变成普世宗教的关键吧?这是要夺取信仰的控制权吗?中国历史上的禅宗也是个人诠释经典的一次打的革新,这就是“如其本然”,科学变成了主义就成为了迷信,比如西医vs中医,其实两者都解决不了疾病的机理,西医能治愈的疾病非常有限,但是很多人笃信西医是科学的,对食疗、调养非常不屑。
沪-周光明:意思就是中国得开两副药:给大众普及科学精神,给精英普及人文主义,避免科学主义。
潇湘如是闲:精神的取向本来就因人而异,大众和精英的使命不同吧,大众是把握当下,精英要看到未来?科学主义显然是过去式了,所以我说江晓原的说法与核心素养的提出是有思想上的交集的。
沪-周光明:不能拿中医说事,中医的混沌,是科学和迷信的混合物。
潇湘如是闲:中医的视角至少是系统的,用西医来鄙薄中医,就好像证明美国人比中国人聪明?男孩学地理比女孩强?我有个朋友不信西医,不重视西医的指标,连血压也不管不顾,结果开始看《黄帝内经》,现在健康状况明显提高。中医在“未病”之时非常好,西医在“确诊”以后疗效可以预期,在不同的病程阶段有不同的作用。
沪-周光明:
培根是经验主义哲学的代表,但绝对属于科学精神的一部分;中医很相信经验,但唯心和迷信的成份不少。
沪-周光明:
我们也有科学主义么?学阀和自封的权威是多数。科学精神的精髓是质疑和怀疑,在我们的四周,从来就是不被待见。
潇湘如是闲:
@沪-周光明 用唯心或者存在主义这些 范畴来解释世间万物本来就是瞎子摸象
潇湘如是闲:(转发)《刘慈欣vs江晓原:为什么人类还值得拯救?》
潇湘如是闲:再读一读
潇湘如是闲:
  江:我认为很多科学技术的发展,从正面说,是中性的,要看谁用它:坏人用它做坏事,好人用他做好事。但还有一些东西,从根本上就是坏的。你刚才讲的是一个很危险甚至邪恶的手段,不管谁用它,都是坏的。如果我们去开发出这样的东西来,那就是罪恶。为什么西方这些年来提倡反科学主义。反科学主义反的对象是科学主义,不是反对科学本身。科学主义在很多西方人眼里,是非常丑恶的。
潇湘如是闲:
刘:写科幻这几年来,我并没有发生过什么思想上的转变。我是一个疯狂的技术主义者,我个人坚信技术能解决一切问题。
  江:那就是一个科学主义者。
  刘:有人说科学不可能解决一切问题,因为科学有可能造成一些问题,比如人性的异化,道德的沦丧,甚至像南茜•克雷斯(美国科幻女作家)说“科学使人变成非人”。但我们要注意的是人性其实一直在变。我们和石器时代的人,会互相认为对方是没有人性的非人。所以不应该拒绝和惧怕这个变化,我们肯定是要变的。如果技术达到了那一步,我想不出任何问题是技术解决不了的。我认为那些认为科学解决不了人所面临的问题的人,是因为他们有一个顾虑,那就是人本身不该被异化。
  江:人们反对科学主义的理由,说人会被异化只是其中的一方面,而另一方面的理由在于科学确实不能解决一些问题,有的问题是永远也不能解决的,比如人生的目的。
  刘:你说的这个确实成立,但我谈的问题没有那么的宽泛。并且我认为人生的目的科学是可以解决的。
  江:依靠科学能找到人生的目的吗?
  刘:但科学可以让我不去找人生的目的。比如说,利用科学的手段把大脑中寻找终极目的这个欲望消除。
潇湘如是闲:
       江:其实在中国,科学的权威已经太大。
  刘:中国的科学权威是很大,但中国的科学精神还没有。
  江:我们适度限制科学的权威,这么做并不等于破坏科学精神。在科学精神之中没有包括对科学自身的无限崇拜——科学精神之中包括了怀疑的精神,也就意味着可以怀疑科学自身。
  刘:但是对科学的怀疑和对科学的肯定,需要有一个比例。怎么可以所有的科幻作品,98%以上都是反科学的呢?这太不合常理。如果在老百姓的眼里,科学发展带来的都是一个黑暗世界,总是邪恶、总是灾难、总是非理性,那么科学精神谈何提倡?
  江:我以前也觉得这样是有问题,现在却更倾向于接受。我们可以打个比方,一个小孩子,成绩很好,因此非常骄傲。那么大人采取的办法是不再表扬他的每一次得高分,而是在他的缺点出现时加以批评,这不可以说是不合常理的吧。
  刘:你能说说在中国,科学的权威表现在哪些方面吗?
  江:在中国,很多人都认为科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此外,他们认为科学是最好的知识体系,可以凌驾在其它知识体系之上。
  刘:这一点我和你的看法真的有所不同,尽管我不认为科学可以凌驾在其它体系之上,但是我认为它是目前我们所能拥有的最完备的知识体系。因为它承认逻辑推理,它要求客观的和实验的验证而不承认权威。
  江:作为学天体物理出身的,我以前完全相信这一点,但我大概从2000年开始有了一个转变,当然这个转变是慢慢发展的。原因在于接触到了一些西方的反科学主义作品,并且觉得确实有其道理。你相信科学是最好的体系,所以你就认为人人需要有科学精神。但我觉得只要有一部分人有科学精神就可以了。
沪-周光明:江教授,显然把科学的权威和权力的权威混在一块了。他说的科学的权威,或者说科学主义,是把权力的泛滥一起包括在内了。
潇湘如是闲:两者相互作用?
潇湘如是闲:我们地理学界谋求下大棋不也是科学的权威与权力的权威合流?以此博取功名?
沪-周光明:一些重大决策,比如三峡工程。是科学主义的胜利么?
潇湘如是闲:是笃信科学的权威的胜利,或者用科学为权力的权威背书
潇湘如是闲:@沪-周光明 这件事情地理学家是缺位的吗?有文献可以证明吗?

闲哥短评:其实这是前两天讨论地理学史怎么读那个问题的延伸。五十年代哈佛大学撤销地理学系,地理学科的成为被科学殿堂扫地出门的第一个专业(?),这是地理学科多少年来寻求正常化的怨念(是不是有点像日本、韩国要成为正常国家的那种努力?),地理为什么不是科学?地理应该是一门什么科学?这些问题作为地理教师实在应该好好回答,至少有自己的答案。您说呢?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geonet 2019-2-9 21:04
我所理解的人文主义地理学并不是对科学主义的全盘否定而是另一个途径或者说方向。
回复 潇湘如是闲 2019-2-10 13:31
geonet: 我所理解的人文主义地理学并不是对科学主义的全盘否定而是另一个途径或者说方向。
但可以与传统地理学分庭抗礼?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19-3-22 17: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